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与虎谋皮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与虎谋皮

陈皇对于梁国余党,可谓是深恶痛绝,从几天前开始,京师就进入了戒严状态。
  
  不管是出城还是入城,程序都格外繁琐,但凡有人不能出具身份证明,便会被立刻捉回衙门,细细盘问。
  
  当然,陈国的京师,住着数十万人口,除了贫民区之外,还有许多高门大户,真要藏几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这种严密的巡查,无论是对于朝廷还是百姓,都是不小的负担,最多一个月,如果还找不到那些人,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这里是京师,在这件事情上,京兆尹肩上的担子最重,好在岳父大人早就进入尚书省了,倒是不用承担那么大的压力。
  
  除了京兆尹之外,怀王身上的责任也不小,不知道为什么,两天之前,陈皇让他总体负责搜寻梁国余党一事,不管是谁在背后支持他们,都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务必要肃清京师的乱党。
  
  从某个角度来看,怀王其实挺悲剧的。
  
  他有能力,陈皇放下朝政的这段时间,朝中的很多棘手之事,都是经他之手摆平的。
  
  然而即便是他做好了这些事情,也得不到什么奖励,谁都知道,陛下现在最中意的皇子,是已经逐渐成长的润王,他对于怀王的器重,也只是表面上的器重而已。
  
  怀王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一如既往的做着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连一点怨言都没有。
  
  不止朝中官员,即便是京中百姓,对于怀王,都有着极高的评价。
  
  他就像是一头勤勤恳恳的黄牛,从来都是不争不抢,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朝堂上的三位皇子,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
  
  按理说,无论是从品行还是才能,亦或是按照嫡长的顺序,他都是太子的最好人选。
  
  然而,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这么想当然的,谁也没想到,润王会这么迅速的杀到众人的视线前面,以方淑妃的受宠,方家的支持,即便是怀王在他眼前也远远不够看。
  
  唐宁和小小以及安阳郡主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街上的人流都比以前小了许多。
  
  安阳郡主和小小本来是出来逛街的,但出来了之后才发现,受近几日京中气氛的影响,街上的许多店铺都关门了,让她们有些扫兴。
  
  安阳郡主撇了撇嘴,有些不满道:戒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京师总不能这样一直下去,这些天店铺的生意锐降了一半,再这样下去只能先关门了。”
  
  唐宁道:“等到抓到梁国余党的时候,就算是没有抓到,最多半个月,朝廷也就会放弃了……”
  
  提起那梁国余党,安阳郡主便有些生气,说道:“他们复他们的国,在我们这里闹什么闹……”
  
  和安阳郡主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京中的百姓,因为梁国余党的事情,实在是闹得京师鸡犬不宁,极大的影响了百姓的生活。
  
  人们无不企盼着,怀王殿下能够尽早的将那些人揪出来,还京师一个安宁。
  
  与此同时,京中某处偏僻的院落。
  
  一辆马车缓缓的停在院门之前,一名仆从从马车上下来,将马车上的粮食等物向院子里搬。
  
  他看着院内站着的几道人影,说道:“这里已经被搜查过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这里有足够的粮食,这段时间,你们就不要出门了。”
  
  等到将马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之后,白锦关上院门,公孙影走上前,问道:“怀王此人到底可不可信?”
  
  白锦道:“他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我们若有事,他也活不了,他是个聪明人,我想他不会做傻事的。”
  
  吴王看着白锦,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这一切都辛苦白长老了……”
  
  白锦并未开口,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
  
  这些年,她在京中的这一切布置与谋划,本来不是为了吴王,但可惜黔王和世子死后,除了吴王,他已经没有了第二个选择。
  
  吴王看着二人,说道:“希望此人能够早点动手,若是他成为皇帝,我们不就有了一位皇帝傀儡,到那个时候,又何必让他相助复国,我们可以先夺了陈国,再直接发兵黔地……”
  
  白锦皱了皱眉,说道:“这不是我们的计划……”
  
  他虽然想着借助怀王成为皇帝之后的势力,帮他们复国,却从来没想过,能够直接夺了陈国。
  
  吴王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计划总是会变的,最开始和我们合作的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这是在与虎谋皮……”
  
  白锦想要提醒他,怀王也是一头老虎,与虎谋皮,到底谁是虎,连她自己也看不清楚……
  
  然而看着吴王一副雄心万丈的样子,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
  
  而此时,怀王府内,怀王与福王坐在亭中,面前摆着一张棋盘。
  
  福王拈起一颗棋子,却并没有落下去,问道:“你身体里的毒怎么办?”
  
  怀王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到了办法。”
  
  福王问道:“除掉了梁国余党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怀王落下一颗棋子,说道:“二十多年了,是时候为母妃和娘娘讨回一个公道了……”
  
  福王重新捏起一颗棋子,想了许久,都没有落下去。
  
  他将那棋子重新放回去,说道:“他不会同意的。”
  
  怀王抬头看着他,说道:“为什么要他同意?”
  
  ……
  
  “咳,咳……”
  
  夜已深,皇宫,养神殿中,传来了几道重重的咳嗽声。
  
  魏间拿着一件衣服走上前,说道:“陛下,天气凉,您再披一件衣服吧……”
  
  陈皇披上了一件外衣,问道:“梁国余党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魏间道:“怀王殿下正在查,暂时还没有结果。”
  
  “密谍们都在干什么?”陈皇皱起眉头,说道:“那群梁国的叛逆,已经摸到朕的眼皮子底下了,他们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朕养他们有何用?”
  
  “陛下息怒……”魏间连忙道:“殿下已经查出些苗头了……”
  
  他话音刚刚落下,便有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一名小宦官推门进来,说道:“启禀陛下,怀王殿下已经查到了那些梁国叛逆的藏身之处,正带着”,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