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102章 吉凶

第102章 吉凶


      “天外醉客”似乎很不愿有人在旁边打扰吧,乃又道:“掌柜的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前面十几里处就是县城,先生何不到城里去打尖!”
  
      霍休云微笑道:“不要紧,山人可以多等一下,实不相瞒,山人此刻囊中只剩下几枚铜钱,大概也只够在这村店里坐坐,城里的酒馆太贵了……”
  
      “天外醉客”“嗯”了一声道:“看先生的模样似乎不应该拮据如此……”
  
      霍休云装出苦笑,摇摇头道:“跑江湖的人哪个不穷,尤其是像山人这样靠嘴皮子吃饭的,也许三两天都碰不上一笔生意……”
  
      “天外醉客”朝他的那头黑驴看了一眼道:“先生这匹代步倒是相当神骏……”
  
      霍休云心中一动,觉得“天外醉客”的眼光果然很厉害,那头黑驴的身价不菲,比普通一点的马还贵呢,骑着这样一头驴,要说身上没有钱,的确是不太容易令人相信,幸亏他脑筋很快,马上就答道:“朋友说得不错,这头畜生倒是值几个钱,可是山人浪荡江湖,四海为家,完全是仗着它代步,三四年来从无一日稍离,因此舍不得将它卖了……”
  
      “天外醉客”点点头道:“先生对于卦理方面一定很精了?”
  
      霍休云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道:“山人自幼即从师习得这门行业,自信对于各种课卦都有一点心得,无论是测字、论相,都很少有不验之处……”
  
      “天外醉客”“哦”了一声道:“先生卦理既然很灵验,求教的人应该很多,怎会落魄如此……”
  
      霍休云苦笑一声道:“这就是山人命苦之处,山人遇到问卦的人从来不说假话,一味直言无隐,结果虽然灵验,名声却愈来愈坏……”
  
      “天外醉客”颇感兴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霍休云长叹道:“因为山人所遇到的一些顾客全是失意的人,卦象所示的结果从无好事,因此吓得一些人不敢再来问事了……他们都称山人为老鸦嘴,开口就是祸……”
  
      “天外醉客”喝了一口酒道:“哪有这种事……”
  
      霍休云叹了一声道:“兄台也许不信,可是事实的确如此,就以昨天来说吧,山人在东边的村子里替一位老太爷算命,那位老太爷家道殷实,儿孙绕膝,而且身体极为健硕,可是山人由卦象推出他在六十五岁的那年必遭横祸,应主家破人亡,他听了哈哈大笑,表示不信,且斥山人一派胡言……因为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而且正是六十五岁的生日,家中儿孙替他设筵庆寿,老太爷刚喝过寿酒出来散散心,家中寿筵未散,欢乐融融,无论如何也无遭祸之理……”
  
      “天外醉客”眯起一只眼道:“结果应验了没有呢?”
  
      霍休云叹了一口气道:“那位老太爷还没有讲完,他家里已经失火了,结果全家十二口全部丧生火窟,老太爷一急成疯,害得山人连卦金都没有收到……像这样的情形,你想还有谁敢来找山人算命了呢……”
  
      “天外醉客”目中忽然流露出诧异的神色道:“先生此言可是真的?”
  
      霍休云苦笑着摇头道:“这村子离此不远,兄台尽可前去打听!”
  
      霍休云说这句话倒是胆直气壮,因为他昨天刚好歇在那个村子里,所发生的事一点不假,只有算命之事是他杜撰出来的,好在这个谎话也不怕拆穿,因为他知道那个老头子已经疯了,根本无法对证……
  
      “天外醉客”动容叹道:“这件事兄弟倒是绝对相信,因为这店中的老掌柜就是那老者的亲戚,昨天因故没有去拜寿,今日一早得到消息就赶去奔丧了……”
  
      霍休云心中暗暗一喜忖道:“这倒真巧了,我随口扯上这事,想不到居然还碰对了……”
  
      可是他的表面上还是装出一片懊丧的神色道:“相由天生,命由天成,虽然那位老太爷不找山人算命,他也免不了这场祸事,可是这许多年来,山人命相之下,从未推出一件吉事,专报凶讯,山人也不敢再吃这碗饭了……”
  
      “天外醉客”神色忽地一动道:“先生可否替我看一卦?”
  
      霍休云双手连摇道:“不行!不行!兄台可千万别自寻烦恼,山人是老乌鸦嘴,开口即无好事!”
  
      “天外醉客”轻轻一叹道:“君子问凶不问吉,先生不必顾虑,正如先生所言,相由天生,命由天生,吉凶与否,并不关先生的事!”
  
      霍休云仍是推辞道:“话虽如此,可是兄台若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糊里糊涂地过下去,万一遭逢到祸事倒还愉快一点,否则的话,那一段未死之前的日子反而不好过!”
  
      “天外醉客”一怔道:“先生已看出兄弟必遭横死?”
  
      霍休云原是顺着自己的话接腔,被他这一问倒不觉也怔了,心想:“这下子信口开河要惹出麻烦来了。”可是口中又无法接腔,只得闪烁其词地含混道:“一人总不免一死,兄台何必还去计较这些……”
  
      不想“天外醉客”却愈来愈认真了,庄重地道:“兄弟看先生的确不是一般流俗相士可比,还请先生指示一、二……”
  
      说着从袖中掏出一锭蒜金,足有十两轻重,排在桌上道:“先生若是怕兄弟也像那位老者一样不付相金的话,兄弟可以先付!”
  
      霍休云见他这样一来,倒是无法推辞了,只得装着一副贪婪的样子,望着那锭金子,支支吾吾地道:“看一相也要不了这么多……”
  
      “天外醉客”忧愁地道:“黄金虽能疗贫,却无法买命,只要先生真能指出兄弟的命数,兄弟报答先生的尚不止此数……”
  
      霍休云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硬装到底,移步到他面前,端详了一阵,然后再摇头咋舌,装做了半天,才叹了一声道:“兄台额上凶纹已现,恐怕不久必有恶星照命……”
  
      “天外醉客”神色颓然道:“这个兄弟自己也有预感,只想请先生说得更详细一点,兄弟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会丧命?”
  
      霍休云见他这副情状,心中倒是一惊!从他的口气中,好像他真的遭遇到什么绝大的凶险,为了想知道得多一点,便干脆唬他一下道:“照兄台的相理来看,这祸事迫在目前!”
  
      “天外醉客”焦急地道:“到底是什么时候?”
  
      霍休云摇头道:“这就很难说了……”
  
      “天外醉客”表示不信道:“先生能将那位老者的事说出确实日期,何以对兄弟却如此含混呢?”
  
      霍休云心中暗急,表面上仍是装得一本正经地道:“山人只能由相格上看出一个人的寿数……”
  
      “天外醉客”立刻道:“兄弟今年六十八岁,七月十九子时生,先生看兄弟还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