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2章 7号记忆体

第2章 7号记忆体


  你是谁?
  面对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思索,直接给出答案:“深空战士实验体1120号。”
  你为何而生?
  “为创造能够独立探索深空的全能战士所预研的实验体。”
  你因何而战?
  “为人类而战。”
  你听命于谁?
  “系统指示。”
  不惧死亡?
  “不惧死亡。”
  死亡是什么?
  “彻底改变身体物理存在形式。”
  所有问题都是一闪而逝,而他的思绪完全没有波动,全是凭借本能回答。
  屏幕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弹出一个问题:
  “在以下这些人中,你会先射杀哪一个?”
  问题下方,突然出现八张照片,有老人,有儿童,其中还有几张熟悉的脸,可是他却记不得在哪里看到过他们。
  于是他知道,这是受系统保护的知识,而他自身权限不足,看不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可是这个问题完全在本能回答的范畴之外,于是他开始认真观察八张照片,仔细思索,尝试着找出应该优先射杀的目标。
  然而这一刻,他的思维却出现小小的混乱。应该以什么为标准来筛选目标?年纪、性别、身份还是其它的什么,比如说,看着不顺眼?
  最后一个标准的出现,让他也有些意外,不明白这个想法是怎么出现的。
  就在犹豫时候,屏幕突然暗了下去,上面的影像全部消失,片刻后转为透明,显露出屏幕后的房间。
  屏幕后是整屋的仪器,一名头发蓬乱、戴着深度眼镜的研究员坐在控制桌前,正有些愕然地看着匆匆走进的一名中年男子。
  这个男人穿着同样的研究员外袍,只不过肩头多了一道黑金色条纹。这代表着他的身份地位要高过其它研究员。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男人,他情绪又有一丝细微波动。
  中年男子快步走到控制台前,扫了一眼屏幕,喝道:“谁让你擅自更改题目的?立刻停下!”
  控制台前的研究员摊手,说:“我只是想看看,面对一个预设之外的陌生问题时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结果果然有惊喜!你看,这段数据非常有意思,一段程序是怎么评价一个人顺眼还是不顺眼呢?如果深入研究下去,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种全新的算法……”
  他话没说完,就被中年男人打断:“删掉,然后忘了今天的一切。”
  邋遢研究员一下跳了起来,双手指着屏幕,道:“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个结果的意义吗?它也许就是我们一直想要找到的真正智能模糊判断的算法!这会是拿大奖的成果!”
  “在拿奖之前,你就会先丢掉这份工作。你别忘了,我们的研究进度已经落后了15%,只要再多出两个这样的意外,我们就别想拿到今年的额外经费。所有人的奖金、特殊津贴和三年一次的休假都会被取消。如果我没记错,你还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马上要付入学学费了。”
  蓬头研究员气势立刻短了三分,苦笑道:“好吧,你是头儿,你说了算。不过,楚博士,我们真的不能私下保留这段数据吗?”
  “不能,立刻删除!让开。”
  楚博士坚定地推开了研究员,直接在他的电脑上操作起来。研究员无奈耸肩,眼睁睁看着数据清理的进度条出现,慢慢跑向尽头。
  就在进度条快要完结之时,实验室突然一阵剧烈震动,蓬头研究员一头栽倒,楚博士则是伸手在桌上一按,整个人象是失去重力般浮上半空,避过摔倒。
  随即隐约爆炸声传来,房间的灯光也转成刺眼的红色。刺耳警报声转眼间压倒一切,只有电子合成声以一成不变的音调反复播放着警告:
  “警告!基地遭到不明攻击,损毁程度三级。请所有人员按照应急程序转移!重复一遍,基地遭到不明攻击……“
  蓬头研究员明显有些不在状态,“不明攻击?谁会攻击我们?”
  房间震动越来越厉害,爆炸声越来越接近。楚博士自空中落下,尽管房间剧烈摇晃,他却如站平地,身体丝毫不见晃动。
  他厉声喝道:“销毁全部资料!立刻!”
  蓬头研究员一呆,说:“现在只是三级警报……”
  “马上就会是一级!你想想,谁会来攻击我们?”
  研究员遽然一惊,扑到座椅前,开始疯狂操作电脑。
  楚博士伸手替他将安全带扣上,然后说:“把7号记忆体解锁。”
  “可是,那是禁忌……”蓬头张目结舌。
  楚博士拍拍他的肩,说:“就当帮我一个忙。你明白那个记忆体对我意味着什么。”
  蓬头满脸挣扎,最后一咬牙,说:“好吧!大不了我不要这份工作了,让老二读个差点的学校也没什么!”
  他高速输入密码,然后将自己的眼睛对准屏幕。检测虹膜之后,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按下确定键。
  嗒的一声轻响,一侧的服务器柜降下柜门,弹出一个火机大小的芯片盒。芯片盒上涂着醒目的红色禁止标记。
  楚博士迅速拔下芯片盒,出门前忽然回头,说:“我不会忘记你的。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话。”
  蓬头并没有听出他话内隐含的意思,他专心清除资料,片刻后方才松了口气,自语道:“总算是弄完了。如果不是一级警报的话,我可就惨了……该死的!一级警报!!”
  此刻警报灯光开始疯狂闪烁,报警音语速提高一倍,反复播放:
  “核心舱区自毁程序启动,开始倒计时,所有人员立刻逃生。重复一遍,自毁倒计时启动,所有人员立刻逃生!”
  蓬头研究员解开安全带,跌跌撞撞的冲向房门。这时旁边一个机柜突然爆炸,冲击波将他掀了个跟头,头重重撞在桌角,鲜血立刻流下。
  蓬头研究员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地冲出房门。至于房间中燃起的火,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自始至终,他都静静坐着,一动不动。
  他看着眼前经受爆炸和碎片冲击,却是连划痕都看不见一道的屏幕,将微微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继续等待。他没有接到命令,那么就应该在这里等着,等着新的指令下达,又或是和基地一起毁灭。
  就算他不想等待也没用,这个房间墙壁都是用装甲级合金制成,不惧任何单兵武器攻击,也不知道在防备着什么。
  他并不想知道答案,本能的不想。
  他就那样坐着,看着屏幕对面的火势越来越汹涌。在高温下,屏幕也渐渐变形。
  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有想。
  在他意识深处,有几个神秘小点,里面收藏着一些数据片段。这几个点容量有限,能够存放的数据非常少。但它们能够避过日常清洗。
  那是关于过去的几段记忆。
  他曾经有过同伴,同样只有编号的同伴,也经历过类似毁灭场景的实验。他知道,在实验中可能会毁灭,也可能最终发现只是实验。作为实验体,他没有分辨能力。不过他很清楚,实验不一定会被毁灭,但在实验中乱想,一定会毁灭。
  毁灭来自何处,他不知道,不会想,也不能想。
  就在这时,房间的自动门突然打开了。不过门只打开一半,就卡在半途。一只手扣住门边,用力将沉重的自动门拉开,然后楚博士大步走进。
  此时的楚博士已经脱去研究袍,换上一身自带动力的作战盔甲。一进门,楚博士就说:“跟我走。”
  他顺从站起,跟上博士。在他的系统中,楚博士的命令具有第二高的优先级。而最高优先级的拥有者似乎并不在这个基地中。至少他从来没有见过。所以博士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命令,不容违抗。
  一出自动门,侧面通道中一条管线爆裂,泄露的气体瞬间燃烧,一道熊熊火浪冲出,封锁了前路。
  楚博士不假思索,一步冲到侧方通道口,直接用身体堵住火浪,然后抓住他,一把将他甩入另一条通道。这时博士才离开侧方通道口,又冲到前方。
  他看到,博士背后的战甲已是一片焦黑。
  此刻爆炸声此起彼伏,处处都是浓烟和火光。整个基地都在猛烈震动,时时会有破损部件掉落。随着不断的爆炸,时时会有破片到处飞射,一旦被击中,足以致命。
  楚博士快速前进,不断在前方开路,最后来到一道自动门前。自动门已经失去动力,无法打开。
  楚博士直接自战甲手腕处弹出一个微型炸弹,粘在门上,然后将他拉在身后。
  一声不大的轰鸣,自动门被炸开一条缝隙。楚博士以和身躯不相称的力量一脚将残门踹开,大步走进。
  房间里是成排的类似于休眠舱一样的仪器。隐藏的记忆提醒他,这里似乎是重写和调整程序的地方,每次实验结束,他都会在这里清理记忆数据。
  楚博士迅速检查,很快找出一台还能用的机器。
  “进去。”
  他走进机器,坐下,半躺,做好准备。
  楚博士在控制台上快速输入一连串指令,然后拿出漆着醒目红色的7号记忆体。看着记忆体,楚博士忽然犹豫了一下,抬头问:“你知道,我要给你的是什么吗?“
  “不论什么,我都会服从。“他以机械不变的声音道。
  楚博士点了点头,手忽然开始微微颤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将记忆体插入卡槽,按下启动键。
  一根探针刺入他的后颈,插入数据接口,一小段数据随即输入。这段数据一进入,立刻开始清除他意识中所有的限制和封锁,连许多隐藏在底层的指令和接口都不放过,一一清除。
  那些绑住和控制他的枷锁,一一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