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四面楚歌!

第九百八十五章 四面楚歌!

    陛下没有和群臣商议,忽然下令西北的三十万驻军全力进攻西域,等到群臣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八百里加急的密谍早已出京,根本无法拦回。
  
      朝臣百姓听到这个消息,无不愕然震惊。
  
      陛下才刚刚将两位公主嫁到西域,如今怕是送亲的队伍还没有到西域,他又下了边军全力进攻西域的命令,似乎不将西域诸国踏平,誓不罢休——这绝对不是一个理智的皇帝能做出来的事情。
  
      疯狂。
  
      这是所有人对当今天子的评价。
  
      陈国和西域的关系,已经有了极大的缓和,就在几个月前,还联手出兵荡平了黑蛮,如今更是有联姻之亲,陛下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才能做出如此的疯狂举动?
  
      朝臣想要劝谏,但陛下却关了宫门,不见任何人。
  
      边军只看陛下的兵符行事,没有陛下的圣旨,哪怕是他们派人前往西北也无济于事。
  
      任谁都看得出来,陛下此次对西域动手,到底是有多大的决心。
  
      一时间,京中的局势更乱,陈皇发兵西域的消息,也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向着更远的地方扩散而去。
  
      萧府,萧珏怀里抱着小女儿,听闻这个消息时,嘴角扯了扯,便继续低头逗弄孩子。
  
      皇宫,省身殿,怀王推开殿门,低声道:“结束了……”
  
      已是左右羽林卫之主的陈星云站在他的身旁,问道:“殿下,王妃她们已经安置好了,您要离开京师吗?”
  
      怀王弯腰上了轿子,放下轿帘,说道:“走吧……”
  
      ……
  
      离开了京师的唐宁,并不知道陈皇已经决定发兵西域的事情。
  
      他看着后面的一辆马车,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是小小的马车,自从他们出京之后,她就躲在轿中,没有出来,连吃饭也是带到轿子里去,而且食量明显比之前增加了。
  
      她的奇怪举动很快就引起了唐宁的注意,他跳下马车,缓缓向后方走去。
  
      “小小,你没事吧……”唐宁掀开轿帘,诧异的问了一句,下一刻就面色一变,看着和小小并肩坐在轿子里的方新月,大惊道:“小月,你怎么在这里!”
  
      方新月尴尬的看着他,吐了吐舌头,说道:“唐宁哥,巧啊……”
  
      ……
  
      方府。
  
      方哲的手里拿着一封信,面色有些难看。
  
      他看着方府的丫鬟,问道:“小姐什么时候走的?”
  
      那丫鬟低着头,都快哭出来了,说道:“昨,昨天晚上小姐就没有回来,奴婢以为她又在唐家留宿了……”
  
      方鸿走过来,看着方哲,摇了摇头,说道:“小月她自己有分寸,应该是跟着唐相离开了,京师这段日子不太平,她离开也好……”
  
      方哲放下那封信,面色变幻了许久,最终只是轻叹口气。
  
      方鸿看着他,问道:“陛下为何忽然发兵西域?”
  
      方哲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唯独这件事情我看不清楚。”
  
      方鸿同样看不清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怀王消失了。”
  
      “意料之中。”方哲一点儿也不意外,说道:“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留有后手,如果我猜的没错,陈星云也是他的人吧?”
  
      方鸿点了点头,说道:“羽林卫大将军陈星云和他一起消失了,有一点我想不通,既然他明明有造反的能力,为什么还要演这么一出戏?”
  
      方哲摇了摇头,说道:“为了报复。”
  
      方鸿问道:“那他为什么要走,既然陈星云是他的人,他完全可以早早的离开……”
  
      “说明他的目的才刚刚达到。”方哲想了想,说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
  
      陈国宣布发兵西域之后,西北边军见到兵符,立刻便开始了战事的筹备。
  
      与此同时,西域,草原,楚国,黔地,也陆续得到了消息。
  
      西域,小宛城。
  
      数名官员看着徐先生,问道:“丞相,国主不在,我们该怎么办?”
  
      “事关西域尊严,我想国主也不会怯弱……,他要战,我们便战……”徐先生面色平静,说道:“派人去将两位皇妃接回来,向陈国宣战!”
  
      草原,完颜部。
  
      击败了黑蛮,只差彻底肃清黑蛮残余势力的肃慎族,现已成为了草原真正的主人。
  
      已经有了几分大汗威严的完颜嫣,坐在帐中,俏脸上寒霜密布,看向阿伊那,说道:“整肃兵马,发兵胜州……”
  
      楚国,京都。
  
      楚皇手中翻阅着一封折子,摇头道:“刚嫁了女儿,又要开战,赵政老糊涂了吗?”
  
      一名中年人站在下方,说道:“陈国此举,或许会改变诸国局势,我们不妨先静观其变……”
  
      他话音还未落下,便有一名宦官飞快的跑进来,大声道:“陛下,不好了,长公主带着十万大军,往封州去了!”
  
      滇地。
  
      后梁皇帝看着坐在皇位上,容颜足以魅惑众生的女子,心中却只有恐惧,产生说道:“朕也是被奸人蛊惑,从此以后,滇地和黔地井水不犯河水,朕绝不插手你们黔地之事,如何……”
  
      苏媚看了看着辉煌的皇宫,摇头道:“别忘了,这皇宫,本来也不是你的……”
  
      后梁皇帝想到那难以忍受的极致痛苦,额头便汗如雨下,立刻道:“你们要什么,朕什么都听你们的……”
  
      苏媚将手中的一封密纸揉成团,说道:“我要你发兵陈国……”
  
      ……
  
      陈国,京师。
  
      进攻西域的命令已经发出了多日,整个朝堂,一片焦灼。
  
      陈国在西北边境本有四十万大军,有十万人参与了草原上的围剿黑蛮之战,暂时班师回朝,准备接受封赏,只剩下三十万大军,在西域,无论是对于地形的熟悉,粮草的供给,还是人数,比起已被小宛统一的西域,都不占优势。
  
      小宛不攻打陈国,已是万幸,陈国攻打小宛,根本就是自取灭亡。
  
      然而,陛下在此事上一意孤行,根本不顾朝臣意见,甚至连一位臣子都不见,导致朝中官员怨声载道,民间的恐慌气氛,也在不断的积攒。
  
      养神殿,陈皇自嘲的笑了笑,“小宛国主,小宛国主……,可笑,真是可笑,真最信任的臣子,居然是敌国的皇帝……,魏间,你说朕是不是一个笑话?”
  
      魏间低头站在他的身后,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宛如一座雕塑。
  
      陈皇的脸色陡然变的可怖,咬牙道:“是他先背叛朕的,朕要让他知道,背叛朕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这时,一道身影匆匆跌进大殿,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惊慌道:“陛下,前线急报,西域集结了三十万大军,已至我陈国边境,沙州告急!”
  
      “打!”陈皇冷冷的说道:“他们来的正好,给朕将各地的驻兵都调过去,不惜一切代价,诛灭这群逆贼!”
  
      那人显然还未说完,抬起头,颤声道:“肃慎人集结了十万大军,已经越过阴山,胜州告急!”
  
      陈皇面色一白,揪着他的衣领,大怒道:“你说什么?”
  
      因为都在西北,胜州和草原的战况是同时传来的,西域和草原的同时发难,让整个朝堂哗然一片,百姓更是惊惧万分,然而,仅仅过了一天,另外两则消息的传来,使得京师官员和百姓的心,彻底沉到了无底深渊。
  
      楚国的十万大军,出现在了封州以外,来者不善,陈楚边境告急!
  
      向来和陈国没有什么交集的后梁,忽然派遣大军出了滇地,万州告急!
  
      西域,草原,楚国,后梁,四国同时对陈国宣战,陈国已被合围,无处可退。
  
      皇宫,陈皇拿着最后一封急报,后退几步,无力的跌倒在椅子上,整个人像是被抽调了脊梁,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ps:大家不要拿陈皇和景帝比,这是两个不同的人设,写出一个情感单一评价单一的脸谱角色是我的失败,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不同,容许大家有不同意见,但请大家理智讨论,距离完结只有一点点内容了,让我们和谐走完这最后的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