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元真做了一个美梦,梦中遇见了那个令自己怦然心动的女子,没想到她也在这岛上。
  每一次与她相遇都是匆匆而过,符元真心有不甘,看着她欲言又止的动人模样,他毫不犹豫的表白了。
  符元真有点心慌的说道:“姑娘,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你了。”
  女子秀眉不展,反问道:“你一个和尚,怎么喜欢我?”
  “姑娘,我会还俗的。”符元真语气有些迫不及待,看着她那风姿绰约的娇躯,好想把她拥入怀里。
  人生在世,若有这样的佳人相伴,也不枉此生。
  符元真见她低头含羞,心动难耐,上前一步拉着她的手,见她没有反对,伸手搂着她的蛮腰,低头就去寻她的红唇。
  哪知,美女突然抬手打来,让符元真疑惑不解,一阵凉意袭来,让他打了一个冷战。
  符元真闻着身边淡淡的清香,看着身前的何清儿,他好想跳下去,自己居然中了幻术了,被冷岚霏抓走了。
  符元真看着何清儿怒视自己的目光,心里无语,连忙缩回自己的手,她的腰真柔软。
  冷岚霏坐在一旁好似没有看见刚才那一幕,自己的徒弟明明很关心这个和尚,年轻人就是害羞。
  符元真扭头看了一眼下方,道:“这是要去哪里?”
  三人坐在一只青鸟的背上,空中的寒流让符元真都感觉有点冷,这里的温度已经是在零下几十度。
  修仙者能够抵御风寒,符元真连忙打坐运转心法,将体内的寒气逼出体外。
  “和尚,你刚才向我的徒弟表白了,我听见了。”
  身后传来了一个悠悠的声音,令符元真有点傻眼,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想要抓和尚去成亲。
  符元真看着身前的何清儿,她的秀发打在脸上,扰在他的心里,她要是愿意,这一门亲事也不错的。
  符元真刚来到世界时,见到的就是她,面对这个娇俏可人的美女,他没有一点念头是假的,不过,后来随着心境提升,他斩掉了对她的妄想。
  何清儿回头,瞪了一眼发呆的和尚,嗔怒道:“师傅,别闹了好么。”
  冷岚霏叹息道:“徒弟,师傅为你好,成仙路漫长,终有入轮回的那一天,多活三千年,少活三千年,其实没差别,关键要活得开开心心。”
  “和尚,喜欢我这徒弟不,只要你拿出一万功德来做聘礼,我就不会阻挠你们在一起。”
  冷岚霏看着元真和尚光溜溜的脑袋,他的脑袋上有金光,这是天庭的神仙才有的功德光,神职者脑后都有的功德光环。
  如同佛门的佛光一样,这功德光可以消灾减难,可以让人意志变得更加坚强,避免被妖魔诱惑。
  不过,一切都有度,并不那么绝对,要是妖魔鬼怪实力强大,这功德光也没有作用。
  就像刚才,符元真就轻易的被冷岚霏一个幻术迷的找不着北,做了一场美梦。
  何清儿不想吐槽,无力道:“师傅,有你这样卖徒弟的么?”
  冷岚霏想了想,道:“好像是低了一点,清儿,三万功德怎样?”
  何清儿不想搭理师傅了,她已经走火入魔,哪有这样的师傅,居然把徒弟卖给和尚的。
  冷岚霏见徒弟不理自己了,拿手指捅了一下发傻的和尚,道:“小和尚,你觉得怎样,修仙看似逍遥自在,到头来不过都是一场空,不成圣人,终为蝼蚁,都免不了要入轮回,寂寞十万年,还不如找一个红颜知己幸福的度过三千年,你说呢?”
  冷岚霏见和尚没有回应,继续推销自己的徒弟,道:“只要三万功德,就能够得到我的同意,你不心动么?你看,我的徒弟可以万里挑一,我从几十万人中挑出来的,你买了不亏。”
  “元真,你为何闭上眼睛?”
  “元真,我的舞好看么?”
  “元真,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美不美?”
  “和尚也是人,元真,你就不想要我么?”
  耳力不断的有女子充满诱惑的声音传来,符元真紧守灵台,嘴里念起了《金刚经》。
  “阿弥陀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如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冷岚霏看着小和尚突然满头大汗,有点失落道:“这和尚真是没趣,佛也好,魔也罢,不过是不同路的道友,你何必在意这个。”
  何清儿翻了一个白眼,道:“师尊,元真佛法修为很低,你这样诱惑他,要是他入魔了怎么办?”
  冷岚霏:“就算入魔,不还是这个和尚,入了魔,至少有心了,比起那些六根清净,四大皆空的和尚可爱多了。”
  何清儿闭上嘴巴不说话了,免得师尊继续诱惑元真,一旦入魔,心魔融入灵魂,不分彼此,就很难在斩去心魔。
  ……
  庸城韩家,家主韩振一脸焦急的看着妻子,道:“你的师门怎么还没有人来?”
  韩振,齐国庸侯,韩家十世人,代代镇守庸城,如今已经是一方小诸侯。
  做为齐国镇边大将,韩振手握三万精锐之师守护庸城一线,防止东海的水妖上岸作乱。
  就在两日前,在山中学艺归来的女儿韩千浔入城就遇见了纨绔公子调戏自己,她抽剑就在那人身上刺了一个窟窿。
  没想到这一下闯了大祸,那男子一死,当天就有一个中年道士出现,把韩千浔抓了去。
  中年道士实力强大,韩振夫妻连手也在他手中走不过一招。
  “若不是有人族气运庇佑你,今日,我张泉必将你二人斩落。”
  中年道士留下一句话,带着徒弟尸体,抓着年轻女子就腾云驾雾离开。
  韩振的妻子蒋雪是他的副将,出自怜月宫,不过,她因为动了凡心,学艺未精就下了山。
  人族封侯者,也能享受王朝气运庇佑,中年道士不想惹来齐国干涉,才留下这守将夫妻二人。
  许多修炼中人成仙无望,就会下山谋一场富贵,这些王朝也不是那么好惹,一旦激怒,很可能会引出它背后的宗门。
  只是一个边关小城的守将,中年道士就没有放在眼里了,这么低微的实力,就算他有关系,相必请来的人也厉害不了哪里去。
  这个年轻女子既然被自己的儿子看中,那是她的福气,她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杀了自己的孩儿,张泉没有理由放过她。
  侯府中。
  就在韩振夫妻急的满脸愁容,相看无言时,一只青鸟从天而降。
  蒋雪连忙迎了上去,抬头望去,见来人陌生,连忙拜见道:“弟子蒋雪,不知道哪位师伯驾临?”
  蒋雪离开怜月宫已经二十多年,对于冷岚霏师徒,她并不认识。
  门派中人,要是身份地位不够,是难以认识门派中的高人的。。
  冷岚霏:“有什么事情,说吧!”
  冷岚霏没有兴趣认识这个弟子,若不是自己的一个师侄发来救助信,就凭这个记名弟子,还请不动她。

返回目录

我一定得了一个魔道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爱谁懒觉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谁懒觉的猫并收藏我一定得了一个魔道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