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83章 大镖头

第83章 大镖头


  霍休云不解地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连进想了一下道:“那要看遇合,假如她找到了适当的机会,在一年半载之内立刻又可以恢复神功,否则只有靠自己虔修,那就得一、二十年的工夫!”
  霍休云连忙问道:“什么样的机会呢?”
  连进摇摇头道:“彼此所学不同,公子不须要知道得这么详细!”
  霍休云低喟片刻才道:“我只想能帮她一点忙!”
  连进仍是平板着脸道:“公子唯一能帮忙的方法便是利用所学的剑招,大展神威,从速将冰姑娘救出险境……”
  霍休云不解地道:“救费冰是我应尽的责任,至于大展神威又作何解?”
  连进平板的脸上不透一丝表情地道:“这很简单,公子此刻在江湖上已有赫赫声名,今后自不免有人来找公子较量,到时希望公子不要太谦虚,尽量发挥所学,一展神威!”
  霍休云不解地道:“这就能帮助花前辈吗?”
  连进点头道:“没有比这更好的帮助了!”
  霍休云一头雾水地道:“江湖上的武师多如牛毛,是否每一个人都要我跟他们打一场?”
  连进这才透出一点笑容道:“那倒不必,普通庸才自有奴才打发,真到奴才招架不住时,才须要公子出手一搏,到时希望公子不必心存顾忌……”
  霍休云连忙道:“你要我杀了他们?”
  连进摇头道:“不必!能胜则胜,不能胜就退,反正公子有那四招剑招,足可自保!”
  霍休云听他的口气与花燕来说得差不多,不禁摇摇头道:“这真稀奇,花前辈若是希望这伏魔四大式扬名江湖,她自己早就可以办到了,何必要等我来代劳呢?”
  连进笑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霍休云还想再问,连进已道:“公子若是顾念小姐的一番恩情,便请照奴才的话去做!”
  霍休云只得不说话了,策马向前行去,连进徒步相随,走了一程,霍休云回头看看他,只见他黑色衣服上全被蹄尘沾染成一片土黄,心中颇感不安道:“大叔也找一匹马骑吧!”
  连进微笑道:“奴才天生的劳碌命,两条腿跑路惯了,骑在马上反而不舒服!再者公子请注意一件事,奴才就是奴才,公子不必客气称呼……”
  霍休云怫然道:“这是什么话!你我之间原非主仆……”
  连进笑笑道:“奴才受小姐之命侍奉公子,绝不敢乱了身分,公子还是直呼奴才的名字吧,否则奴才听了反而受不了!”
  霍休云拗不过他,只得道:“那你总不能跟在马后面吃灰呀!”
  连进笑笑道:“如果公子开恩的话,就请容奴才走在前面吧!”
  霍休云尚未答话,连进已越过马头,伸手抢了他的缰绳,拉着马向前飞奔,脚下未见如何用力,那匹马却被拖得四蹄翻飞,急奔不已。
  霍休云知道他的功夫非比寻常,倒也不敢奇怪,也未加阻止,由得他在前跑着,只是问了一句道:“我们上哪儿去?”
  连进边行边道:“当然是去救冰姑娘!”
  霍休云又问道:“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连进埋头急行道:“不晓得,不过总会碰上的!”
  霍休云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捣什么鬼?但是看见前面尘头蓬起,尘头中飘扬着一面红旗招展,知道是镖局的镖队,乃顾不得继续追问,连忙招呼道:“慢一点,前面有人!”
  连进却像没听见似的,一迳迎上去,速度反而更快了,两头眼看着快要撞上了,连进将手一格,居然将迎面奔骑上的一个大汉掀倒在地,那匹马却擦着他们过去了。
  连进脚下不停,继续前进,一面伸手连挥,推倒了三、四个人。
  霍休云看出他在故意闹事,不禁喝道:“你这是干吗?”
  连进突然收步,同时用手一推马胸,硬将奔马煞住,笑笑道:“奴才替公子开路!”
  霍休云怒声道:“你知道冲散人家行镖行列是最大的禁忌?”
  连进一笑道:“奴才知道,不过以公子的威望,总不能让路给这些江湖末流!”
  霍休云“哼”了一声道:“我们也不能仗技凌人!”
  连进陪笑道:“路是大家的,他们不讲理,在路上横冲直撞,我们自然也不必客气,各走各的路,怎能算是仗技凌人?”
  霍休云不禁语塞,这时身后蹄声杂乱,两骑飞速追来,连进笑笑道:“公子不要管,由奴才来应付好了!”
  说着来骑已赶到附近,猛然勒缰,奔骑奋鬣长嘶,人立而起,马上飘下两个中年武师装束的骑士,连进已先叫道:“好骑术,好身手!”
  一个中年人已经走过来,怒容满面地叫道:“混账!你是那一路的鼠辈,走路不带眼睛……”
  连进笑笑满不在乎地道:“我的眼睛很好呀!”
  那中年人又怒叫道:“那你怎么会看不见我们中州镖局的红鹰旗?”
  连进微微一笑道:“我眼睛又不瞎怎会看不见,红鹰旗不是‘铁掌盖中州’易原的记号吗?你们当家的在哪里?我跟他有点交情!”
  这时另一个中年人也走过来了,神情显为威猛,一拱手道:“阁下是哪一路朋友,易某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
  连进微微一笑道:“原来你就是易大镖头呀,那可太失敬了,大镖头亲自出马,想必这一趟镖一定保着什么重要的红货吧!”
  “铁掌盖中州”沉着脸道:“在下一向少会,不知道在何处得罪了朋友?”
  连进笑笑道:“岂敢!岂敢!大镖头是贵人多忘事,两年前我们不是在贵地同桌喝过酒吗?”
  易原两眼直翻,似乎记不起有这么一回事,他开设镖局,自不免要与顾客们互相酬酢,当然无法记起每一个顾客的脸,只有顾客会认识他,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对,因为连进只是在听他自报名后才说出那种话,先前可能也不认识,这段话分明是胡扯!因此将脸色一沉道:“易某虽然靠着大家照顾赏一口饭吃,可是也凭着性命赚来的,朋友冲散镖队,而且连伤了我几名手下,不知有何见教?”
  连进仍是笑嘻嘻地道:“大镖头是愈来愈得意,居然连老主顾都忘了,两年前兄弟也是一个大老板,一连照顾了贵局好几笔买卖,最近因为时逢不济,蚀尽了老本,才落得替人家拉马过日子,好容易碰上您大镖头……”
  易原听他连篇鬼话,不禁怒道:“易某走南到北,也保了十几年的镖了,光棍眼睛里不揉沙子,朋友是什么来意?不妨说个明白,何必还仅在打哈哈呢!”
  连进也将脸一沉道:“那好极了,兄弟穷极无聊,想请大镖头帮衬几文!”
  易原冷笑一声道:“行!只要朋友开出价来,易某没有个不好商量的!”
  连进“哼”声一笑道:“大镖头如此慷慨!兄弟也不好意思多开口,就要三分之一货色吧!”
  易原不改色,冷笑一声道:“朋友真够义气,居然还肯替易某留下一大半!”
  连进笑笑道:“大镖头太心急了,兄弟的话还没有说完,兄弟要一股,家主人要一股,我们大家交个朋友,替大镖头留下一股吧!”
  易原哈哈大笑道:“易某既然吃了这行保镖的饭,迟早都是在准备遇上这种事,朋友既然已经开出了价钱,易某倒要问问朋友凭什么伸手?”
  连进微微一笑,手指霍休云道:“就凭家主人这块招牌,大镖头可曾听过‘金箫狂魔’这个名号吗?”
  易原为之一震!马上的霍休云也是一震!
  “金箫狂魔”四字原是章子枫杀人之后,嫁祸于自己才得来的一个匪号,这连进看来与江湖十分隔膜,消息却十分灵通……
  易原把眼睛扫了霍休云一眼,讶然道:“原来阁下就是新出江湖,名动天下的维扬名士,‘金箫狂魔’之名,‘铁剑无敌’谢长风老哥已经代为洗刷了,想不到阁下自己仍在引用!”
  霍休云又是一震!没想到自己的事会流传到这么快,闻言刚想表白,连进已趋至他身畔低声道:“公子若想帮助小姐恢复功力,便请将一切交给奴才来处理!”
  霍休云只得止口不言,却低声地问他道:“这有什么用呢?”
  连进又低声道:“绝对有用……公子放心好了,我们并不真的要他的东西!”
  霍休云无可奈何,只得由着他去,这时易原又问道:“霍公子宦门世家,怎么会当起劫镖的强徒来了!”
  连进却大声叫道:“别废话了,你只说给不给吧!”
  易原冷笑道:“给!当然给,只要先将我这双铁掌给砍了下来,别说两股了,就一起拿去我也没话说!”
  连进哈哈大笑道:“‘关中三铁’,就剩大镖头这对铁掌还在江湖上叫字号,今天只怕台端这点盛名难以保全了!”
  易原错前数步,双掌交于胸前,掌心掌背已变成了铁黑色,拉开架势道:“朋友请!”
  连进微微一笑,滑步进身,劈面击出一拳,易原运掌上迎,砰然一响,双方的身子都是一震,易原不禁大叫道:“朋友如此身手,应非无名之辈,留下个名字来!”
  连进笑笑道:“大镖头猜错了,兄弟刚好是个无名之辈,今天假如能在大镖头掌下逃生,说不定倒能创下一点微名!”
  易原脸色微变道:“照朋友的情形看来,似乎并不是为了想出名,那么存心是与兄弟过不去了!”
  连进点头道:“不错!大镖头一帆风顺多年,也应该受此波折!”
  易原怒声道:“那是为什么?我们既无宿怨……”
  连进哈哈大笑道:“事出必有因,无风不起浪,我们之所以要照顾大镖头,当然是因为大镖头身上确有动人之处!”
  易原本已准备再度出招,闻言突然收住势子道:“阁下能先作教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