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285章 心机重

第285章 心机重

杜蜜云道:“我爹既没有死,迟早都会现身与人见面的,现在大张旗鼓地发丧,将来又如何见人呢?”
  
  霍休云道:“他在此地一切的布置,都到了成熟的阶段,目前所顾忌的是韩莫愁。这次发丧,主要的是探测韩莫愁的意向,我想过几天,武林中必有一番大波动,我们只有静待事情的发展了!”
  
  三人又谈了一阵,茶水已沸,于是喝了两杯清茶后分别就寝,霍休云睡在外间,杜家姐妹睡在内间。
  
  第二天,曙色朦胧,他们已被隐约的钟鼓经唱声惊醒了,梳洗完毕后,出去看了遍;整个宅院都换上了缟素,所有的执事人都穿上了黑色的丧服,大厅上的灵堂更布置得肃穆庄严。
  
  杜蜜云在灵前上了香,叩过头以后,刘宗给她捧来了粗麻的孝服,请她穿上。杜蜜云道:“非穿这衣服不可嘛?”
  
  刘宗道:“小姐现在是以孝女的身份居丧,自然要按礼数!”
  
  杜蜜云道:“你们都是我爹的门生弟子,同在六服之内,为什么你不穿重孝,只穿一件黑衣服就算了呢?”
  
  刘宗道:“属下等为了办事,穿了重孝,就不能到处走动了。所以属下等只守心丧,不着彩绮,以便行事!”
  
  杜蜜云道:“娘不管事,这个家里里外外,都靠我一个人照顾,我穿了重孝,也不便走动,因此我也想守心丧……”
  
  刘宗道:“这里的事自有属下等操劳,小姐不必费心!”
  
  杜蜜云道:“你怎知我对一切都满意?”
  
  刘宗道:“小姐对那里不满意,尽管示下好了。”
  
  杜蜜云道:“我要等看过才知道,所以我不想被这袭麻衣束缚住行动。你别管我了,尽管忙你的去好了!”
  
  刘宗皱眉道:“小姐正在居丧期间,不宜多作劳动!”
  
  杜蜜云一瞪眼道:“如果我不回来,你们根本连一点丧事的样子都没有,现在倒要你提醒我在居丧期中了!”
  
  平步云听见争执,连忙过来道:“刘宗,你怎么跟小姐顶起嘴来了?”
  
  刘宗忙道:“属下怎敢,可是小姐不肯穿着丧服……”
  
  杜蜜云冷笑道:“我这一身素衣,难道不算丧服,披麻带孝,未必就是真孝顺,你们一个个喜气洋洋,毫无戚容,难道又算守孝?”
  
  平步云干笑一声道:“小姐所说极是,但是礼数如此……”
  
  杜蜜云道:“我爹生前是个非常人,举丧也可以特别一点!”
  
  平步云呐呐地道:“恐怕别人会说闲话的!”
  
  杜蜜云冷冷地道:“我就是这么办,谁敢说一句闲话,就割下他们的舌头来。”
  
  平步云道:“当面自然没有人敢说、只怕背后惹人笑话。”
  
  杜蜜云道:“那就告诉全宅的人留意,不管人前人后,只要听见有一个人说闲话,立刻就割下那人的舌头,出了事我负责!”
  
  刘宗望着平步云,等候指示,平步云想想道:“小姐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刘宗有点愤然道:“就是主人在世,对属下的意见也要采纳一部分……”杜蜜云脸色一沉道:“刘宗,你的意思是我非听你的不可了?”
  
  平步云也沉喝道:“刘宗!你这是什么态度?别忘了你的身份!”
  
  刘宗经他一喝,才转颜为恭道:“小姐,请恕属下无状,属下并非忤逆小姐,实在是为了礼数,请小姐委屈一下……”
  
  杜蜜云冷笑道:“我告诉你,现在是我当家,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刚才我原谅你,因为你还站得住脚,如果为了别事,你敢回个不字,我立刻就要你好看!”
  
  刘宗低下头,不敢出声,平步云替他说情:“他绝对不敢了,小姐饶了他吧!”
  
  杜蜜云冷笑道:“你们别以为我年纪青,就欺负我不懂事,除非你们有本事把爹从坟里再抬出来,否则这家里的事,我说一不二!你们有意见,可以私下跟我商量,当着大家的面,如果顶撞我一句,我爹怎么处置你们,我就怎么处置你们!”
  
  平步云道:“刘宗,你听见没有?主人定下的刑条是归你掌管的,欺上之罪,该判那种刑罚,你比谁都清楚!”
  
  刘宗连连低头称是,杜蜜云道:“平老伯,惊动您了,很对不起,您老到一边休息吧,我还有点事要交代他,什么地方可以讲话?”
  
  刘宗道:“厅后有小书房,是主人分派任务的场所!”
  
  杜蜜云道:“好,我们就上那儿去!”
  
  平步云朝刘宗盯了一眼!关照他一切唯命是从,不可违抗,然后才走开。杜蜜云与霍休云等三人随着刘宗进入小书房后,她立刻改变了神色,柔声道:“刘大哥,刚才很对不起!”
  
  刘宗被弄得一头雾水,只好连忙道:“刚才是属下不对!”
  
  杜蜜云笑道:“那时你的要求很合理,我是应该遵从的,可是我故意反对你,使你下不了台,你明白我的用意吗?”
  
  刘宗道:“属下不明白!”
  
  杜蜜云笑道:“我没想到爹死后,还留下这么多的事业,这都是爹辛辛苦苦创下的,我应该继续维持下去,不让它们散了……”
  
  刘宗道:“当然了,主人创业艰难,绝不能散了!”
  
  杜蜜云道:“娘是不管事了……我不能不管,可是我年纪青,对情形又不熟,要想继承祖业,唯有先立下威信!”
  
  刘宗恭声道:“小姐见解极是!主人手下的人很多,个个才具不凡,若无威严以戒,他们很难服从管束!”
  
  杜蜜云笑道:“我知道你是他们的头,要立威,自然得从你开始,所以才借一点小事磨折你,看在死去的爹份上,你一定不会见怪的。昨天一来,我就看出来了这些人中,唯你忠心耿耿,最值得我信任!”
  
  刘宗受宠若惊,激动地道:“小姐如此见重,属下唯有鞠躬尽瘁,舍命以报!”
  
  杜蜜云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道:“刘大哥,别这么说,我仰仗你帮忙的地方还多着呢,只希望你以后别嫌我不懂事,多多指点我!”
  
  刘宗更受感动了,屈下一膝道:“属下但凭所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杜蜜云将他拉了起来道:“快起来,以后我们是自己人,关起门来,我是你的小妹妹,只是在外面,你可得捧捧我的场!”
  
  刘宗不停地点头,杜蜜云又道:“穿麻戴孝是从子应尽之责,我偏偏借这件事跟你作对,实在是做给别人看的,当时我没考虑,现在话已说出去了,你看怎么办呢?”
  
  刘宗道:“那自然不能更改,小姐只管自行其是,对外面属下会解释的。小姐如果早说明了,属下也不会违逆小姐的意旨了。”
  
  杜蜜云一笑道:“如果刚才你不反对我,我倒是不敢相信你了。”
  
  刘宗一怔道:“小姐这是怎么说呢?”
  
  杜蜜云笑道:“你想,这明明是不合理的事,如果你毫无意见,那就证明你是在敷衍我,如果不是你毫无骨气,就是你有异心。这两种人我都不敢领教,我要的是一个忠肝义胆,是非分明,有正义感的血性汉子做我的臂膀,协助我把爹的事业发展扩大……”
  
  刘宗感激地道:“小姐见解深远,立志宏大,属下当肝脑涂地,匡助小姐,创图大业,以不负主人重托!”
  
  杜蜜云叹了气道:“那就全仗刘大哥了,名帖都发出了吗?”
  
  刘宗道:“全发了,不过除了本地一些普通交谊外,重要一点的客人,最早也要在明天才可以赶到!”
  
  谢素云道:“丧期很长,我要留点精神。普通客人你看着办吧,我就不出来了;如果你认为必要,就通知我一声,否则你就代表我应酬一下好了!”
  
  刘宗道:“属下理会得。过几天人来多了,恐怕还有一阵大忙,小姐这两天还是深居简出,多多休息为宜!”
  
  杜蜜云突然神色一正道:“刘大哥,你是我唯一相信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帮助我,对吗?”
  
  刘宗一怔,坚决地说道:“小姐请放心好了,除了主人,小姐就是刘某第二个知己,刘某绝不会叫小姐受半点伤害!”
  
  杜蜜云别有深意地道:“爹已经死了,我就是你最关心的人了,是吗?”
  
  刘宗顿了一顿才道:“是的!刘某这条命,随时可为小姐报效!”
  
  杜蜜云轻叹道:“我这就安心了,否则我真怕……”
  
  刘宗忙问道:“小姐怕什么?”
  
  杜蜜云道:“我也不晓得,反正我觉这家里每一个人都很神秘,都令我无法了解,更不敢说是相信他们,幸亏发现了你,否则我就在爹的坟前叩个头,马上离开这个家!”
  
  刘宗默然片刻才道:“这里是小姐的家,小姐还能住那儿去呢?”
  
  杜蜜云苦着脸道:“我等于是无家可归了。本来我还可以在金陵呆下去,可是我们与韩莫愁闹了,如果留在金陵,我非遭他的毒手不可……”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钟声,刘宗急道:“有人来了,属下得去看看,小姐尽管放心,留在这个家里,任何人也不敢动你半根汗毛!”
  
  说完,他匆匆地走了!
  
  等刘宗走了出去,杜蜜云才相视霍休云而笑,面有得意之色。
  
  霍休云轻叹一声道:“小云,你太历害!外示以威,内示以柔,这个人一定死心塌地为你所用了,不过心机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