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367章 纠纷

第367章 纠纷

查子强道:“如果霍兄能胜过他,那些人必然会站到霍兄这边来,要求霍兄的保护,韩莫愁怎敢再伤害他们!”
  
  赵九洲也道:“是啊!这些人虽然武功不高,起不了多大作用,但韩莫愁拉拢他们,目的在驱使他们与霍兄作对,让他们死在霍兄手下,造成霍兄在江湖上狠毒之名,用心极为阴险,霍兄要揭破他的阴谋,最好是当众击败他。”
  
  霍休云一叹道:“如果我真有这份能力,自然不辞一战,问题在于我那两式剑招,完全是无意中使出,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查子强愕然道:“那有这种事呢?”
  
  霍休云正色道:“我说的是真话,那两式剑招的剑谱大家都看过,根本是不可能的,却在我的剑下使出,真叫人想不透。”
  
  杜蜜月微笑道:“这倒是可能的,精妙的剑招与奇妙的文章一样,本由天成,妙手偶得,可一而不可再!”
  
  霍休云笑道:“我想也是这个道理,所谓神来之笔,全凭一时的感觉,才能惊世骇俗,如果化为成式,可以随心施展,则其中必有弊病,不能算作十全十美的了,修文水给我的无敌六大式剑诀,都是属于这一类的!”
  
  杜蜜月道:“可是韩莫愁不明此理,他以为霍大哥是骗他的,他怆惶而退,也不一定是真的怕这两式剑招!”
  
  杜蜜云不以为然地道:“那他为什么要退走呢?”
  
  杜蜜月道:“他想争取一点时间,将无敌六大式从头研究一番,弄出个头绪,他的目的在称霸武林,并不以击败霍大哥为满足,所以一切都作长久的打算!”
  
  霍休云点点头道:“我也是为了争取一点时间,无敌六式不可靠,让他来虚耗精力,我则可以在实际功夫上多作点努力!”
  
  杜蜜云问道:“什么是实际的功夫呢?”
  
  霍休云想了一下道:“我们到庄里再说吧!你把庄中各负责人请来商量一下!”
  
  杜蜜云点头答应了,于是遣散庄丁,各就原职,她却将六龙一凤与刘宗等八人叫住,一起来到内厅就坐!
  
  查子强与蜜月蜜星姐妹也相继入座,霍休云起立道:“今日一会后,韩莫愁与绿杨别庄敌意分明,与我们也形同水火,我们可以说是站在一条阵线上的!”
  
  杜蜜云道:“绿扬别庄始终与你站在一条阵线上的!”
  
  霍休云微微笑道:“今天你把平步云等三位师爷逼走后,我相信可以这么说了,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向贵庄的人弄弄清楚,请你派一位代表答复!”
  
  刘宗道:“本庄现在是小姐作主,小姐可以决定一切!”
  
  霍休云笑道:“这件事我认为蜜云作不了主,还是请另一位作代表!”
  
  刘宗朝六龙一凤看了一眼道:“那就由兄弟代表作答好了!”
  
  霍休云道:“我这次来到扬州,并不是送蜜云回家接掌家务的!”
  
  杜蜜云道:“不错!我也没打算要接管这个家,完全是形势造成的,所以我虽然公开承认是王青铜的女儿,但并不准备改姓,我仍然是杜家的女儿!”
  
  刘宗刚要开口,杜蜜云抢着又道:“我绝不逃避我的责任,但我并没有把这个家当作权利,在庄中,我是王青铜的女儿。出了门,我还是姓我的谢!”
  
  刘宗想了一下道:“主人生前也在杜家管家,小姐出身在杜家,对这个双重身份也还说得过去,属下想主人泉下之灵亦不会反对!”
  
  霍休云笑道:“哪就好说话了,我现在正式问一句,请刘兄据实答复,王世伯究竟死了没有?刘兄!你不必考虑,请立刻回答!”
  
  刘宗道:“主人自然是死了,霍兄亲眼见过他的陵墓!”
  
  霍休云笑笑道:“我认为墓中埋葬的只是王青铜这个名字,并非王世伯本人!”
  
  刘宗神色一变,杜蜜云沉声道:“刘大哥!你必须说真话!”
  
  刘宗顿了一顿才道:“霍兄为何会有这个想法?”
  
  霍休云道:“我对风水堪舆之学,略有所知,我认为那是一块隐龙穴。照堪舆的规定,必须是空穴,不得埋葬遗骸!”
  
  刘宗只得道:“墓穴是空的,但主人确已死了!”
  
  霍休云笑道:“刘宗,我注意很久了,绿杨别庄一直到现在每个人都说王青铜已经死去,但没有说他逝世!”
  
  刘宗道:“这有什么差别呢?”
  
  霍休云道:“差别很大,由此可证明王世伯仅是死去一个身份,而他的身体仍是健在人问,暗中指挥着各位!”
  
  刘宗道:“霍兄何以会有这种想法的?”
  
  霍休云一笑道:“破绽太多了,诸位对王世伯之死并未举丧,王世伯不仅是各位的主人,更是师长与领导者,而各位却全无哀容,再者蜜云初来之时,各位并没有准备要她来接掌大权,过了一会后,各位才有那种表示,可见是王世伯的授意!”
  
  刘宗道:“庄中原由夫人主持,夫人宣布退出后,我们自然想到唯有小姐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霍休云笑了一下道:“谢夫人是个极具野心的人,王世伯种种的布置筹划都是为了她,她正因为此地的计划已成熟,才放弃了杜家的基业,我相信如果不是三世伯在其间周旋,谢夫人绝不会甘心交出此间的权限!”
  
  刘宗忙道:“夫人既是雄心万丈,而主人又对她言听计从,怎么肯听主人的话而将权限让出来呢?”
  
  霍休云道:“那是因为韩莫愁后来的表现使各位太震惊了,对他实力的估计,各位犯了个大错,此刻与他正面作对,各位的准备尚不足应付,才由蜜云来挑这付担子,以松懈韩莫愁的戒心,我的猜测对吗?”
  
  刘宗默然不答,杜蜜云催促道:“刘大哥,你说话呀!”
  
  刘宗想了一下道:“属下等每一个人,都宣誓终身效忠小姐,小姐如果相信这一点,其他的问题都无须回答了!”
  
  霍休云笑道:“那是因为蜜云的领导方法和能力确有过人之处,王世伯认为绿杨别庄由她来负责比谁都恰当,才有这个决定!”
  
  杜蜜云厉声道:“刘大哥!你说句老实话,我爹究竟死了没有?”
  
  刘宗低头不敢回答,杜蜜云又催问了一句。
  
  刘宗抬头痛苦地道:“死了!小姐如果不信,属下愿意自刎来证明这件事!”
  
  说着抽出腰下宝剑,往脖子上勒去,杜蜜云拦往他道:“刘大哥!我相信你就是了!”
  
  刘宗依然痛苦地道:“属下坚请一死!”
  
  他用力一挣,杜蜜云抓不住,只好被迫放手,忽然空中传来一个竣厉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地喝道:“刘宗!把剑放下!”
  
  刘宗怔了一怔,霍休云等人游目四顾,却不知声音从何而来。
  
  那声音又响道:“我并不在室中,也不在人间,你们不必找我!”
  
  这明明是王青铜的声音,却听不出来自何方。
  
  杜蜜云忍不住叫道:“老王!真的是你吗?你在那儿?”
  
  那声音一叹道:“大小姐!老王死了,王青铜也死了,绿杨别庄的主人更是死了,蜜云,你不要逼刘宗,他无法回答你的话,因为他立过誓,在这件事上绝不能告诉你……”
  
  杜蜜云叫道:“那你一定没有死,否则刘大哥何必要自杀呢?”
  
  那声音叹道:“这是他想不开,其实根本不用自杀,我的人与我的名字一起死了,我绝不能用原来的面目见你们任何一个!”
  
  杜蜜云冷笑道:“刘大哥可不能这么想,他知道你没有死,说了谎愧对于我;说实话又愧对于你,是你在逼他自杀!”
  
  那声音道:“我永不会再见你们,与死有什么差别!”
  
  杜蜜云道:“不见人与死了是两回事!”
  
  那声音道:“在我的看法是一回事,因为我已摒弃原有的一切。”
  
  杜蜜云冷笑道:“可是你仍在暗中操纵着绿杨别庄的一切人和事!”
  
  那声音道:“这一来是他们的愚忠,二来是我怕你们应付不了韩莫愁,现在你大可放心,我已经决心摆脱一切,庄里的事交给你,我也要离开此地?”
  
  杜蜜月问道:“你要上那儿去?”
  
  那声音道:“从今天对韩家那一战,杜藏红总算清楚了,半生岁月用于创业,仍不足与韩莫愁一拼,我们准备放弃了,我们会到一个真正清静的地方追求我们失去的岁月,再也不复人间去干涉江湖纠纷。
  
  杜蜜云问道:“是真的吗?”
  
  那声音道:“千真万确!”
  
  杜蜜云道:“那么你要做一件事,把平步云等三个老家伙解决,他们活在世上,对我始终是一项威胁!”
  
  空中一阵沉默,杜蜜云道:“对我个人,他们全无利害关系,但是我主持绿杨别庄一天,他们就威胁我一天,这不是我私人的要求!”
  
  空中又迟疑片刻道:“可以!我一定办到!你还有什么要求?”
  
  杜蜜月道:“蜜云没有了,我以杜家当事人的身份,请母亲将杜家的剑诀交出来,那是杜家的东西,她无权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