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尘埃落定

第九百八十六章 尘埃落定

陈国对西域宣战后不久,西域,草原,楚国,后梁,同时向陈国宣战,在极短的时间之内,陈国就落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毫无疑问,这一系列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陈国对于西域的态度。
  
  楚国和西域有联姻,会支持西域并不意外。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草原以及后梁,与西域也建立了如此亲密的关系,居然会为了西域,不惜和陈国宣战?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有一个事实,是陈国百姓和官员都心知肚明的。
  
  那就是陈国对付西域都稍显吃力,一定抵抗不了四国的围攻,如果四国的军队越过边境,不出一个月,陈国就会彻底的亡国。
  
  他们的陈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当今天子,不顾朝臣劝谏,不顾百姓反对,强行对西域动兵。
  
  亡国苦的是百姓,这直接导致,朝堂上还没有议出什么对策,民间就已经炸开了锅,百姓们自发的组织起来,签下万民书,请求陛下收回攻打西域的命令,和四国议和。
  
  议和是大势所趋,陈国不得不低头,不低头,便是亡国的下场。
  
  而民间对此的议论,远不止议和,甚至已经有让陛下退位让贤的声音传出来,陛下,若是没有他的命令,陈国根本不会沦落到举世皆敌的境地。
  
  养神殿。
  
  陈皇在椅子上已经枯坐了一天一夜,脸色憔悴,双目无神。
  
  桌上放的是万民书,是京师百姓上奏,要求他下令退兵的万民书,长达数十丈的绢帛上,密密麻麻的印着数十万百姓的指印。
  
  养神殿外,百官跪了一地,联名上奏,请求他收回攻打西域的命令。
  
  殿内,魏间缓缓走过来,端着一碗汤羹,劝慰道:“陛下,吃点东西吧,您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了。”
  
  “朕的儿子反朕,朕的大臣反朕,如今连真的臣民,也要反朕……”陈皇没有看那汤羹一眼,视线从万民书上收回,低声问道:“难道朕真的错了吗?”
  
  魏间放下汤羹,沉默了一瞬,开口说道:“是的,陛下错了。”
  
  陈皇抬起头,缓缓的看向魏间,这几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从魏间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顺着他。
  
  “连你也觉得朕错了?”陈皇嘶哑着声音问道:“帝王本该无情,朕这么做,有什么错?”
  
  魏间低下头,小声问道:“如果陛下没有错,那怀王殿下又有什么错呢;如果陛下没有错,为什么会经常梦见皇后,梦见杨妃,会在梦里求她们原谅;如果争位本该无情,那么跪在外面的那些官员又有什么错,现在的润王,不就是二十多年前的陛下吗?”
  
  魏间看着他,说道:“如果陛下不觉得自己有错,这么多年来,又怎么会过的这么辛苦,怎么会夜夜被噩梦惊醒?”
  
  陈皇低下头,长久,才叹了口气,说道:“皇兄他们要杀朕,父皇袒护他们,朕不后悔用那些手段对付他们,朕唯一后悔的是,朕对不起柔儿和璇儿,她们是无辜的,是朕辜负了她们……”
  
  “朕,朕真的错了啊……”
  
  他面色晦暗的坐在椅子上,许久,才缓缓抬起头,说道:“让王相他们进来吧……”
  
  ……
  
  京中的气氛极致的压抑了两日之后,宫里终于有消息传了出来。
  
  盖有陛下玉玺的布告张贴在宫门口,布告上的每一则消息,都石破天惊。
  
  在宣布对西域开战近一月之后,陛下终于改变了注意,遣使前往西域议和,与此同时,前往楚国,草原,后梁的使臣,也已经准备启程。
  
  此外,立润王赵圆为太子的诏书,也在今日终于颁布,今日之后,年轻的太子将代替身体有恙的陛下监国理政,总领国事。
  
  京师的百姓长长的松了口气,对他们来说,忠王当皇帝还是润王当皇帝,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四国能够退兵,不再侵略陈国,他们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明眼人当然清楚,在这一场陛下和润王一系官员的博弈中,最终还是陛下退了一步。
  
  他虽然名义上还是皇帝,但已经不再行使皇帝的职责,那一句太子监国理政,总领国事,便说明了一切。
  
  立太子前陛下的举动,差点让陈国陷入万劫不复,足以说明,他已经不适合再坐在那个位置,润王虽然年幼,但是朝堂上的能臣不少,在他们辅佐之下,陈国的形势,一定会慢慢好转起来。
  
  议和的国书,加急送往了万州,胜州,封州等地,当前方传来诸国撤兵的消息,所有人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而此时,唐宁站在润州城门口,手中拿着一封信笺,脸上的表情分外精彩。
  
  出了京师之后,他们就绕道前往江南,直到今日才抵达润州,也直到此刻,唐宁才收到了京师传来的消息。
  
  他刚刚知道,他走以后,陈皇就宣布发兵西域,消息传开之后,陈国就被肃慎,西域,楚国,后梁包了饺子……
  
  即便陈国再强大,也敌不过四国围攻,迫于压力,陈皇派使臣议和,立赵圆为太子,退居幕后,不再理朝事,自此,陈国的朝堂之争正式告一个段落,怀王的最终目的达成,方家一系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京师掀起的一系列纷争,也终于尘埃落定。
  
  方新月看完了唐宁手中的密信,抬头看着他,面色迷茫的问道:“唐宁哥,爹爹和大伯他们……,是奸臣吗?”
  
  唐宁没有给她答案,关于这个问题,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至于他们到底是奸是忠,只能留给后人去评判了。
  
  时隔几年,在唐夭夭的努力下,润州已经成了唐家的后花园,唐氏,早已成为江南的商业巨擎,唐宁找到了总管润州店铺的大掌柜,向他询问父母的下落。
  
  “两个月前,老爷和夫人就已经离开江南了。”那大掌柜告诉他这个消息之后,从箱子里取出一封信笺,递给唐宁,恭敬的说道:“老爷临走之前,给公子留下了一封信。”
  
  “他们走了?”唐宁闻言一怔,如果他们两个人已经离开了江南,那他们这次不是白来了?
  
  他打开那封信,只见信封中只有一张纸,纸上写着一行字。
  
  “世界这么大,我们去看看。”
  
  唐宁一阵愕然,随后脸上便露出了苦笑,看来他们并不希望被人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这一趟江南,他注定是要白跑了。
  
  便在这时,那大掌柜看着他,笑问道:“唐水小姐还在润州,公子要不要去见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