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冤家路窄

第九百五十二章 冤家路窄

    楚国皇宫,御书房。
  
      徐先生等人静立在下方,楚皇坐在主位上,唐宁坐在他的左侧。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作为小宛国主,西域之主的唐宁,已经有了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格。
  
      直到此刻,他才意识过来,刚才他假意让女儿嫁给小宛国主时,这小子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他……
  
      想到他刚才装出来的痛心之情,险些就将他蒙骗了过去,楚皇心中一股无名火起。
  
      若是他真的答应了小宛的求亲,岂不还是白白便宜了他?
  
      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的女儿,竟然和这小子联合起来,一起骗他!
  
      楚皇目光望向唐宁,语气森然的说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啊……”
  
      唐宁笑了笑,说道:“西域国主是我,唐宁也是我,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对澜澜的心意是不会变的。”
  
      楚皇闻言,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看了唐宁一眼,说道:“别以为你是小宛国主,朕就会轻易将女儿嫁给你。”
  
      话虽然这么说,但知道唐宁的身份之后,他的心里却舒服多了。
  
      堂堂楚国公主,嫁给陈国一位官员做妾,这成何体统?
  
      然而,如果他是西域之主,这其中的意义便不一样了。
  
      这是真正的门当户对,也不算辱没了楚国皇室的威严。
  
      唐宁看着他,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也都不会放弃。”
  
      想到女儿的胳膊肘已经向外拐了,此事也早已无法挽回,楚皇目光望向他,说道:“要澜澜嫁给你也可以,但她必须是小宛的国母。”
  
      唐宁怔了怔,随后便摇头道:“这个不行。”
  
      啪!
  
      楚皇一巴掌拍在桌上,说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楚皇无疑要比唐财主难缠多了,但在这件事情上,唐宁却一步都不能退让。
  
      无法在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这一场谈判以不欢而散而告终,唐宁对此也早有心理准备,他出了皇宫之后,并未回公主府,也没有在楚国朝廷为他安排的住处落脚,而是在城中随便找了一间客栈。
  
      没过多久,李天澜便推开了他房间的门,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我会劝劝父皇的……”
  
      唐宁握着她的手,说道:“是我不好,让你等了这么久……”
  
      李天澜在他身边坐下,说道:“说说吧,这两年里,你身边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唐宁想了想,说道:“发生的事情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李天澜道:“前两年你娶了三夫人和四夫人,现在是几夫人了?”
  
      ……
  
      她的几个问题,个个都直击内心,唐宁能够想象到,带她回黔地之后,以她的性子,一定会和唐妖精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如果再加上苏媚,连唐宁自己也不知道,到时候他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尴尬局面。
  
      好在这些年他别的上面没什么长进,哄女孩子的本事,却是在无数次的磨练之下,节节攀升。
  
      即便如此,唐宁也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将她心中的最后一次怨气消磨干净。
  
      这几天里,楚皇并没有找他。
  
      因为近些日子,楚国朝廷要忙一件大事。
  
      原先的信王只有一个女儿,这便导致当今的陛下只有一位公主,皇后不能生育,他也没有纳妃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楚国下一位皇帝的人选,便成了很大的问题。
  
      楚国在立储君的事情上,要比陈国积极的多。
  
      为了避免皇子夺嫡,互相厮杀,楚国很早就会立下太子,所以即便是当今楚皇正值壮年,也要尽快的落实储君之位。
  
      皇帝没有子嗣,这种事情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解决的办法,无非就是传给兄弟,或是从皇室的宗亲里面,挑选一位继承人出来。
  
      楚皇还要做很多年皇帝,皇位自然不可能传给他的兄弟,而是从子侄辈中选了一位。
  
      唐宁这些天听到不少人议论此事,据说最终被选中的是献王世子,献王是楚皇同父异母的兄弟,几十年前就离开京都去了封地,只是想必他怎么都不会料到,他自己无缘皇位,却能在有一天,坐上太上皇的位置。
  
      听说那位献王世子昨天已经来了京都,不出意外,今年之内,他的册封大典就会举行。
  
      到底谁会继承楚国的皇位,与唐宁没有关系,等到楚皇忙完了这些事情,应该就会很快想到他。
  
      唐宁待在客栈里,闲着无聊,便和小小出去逛逛。
  
      逛到一半,唐宁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望向身后的老郑,问道:“你不是说在这里遇到了一个高手,这次要找回场子吗,打过了没有?”
  
      这次他本来是没打算让老郑跟来的,但是他主动的提出了同行的要求,唐宁也就没有拒绝。
  
      只是他有些好奇老郑的事情,除了完颜嫣的那位师傅,以及老乞丐之外,他很少会将别人放在眼里,更别提承认自己略输一筹了。
  
      老郑摇了摇头,说道:“没找到。”
  
      唐宁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根本就是他的一个借口,他的目的只是想跟他们一起来楚国,不得不说,作为护卫,老郑的尽职尽责,足以令大部分同行汗颜。
  
      小小挽着唐宁的胳膊,说道:“我们去婆婆那里吃面吧,婆婆煮的面可好吃了……”
  
      听到他们的对话,一瘸一拐走在唐宁身后的老郑,眉头不由的一跳。
  
      说起来,唐宁也有四年没有吃到那位婆婆煮的面了,闻言也被勾起了馋意,说道:“走吧我也有些想念婆婆的面了……”
  
      一行三人来到了面摊前,却没有看到外面的老婆婆,听周边铺子的老板说,他刚才和一个老乞丐打起来了,这婆婆的面煮的好,脾气也很暴躁,可谓是京中一霸,整个京都的泼皮混混,见到她也得绕着走。
  
      两人虽然失望,但也只能先回客栈。
  
      唐宁正要离开,前方的街道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骚乱。
  
      百姓们纷纷跑到了街道两旁,靠墙站着,让出了主街,一行人走在街上,正缓缓的向这边走来。
  
      为首的是几名年轻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一看便是权贵人家。
  
      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唐宁看着有些面熟,略一思忖,便想起来,那人不就是在献州因为纠缠小小,和他们产生冲突的青年吗?
  
      小小显然也认出了此人,扯了扯唐宁的衣袖,小声道:“怎么是他……”
  
      人群之中,那青年听着身边众人的奉承,心中正飘飘然间,目光不经意的一撇,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他的脚步一顿,脸上似乎又传来了火辣辣的疼,面色先是一沉,随后变冷笑一声:“还真是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