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杀神记之武欲遮天 > 第417章 别有居心

第417章 别有居心

卜云峰笑笑起身道:“哪里话,在下一向嫉恶如仇,只因当时未明事况,没有及时伸手,如果当机立断……”
  
  霍休云道:“就如此已令在下感激不尽了。”
  
  卜云峰道:“霍兄知道那两个女客的来路?”
  
  霍休云点点头道:“八九不离十。”
  
  卜云峰眉毛一扬,诚挚地道:“可有在下效劳之处?”
  
  霍休云也挑眉道:“不敢劳动卜兄大驾,盛情心领,在下自信还可以应付。”他现在的情绪巳经稳定下来。
  
  卜云峰道:“那在下告辞。”
  
  霍休云歉意地道:“容后再叙。”
  
  卜云峰离去之后,霍休云紧急盘算,半个时辰前发生了利剑穿壁那一幕,明摆着关晓瞳的失踪与她们有关,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就事论事,是自己牵累了关晓瞳,非立刻把她救出不可,天知道她们怎样对她……
  
  森林秘屋应该就是拘禁关晓瞳的场所。
  
  想到森林秘屋,他不由皱起了眉头,那片林木是一座奇阵,上次脱险是有神秘客在暗中引导,自己对奇门之术是外行,闯进去是自投罗网,根本不必奢谈救人,突地,心中灵机一触,卜云峰出现得突兀,莫非他就是……
  
  他也投在同一店中,对自己的动静当然明白。
  
  他点出关晓瞳失踪之谜。
  
  他刚才曾说可有效劳之处?
  
  事实似乎已非常明确,卜云峰很可能就是援手自已脱出鬼树林的神秘客,如果自己现在采取行动,他会暗中伸手么?
  
  极有可能,虽然他如此做的动机不明,但他既然伸手于先,便不会退缩于后,反正此险是非冒不可。
  
  鬼树林。
  
  从外表看去,这片林子与任何林子一样并无丝毫特异之处,由于林里布了阵势,迷陷过不少误入的人,一旦传扬开来,便变成了鬼树林,久而久之,鬼树林自然形成了禁地,再没人敢胡闯,在徐家集远近百里妇孺皆知。
  
  霍休云强忍着腿伤来到地头,远远停住隐起身形。
  
  整座荒林是一个大阵,无论从任何方位进去,其结果都是一样,现在他所希望的是对方有人出现,那样便可以捕捉或是制造机会,但枯立了盏茶时间,荒林漠漠,人踪杳然,他不能不作慎重的考虑——
  
  如果再向前逼近,必然会被对方卡哨发觉,一旦形迹暴露,要灵活运用行动的方式便会增加困难。
  
  自己不谙阵势,寸步难行,如果对方故意不出面答理,而势又不能贸然胡闯,僵持下去将是非常尴尬之局面。
  
  即使神秘客会插手,自已也不能因人成事,更何况那只是一种想法,与事实是两回事,同时在光天化日之下,神秘客未必肯自暴行藏。
  
  如何能不经鬼树林而进人腹地,这是他考虑的重点,然而这是件几乎不可能办到的事,因为秘屋是在林中。
  
  抬头遥望,鬼树林的一方连接着一脉山峦,不由心中一动,根据印象中的方位判断,秘屋是靠近山峦的一方。
  
  如果由山区一方进入,可能就可以避过奇阵,但如果要选这路线,至少得绕行五里,而且山区的状况还是未知之谜。
  
  踌躇良久,觉得舍此已无他途。
  
  于是,他立即下了决心,遥遥迂回朝山区奔去。
  
  半个时辰之后,接近山脚,只见山区绵亘不知多远,但靠近鬼树林这一方却是平地突起,山腰以下是森森林木,与鬼树林连成一片,山腰以上是巉巉巨岩,草木不生,只偶而有一两株小树从岩缝里斜伸。
  
  毫无疑问,这片与鬼树林连成一片的山林必然也是奇门阵势的延伸,既然设防当然不会留这个大缺口。
  
  略作思索之后,他绕向山背方向,开始攀援。
  
  山势陡峭,加上腿伤,攀登起来份外吃力,平时可以一跃而升的地方,现在必须手足并用,一尺一寸地向上移,爬了一半,业已汗透重衫。
  
  受伤的部位疼痛加剧,他攀附在岩石间喘息,信心已呈现动摇,照此情形,即使能勉强上峰,下峰却成了大问题,何况敌情难料。
  
  喘息了一阵,又继续上攀。
  
  他觉得愈来愈不济,一只伤腿成为极大的阻碍。
  
  天际没有彩虹,但他仿佛已经看到那璀璨流亮的彩虹,这给他增添了无比的力量,他咬紧牙关奋力向上攀。
  
  腿伤的剧痛似乎已蔓延全身,每一根骨头,每一条肌腱都在痛,然而他的动作没停止,牙齿几乎要咬碎。
  
  头顶出现一块突岩,伸出壁面约莫两尺,左右是平滑如镜的岩壁滑不留手,只有翻上突岩一途,一只脚不能使力,得靠两手一足翻升,他蓄足了一口气,双手抓牢突岩,脚已是空,正待曲肘振臂上翻……
  
  精芒乍闪,头顶上露出了半截剑。
  
  像突然遭受雷须,脑海骤呈空白,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突岩上竟然有人在等着,自己身悬虚空,即使对方不动手,自己也不能支持多久,要是一松手,在伤腿不能着力的情况下,势非摔个骨碎肉糜不可。
  
  “霍休云,你这条路选错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
  
  “……”霍休云哑口无言。
  
  “如果斩断你的手指,你的下场是什么?”
  
  “……”
  
  霍休云依然出不了声,他不能求饶,但又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他现在已经是俎上之肉,只有听凭宰割的份,他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他并不怕死,但这种死法的确太窝囊也太不甘心。
  
  “霍休云,你这叫自己找死!”
  
  “未必见得!”
  
  他迸出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哈哈哈哈,你能飞么?”
  
  手指头一阵锥心剧痛,他几乎松手下坠,感觉上是有只脚踏在指头上,这种痛法简直不是人所能忍受的。
  
  头顶晃亮的剑尖已收了回去。
  
  的确是选不对路,可想而知,人能攀援的地方当然是设防的,居高临下,以逸待劳,而且又有天然之险可凭。
  
  可是正面是鬼树林,自己不谙阵势,闯进去的话毫无疑问会被生擒活捉,其结果又相差多少?
  
  “霍休云,你将要为你残酷的杀人手段付出代价,现在时辰已经到了,趁你还能开口说话,有遗言交代么?”
  
  “有!”一个字冲口而出。
  
  “说吧!”
  
  “你们把关晓瞳怎么了?”
  
  “关晓瞳,你那美如天仙的伴侣……”话锋顿了顿,才接下去道:“霍休云,奇怪,你怎么会对我问起她来?”
  
  “你们……把她掳了来……”力气已接不上一句话。
  
  “哦!你已经知道了,不过这时对你已经不关紧要,你已经是将死的人,自顾已经不暇,还能顾及她么?”
  
  霍休云到了不能支持的地步,十个指头已将不能支持身体的重量,何况还有只脚踏压在指头上,只消一松手,命运就决定了,彩虹也将随着生命的消失而消失,知道又如何?
  
  不知道又如何?
  
  踏在手指头上的脚磨动,奇痛攻心,一只手松脱,只剩一只手抓住,绝望笼罩了他,他暗道一声:“完了!”
  
  就在这生死一瞬之间,一个苍劲的声音道:“拉他上来!”
  
  霍休云的手指又在滑脱,手腕突被抓住,身躯向下一沉、稳住,然后被拉了上去,在趴卧突岩上的瞬间,他有一种从鬼门关被拉回来的感觉。
  
  他坐起身,首先入目的是一个持剑的青衣少女,侧方靠岩石拄杖而立的赫然是“铁杖姥姥”。
  
  目光转动之下,看出这突岩上方是个两丈见方的平台,离峰顶已经不远,坡度也已缓和,但插立的嶙峋山石有如成群僵化的怪兽奇虫。
  
  “霍休云,你闯这峰头的目的是什么?”
  
  铁杖姥姥开了口,老脸一片森寒,这句话题示她是刚刚来到。
  
  “刚才向这位姑娘说过了,找人!”
  
  “找谁?”
  
  “被你们掳劫而来的关晓瞳。”说着,站起身来。
  
  铁杖姥姥脸色微微一变,默然了片刻,然后以凌厉的目光直照在霍休云的脸上,似乎要洞穿他的内心。
  
  “为什么不由正面鬼树林?”
  
  “……”霍休云无言以对,因为他根本不谙阵势,但他又不能说出上次是被神秘客引导脱困的,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含糊以应道:“在下有自己的行动方式。”
  
  “要不是老身适时来到,你已经坠岩丧生,岂非九泉含恨?”
  
  “姥姥,他别有居心!”青衣少女插口说。
  
  “你不要说话!”铁杖姥姥止住青衣少女,缓和了神色道:“霍休云,你听清楚,关晓瞳是被带来此地不错,但她又被人带走,当初怀疑是你,所以我们公主亲临徐家老店找你,照你现在的说法,带走她的另有其人……”
  
  “她又被人带走?”霍休云大感意外。
  
  “不错!”
  
  “在你们重重防护的禁地中被人带走?”
  
  “嗯!那人的身手应该不在你之下。”
  
  “芳驾以为在下会相信么?”
  
  “你非相信不可,因为这是事实。”
  
  “所谓事实是芳驾说的,谁知道真正的事实是什么?在下在客店里收到关姑娘身上所着的衣物,竟然连亵衣都被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