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199章 宝鼎

第199章 宝鼎


      霍休云与金灵芝都几乎跳了起来。
  
      章子枫淡淡地道:“他也许还有别的名字,但李玄空一定是他!”
  
      金灵芝道:“三魔一佛的名称我是第一次听见,但是我知道有一佛之称的大悲法师也是他,这真是令人想不透!”
  
      这下子轮到章子枫与霍休云惊异了,同时问道:“他就是大悲?”
  
      金灵芝点点头道:“是的,我见到他所用的佛珠上都刻了这两个字!”
  
      霍休云道:“这并不能证明他就是大悲法师!”
  
      金灵芝道:“他在梦中呓语也经常自称大悲,虽然他醒后否认,可是我知道他的确叫大悲,因为我对这个法号并无印象,也没有放在心上”
  
      章子枫怔征地道:“大悲为世人誉为一佛,李玄空却是个绝世的魔头,一个人同时是佛与魔的化身,这令人太难解了!”
  
      霍休云连忙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李玄空呢?你从没有见过他”
  
      章子枫道:“我没有见过李玄空,也没有见过大悲,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面,可是我确知他是李玄空”
  
      霍休云道:“你愈说愈玄了,而且你怎么知道他在此地呢?”
  
      章子枫笑道:“一点也不玄,我在太行山上听到他的声音,在古洞中又听见李玄空的声音,这两种声音完全一样!”
  
      霍休云慎重地道:“光是听声音不能决定的!”
  
      章子枫道:“是的,所以我作了一个试验,我叫杨饮先到此地来,故意叫他隐瞒我们的行藏,实际上是借她的嘴说出来!”
  
      霍休云又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对付我们呢?”
  
      章子枫笑道:“我听见他跟丁山民夫妇的谈话,说起你已得螭龙宝鼎上的真诀,只有用驭剑之术才能杀死你”
  
      金灵芝一怔道:“他自己也会驭剑之术。”
  
      章子枫道:“恐怕比你还精呢!”
  
      金灵芝不信道:“那他自己为什么不杀死你们呢?还来叫我下手!”
  
      章子枫微笑道:“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知道一下,你为什么要杀死我们呢?杀我还可说,杀死霍休云实在”
  
      金灵芝低下了头道:“我听信他的话,又听见你们在房中”
  
      章子枫哈哈大笑道:“你是吃醋了!”
  
      金灵芝红着脸道:“章姐姐,你不能这样说,我只知道你是飞天魔女,霍休云跟你那个样子,我以为他真的被你迷住了!”
  
      章子枫忍住笑道:“那你是为了除害了!”
  
      金灵芝一叹道:“那时我真是万念俱灰,一心只想杀了你们,了却尘心,好好在剑术上去求深造,所以我回来后立刻求剃度”
  
      章子枫一正神色道:“金姑娘,你对爱情的信心不够坚定,这是很可悲的事!我、梁超越、费冰,甚至于包括杨饮在内,我们都爱着霍休云,可是我们除了爱之外,还有着坚定不渝的信心,相信他断不会做出不义的事”
  
      金灵芝惭愧地低下头,轻轻地道:“是的,所以我不敢妄想加入你们的阵营”
  
      霍休云皱眉道:“重要的事还没谈完,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章子枫正色道:“这才是最重要的事。金姑娘,你对爱的信仰不坚,学佛更难了,佛非不可学,不可为,不过佛是空洞的,爱是充实的,因此我劝你不要萌异心,想入岔道,还是跟我们在一起为爱而奋斗吧!”
  
      金灵芝嗫嗫地道:“我能吗?”
  
      章子枫笑道:“怎么不能,佛门广大,爱的门更宽大”
  
      金灵芝低下了头,瘦削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晕,那里面有欣悦、有惭愧,也有着更多的娇羞。
  
      霍休云眉头直皱,他真不明白章子枫是什么用心?梁超越、费冰,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加上了一个。
  
      可是他什么也无法表示,更无法拒绝,只是道:“现在该谈点正经的了!”
  
      章子枫神色一凝道:“是的,现在谈正经的了,可是我不知道从何谈起?这个李玄空兼大悲和尚,我真不知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霍休云愤然道:“管他是怎么样的人,我都要杀了他!”
  
      章子枫微笑道:“不要急,我早已听出他是李玄空了,却不敢当面拆穿他,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霍休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章子枫轻叹道:“第一,我怕他的驭剑之术难防”
  
      金灵芝忍不住又问道:“他真的会驭剑吗?”
  
      章子枫道:“一点都不假,在丁山民夫妇的古洞中,我虽然身子不能行动,却看到他发出的剑光沉凝精炼”
  
      霍休云急忙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章子枫道:“早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还不是束手无策,而且你知道了这件事,一个沉不住气反足以误事!”
  
      金灵芝忽然问道:“章姐姐,你怎么会在房里预备一只活鸡的?”
  
      章子枫微笑道:“我虽然不懂驭剑之术,却知道你们练剑丸剑气的人,剑出手后,见血始回,我随时都做了准备”
  
      金灵芝道:“那你准备活鸡是为了防备他的?”
  
      章子枫点点头,然后一笑道:“可是白天你们在二郎庙外监视我们的时候,我已经发觉了,更知道晚上要由你来下手”
  
      金灵芝又低下头来道:“所以你才与霍休云装出那种情状”
  
      章子枫微笑道:“是的,而且我也想证实一下李玄空是否就是那个老和尚,正如霍休云所说,光听声音不能辨定一个人的”
  
      霍休云茫然道:“章子枫,你又把我说迷糊了,这怎么能证明呢?”
  
      章子枫道:“假如金姑娘要想杀我们,一定是老和尚对她说了什么,假如金姑娘用驭剑之法来杀我们,那老和尚必定是李玄空无疑,因为只有他才懂得驭剑之术,也只有他能传授金姑娘的驭剑之术”
  
      金灵芝道:“章姐姐,我真佩服你了,你把一切都猜得那么准,安排得那么周到,不过在二郎庙中,我离得你们很远”
  
      章子枫笑道:“你别忘了我是在特殊的环境中长成的,万象新把我安在那具铜棺中,养成我耳目的超人敏感,你们距离虽远,一言一语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正如在古洞中他以为我不会发觉,仍然漏不过我的耳朵一样!”
  
      霍休云废然一叹道:“他与丁山民夫妇为伍,绝不是一个好人!”
  
      章子枫正色道:“这倒很难说,我听他与丁山民夫妇的谈话,发现他们的关系很玄妙,似友似敌,捉摸不定”
  
      霍休云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章子枫一叹道:“就是这一点我想不透,他究竟是怎么一个人?他的一切作为用意何在?
  
      假如我能想通,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霍休云连忙道:“我们对付不了他吗?”
  
      章子枫道:“他能驭剑杀人,就这一点已令我们应付不了!”
  
      金灵芝道:“我也会驭剑,可以跟他拼一拼!”
  
      章子枫摇头道:“不行,他的气候比你深得多,你根本不是敌手”
  
      三人都陷入漠然,杨饮又跑了进来叫道:“老和尚往后山去了!”
  
      章子枫神色一惊道:“我们也到后山去!”
  
      霍休云急道:“干什么?”
  
      章子枫道:“你的父亲在后山,我所以不叫穿他的真相,也就是怕他去加害你的父亲。杨饮,你知道地方吗?”
  
      杨饮点头道:“知道,林老伯与段金花就在后山的石洞中”
  
      霍休云十分着急,抢着就要往后山去,章子枫拉住他道:“见到老和尚也别表示我们已经知道他是李玄空,还是把它当作大悲法师好了,这样大家才没有危险!”
  
      霍休云不解道:“这又为什么呢?”
  
      章子枫道:“这人一身具善恶两面,大悲法师是善的一面,李玄空是恶的一面,揭开了他伪善之面,那是逼得他做恶人了!”
  
      霍休云怔了一怔才道:“他会对我父亲不利吗?”
  
      章子枫微笑道:“把他当作大悲法师,他就不会,反之就难说了!”
  
      霍休云又问道:“他会对我父亲怎么样呢?”
  
      章子枫笑道:“他与你父亲是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把你父亲安排在此地是什么用意。”
  
      霍休云连忙道:“什么用意?”
  
      章子枫道:“他看中你家的螭龙宝鼎,在丁山民的古洞中我也听他提到这一点,或许鼎上的记载有他所需要的东西!”
  
      霍休云一怔道:“可是宝鼎在我身上呀!”
  
      章子枫笑道:“不错!可是你父亲的武功完全得自宝鼎,他认为你父亲已经学全了,找你不如找你父亲了!”
  
      霍休云沉思片刻道:“鼎上的功夫我父亲并没有学全,有一部分是我后来才发现的,相信我父亲还不知道”
  
      章子枫道:“他不知道这件事,这些年来,他一定将你父亲的所知全套去了,可是听到哈元生的报告后,他又认为你父亲言有未尽,所以急急地赶回来想问个究竟”
  
      金灵芝点头道:“不错!他最近天天都上后山”
  
      章子枫道:“这就与我所想的差不多。淇,你想想,在螭龙宝鼎上后来所发现的记载中,有什么特殊的功诀?”
  
      霍休云沉思片刻道:“我也不清楚,有些东西我根本就看不懂!”
  
      金灵芝道:“那也许与驭剑有关,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