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下第九 > 第五九五章 第一遁术

第五九五章 第一遁术

    安涂凝听到荀起被杀,心里也是一惊。荀起可是不久前晋级了育道的存在,狄九应该是一个塑道修士,如何杀荀起?
  
      塑道和育道的差距,那根本就不是神元强弱可以弥补的,这中间还涉及到对天地大道的理解,还有神念强弱,领域高低等等。
  
      狄九就是再逆天,也不可能以塑道境界杀了育道。
  
      她自然不知道,狄九杀了荀起后,心里还感叹他高看育道了。
  
      作为衍一道宗宗主,斐宣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现在脸色很是不好看,衍一道宗就是因为派系太多,这才一直被其余几大宗门压制着。
  
      他之所以要闭关,也是因为他的实力太低,根本就无法压制住几个长老。
  
      吸了口气,斐宣脸色恢复了平静,“马上召开宗门大会,衍一道宗所有的长老、殿主以及各峰峰主全部参加。
  
      ……
  
      狄九进入神灵草药园阵门,来到衍道山脉后,才明白为什么他的手令允许三天时间了。
  
      来到这里面后,神念比视线范围还弱。而这里不仅仅有神念抑制大阵,还有视线隔绝大阵。只要超过五丈外,视线看过去就是一片模糊。
  
      不仅如此,他的神元还被压制住了。
  
      狄九感叹,这种地方不要说给他三天,就算是给他三十天,他又能做什么?
  
      也就说,三天时间,他只能凭借自己的速度,走到哪里就找到哪里。
  
      狄九相信,若是他真的按照这种方式,走到哪里找到哪里,三天后,他估计也只能找一些最低级的神灵草,而且数量还不会太多。
  
      神念不能用,神元被压制,甚至视线都被压制,并不能彻底的让狄九绝望,他还有道瞳。
  
      虽说道瞳主要不是看的远,而是看破虚妄。但他的道瞳也是三级仙道瞳了,在这里面看清楚十里以内还是没有问题的。
  
      实际上在这里面借助五行遁才是最适合狄九的东西,五行遁在狄九塑道的时候被狄九斩掉了。不过狄九没有半点想要再将五行遁术拿回来的意思,除非是小命要紧,在没有弄清楚五行遁术的问题之前,狄九还不想用五行遁术。
  
      狄九连半点想要寻找神灵草的想法都没有,神元被压制,他想在这里面迅速奔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三天时间,狄九决定用两天半时间奔跑,最后半天时间来寻找神灵草。
  
      现在他站立的位置是外围,周围就是有神灵草,等级也不会太高,他只有冲进衍道山脉最深处,才可能获得更好的神灵草。
  
      仅仅奔跑了一炷香时间,狄九就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了。他和别的修士不同,他修炼的是规则道。
  
      衍道山脉再被各种法阵锁住,但是规则都不会变的。狄九不断奔跑,感受到周围的天地规则变化,他渐渐的开始明悟周围的天地规则。
  
      随着狄九对周围的天地规则越来越清晰,他的奔跑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最后竟然不会比控制飞船飞行慢半分。到了后面,他的速度已经类似遁术了。
  
      仅仅一天时间,狄九就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早已奔跑到寻常修士根本就无法来到的地方。这个时候不用道瞳,狄九的目光随便扫一下,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神灵草,从一级到四级都有。甚至还有些许的五级、六级神灵草。
  
      狄九却是激动的头皮有些发麻,他激动不是因为在这里找到了许多的神灵草。这些神灵草虽然让狄九兴奋,还不至于让他如此激动。
  
      他激动是因为他感悟到了一种新的遁术,他的神念遁术有一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一旦神念被法阵压制住的时候,他就无法遁走。每到了这个时候,五行遁术就比他的神念遁术强大。
  
      而之前他一天奔跑下来,不断的融入周围的天地规则,然后不断的感悟如何借助周围的规则跑的更快,让他感悟到了规则遁术。
  
      虽然狄九才感悟到一些皮毛,他也知道这种遁术有多逆天。
  
      规则遁术,意味着只要有规则的地方,他就可以遁走。
  
      这宇宙间哪里会没有规则?规则大道的开篇言就是天地万物尽皆都是有规则的,如果没有规则,那是因为你没有找到或者是没有理解而已。规则遁术,完全可以说是宇宙第一遁术。
  
      规则道,果然是天地间第一大道。
  
      就算是宇宙中还有别的道比规则道强,狄九也是绝对不认同的。
  
      神灵草再多,再珍贵,也比不上他领悟到的规则遁术。
  
      规则遁术已经领悟到了,以后想要强大,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狄九收拾了激动的心情,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地上的神灵草。
  
      天云芝、炼云藤、暴叶、齐陀罗;天痕兰、单月叶、桤木皮、佛光枝……
  
      狄九不断的收拾这些神灵草,他心里也是感叹,安涂凝这个手令的人情可真的大了。
  
      不说这些以及到三级的神灵草,就算是四级神灵草飞莲、紫杏根、荒金罗也一样不少。
  
      等他从这里出去后,他还哪里还会愁没有神灵草炼丹?
  
      ……
  
      衍一道宗宗门大殿。
  
      整个宗门除了极少数的闭关长老之外,所有能来的长老和殿主、各峰峰主都来到了这里。
  
      斐宣是衍一道宗宗主,修为却并不是衍一道宗修为最强的。衍一道宗修为最强大的是,混元老祖衍昀。
  
      只是衍昀根本就不管宗门事务,除了论道之外,他一般都是在闭关推衍自己的大道。除非是宗门被人毁掉了,一般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出来的。
  
      斐宣坐在宗主位上,看着大殿中的数名长老和各峰峰主、殿主,不由的叹了口气。
  
      论起实力,衍一道宗在五大宗门之中绝对是前三之列。可是衍一道宗的派系是整个道界所有宗门中最多的,若不是还有他这个宗主勉强支撑着,衍一道宗就是一盘散沙。
  
      “现在人都到齐了,安谷主,你说一下为何要杀我衍一道宗的弟子吧。”在斐宣心里,安涂凝自然要比那个什么荀家重要的多。
  
      荀家实力是不错,可荀家更多是一个家族,而安涂凝只是全心全意为宗门,相比之下,他自然是更加倾向于安涂凝。他这样询问,就是要给安涂凝解释的余地。
  
      安涂凝一抱拳说道,“宗主,各位长老。我衍一道宗外门弟子狄九外出试炼的时候,外门弟子荀墒霸占了狄九的洞府,我去寻找狄九的时候,发现荀墒仗着在宗门地位,要强行欺凌狄九。我作为一个谷主,又是宗门负责人之一,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依照宗门规矩废去了这名弟子。”
  
      斐宣正想说安涂凝说的不错,抢夺同门弟子洞府的修士,以安涂凝的地位可以直接杀了。
  
      只是没等斐宣说话,衍雨峰的峰主汪藤就站了起来,“宗主,各位长老,我想要请问一下。据我所知,荀墒被杀的时候,距离道界丹河大比只有十来天时间了。当时安谷主正准备代表我衍一道宗参加道界大庚丹河的丹比,这种紧要关头,安谷主居然还有时间去寻找一个外门弟子。我衍一道宗好歹也是五大宗门之一,安谷主如此做派,莫非一定要将我衍一道宗踢出五大宗门吗?”
  
      斐宣同时想起了丹河大比的事情,他看向安涂凝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无论安涂凝是不是有道理,丹河大比都不是小事。在丹河大比的前三天,作为一个负责人安涂凝还有心思去寻找一个外门弟子,这就是失职。
  
      这个时候安涂凝应该是聚集所有的参赛丹师,互相探讨凝练神元丹的手段和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