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13章 演技派

第13章 演技派


  楚君归单手挂在树梢,本来在荡来荡去,但突然动作僵硬。
  一个清冷如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抢了我的猎物。”
  楚君归举起另一只手,慢慢回头,尽可能不引起对方误会,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全身暗银战甲的女战士。
  她同样站在树梢,脚下踩着一片巨型树叶的根部,随着叶片摆动而载沉载浮。楚君归的目光落在她手中那把长得惊人的超时代步枪上,然后才慢慢往上,看向她的面甲。
  面具也是一片暗银,光滑无比,映着周围景物。这显然是单向透明的面甲,主人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本来面目。
  楚君归还是第一次被人近身而没有察觉。他小心地斟酌用词,说:“我不是有心的。如果你要那个猎物的,我可以走,反正现在我暂时还不缺食物。啊,对了,或许你需要看看这个……”
  她本来在听,忽见楚君归手一松,笔直坠落!
  她即刻反应过来,瞬间飞起一条长腿,高高架在另一根树枝上,两条腿几乎张成一条直线。仅仅借助两点支撑,她就稳稳钉在树顶,银色长枪平举,枪口指向楚君归落地的方向。
  这一连串动作快若电光石火,眨眼间她就完成了射击准备。
  可是枪口所指,只有那头疯狂翻滚的巨兽,楚君归已经消失在弥漫散射的烟尘中。
  她似是有些难以置信,凝固数秒,方才收枪放腿,自语道:“有意思!”
  她四下张望,根本不见楚君归的踪影。这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她抬起手腕,伸手点向探测仪,不过屏幕刚刚打开,就又被关上。她居高临下,看着楚君归消失的地方,冷笑道:“放心,我也不用定位,就和你公平一战!你要是觉得能从我手下逃走,那就有些天真了。”
  她一跃而起,抓住一根树枝,借力一荡,瞬息远去。
  巨兽已经没了体力,不再翻滚,伏在地上喘息着,等待生命终结。在它身体边缘,突然冒出一捧泥土,随后出现一个洞口,里面不断有土抛出。片刻之后,楚君归终于从地下把自己给挖了出来。
  他吐出一嘴的土,苦笑道:“见鬼了,差点被压死。”
  楚君归拍拍巨兽小山似的躯干,又道:“虽然差点被你压死,不过也幸亏有你,我才能逃出来。等晚上没事时候,再把你烤了吧。”
  他抖落身上的泥土,四面看看,不见银甲女战士的踪影,然后轻敲树干,对周围环境进行定位,确认无人埋伏,这才松了口气,加速离开。至于女战士所说不用定位,公平一战,在楚君归看来纯是战术欺骗,他要是信了,可就真的是逻辑推理版本太落后了。
  他边走边想,看来这银甲女战士的战术欺骗版本也不怎么高,谎话连他都听得出来。
  楚君归没走出多远,忽然停步,放缓动作,慢慢蹲了下来。
  他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对,森林中好像突然少了些声音,安静得有些过分。
  但是少了什么声音呢?
  楚君归直接调出记忆中的声波数据,和此刻做比对分析。结果转眼间就出来了,少了一种特殊的高频声波,专门用于定位的高频波。
  楚君归动作一变,缓慢而均匀地向前蠕动,拨开面前一丛灌木,就看到一名战士正蹲在一块岩石后,背对自己,举枪瞄着前方。
  楚君归忽然间静止,一根冰冷的枪管轻轻抵在他的后颈上,然后又是熟悉的冰冷声音:“抓到你了。”
  楚君归没有反抗,只是抬手作了个噤声的标志,然后向前指了指。
  银甲女战士顺着楚君归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那背对自己的持枪战士。
  “三号?他的状态有些不对,我过去看一下,你呆在这里别动。”她似乎信了楚君归的话,放下枪,向前方战士走去。
  说罢,银甲女战士弓身向前,与楚君归擦身而过时,突然左手一探,抓向楚君归脖颈。而楚君归则是伏身,一手拿向她的脚踝。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发难,演技可谓旗鼓相当。只是女战士明显没有楚君归的下限低,怎么都没想到对手会用出伏地抓脚的招数,出手自然落了个空。
  楚君归一招得手,马上用力一拉一抬,将女战士整个掀到半空。女战士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搞定的,空中身体一拧,左腿回收,右腿如刀般横扫。楚君归要是还不放手,这一脚保证可以踢断他的手腕。
  楚君归一下弹起,蹲地,重机枪已然在手,枪管直刺对手胸口。这一击很有迷惑性,虽然枪管没有锋刃,被刺中也没什么。但是后续攻击可就截然不同,那可是重机枪连射。
  银甲女战士双足落地,银色长枪出枪一挑,就将重机枪挑得飞起,然后枪托呼的一声轮过来,砸向楚君归侧脸。
  “等一下!”楚君归低头,同时大叫。
  她一枪托落空,回枪冷笑,“现在才想投降?晚……”
  一句话还没说完,她脚腕又落入楚君归手中,再被他发力一拉,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向下一沉,当即以一字马的姿势落地。
  她瞬间羞怒交加,还未反击,后脑就传来一道大力,整个脸被按到了泥土里。
  一刹那间,她险些气得昏过去。
  两连击有如行云流水,将近战格斗的精义诠释得妙到毫巅。只是这两招落在银甲女战士身上,所受的羞辱不知多少倍于身体上的伤害。
  “啊!!!”她骤然爆发出无可抗拒的大力,一下将压在身上的楚君归弹飞。
  这一次她终于动用了战甲内的微型动力单元,并且再也不打算有丝毫客气。公平与否,等她暴打楚君归一顿之后,再来仔细考虑。
  然而她刚刚抬头,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阴影,紧接着重机枪落下,重重砸在她后背上,将她又砸回地面。
  她终于有了杀人的冲动。
  再次抬头时,她忽然有种奇妙感觉,就像颈后背部所有寒毛都竖了起来。
  那是与死亡擦身而过的感觉。
  透过面具的多功能视野,她看到了一条淡淡轨迹,就在眼前横穿而过,慢慢扩散。那是子弹在空中高速飞过所留下的轨迹。正常人眼不可能分辨得出,但她的面甲附带的传感器却可以捕捉这类关键信息,并且在视界上投射显示。这样一来,任何射手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远方传来扑的一声,一棵巨树树干突然炸开。不止这一棵,远方七八棵大树都相继炸开。
  这是大威力狙击弹,如果她当时没有被放倒,那就很可能撞到弹道上。这种威力的狙击弹,无论打到人体哪个部位,都会令那个部位凭空消失。中不中头其实结果都差不多。
  她再转头,望向子弹射来的方向。视野中,楚君归出现,一把提起地上的重机枪,如电般扑向狙击手的方向。
  通通通!重机枪终于开始咆哮,弹雨泼洒,打得泥土四溅,碎木横飞。狙击手被压得根本抬不起头。
  “居然能发现狙击手的位置,挺……敏锐的。”她终于给了一点稍许正面的评价。至于楚君归的射术,在她眼中只能算是一般,军校中任何一个拿到甲等成绩的都有这样的射术。
  楚君归却是苦不堪言,重机枪在他手中就如一匹脱缰野马,撒着欢的奔腾。他必须根据每一发子弹的落点重新调整准星,这样才能保证子弹的散布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只是他才冲到一半,重机枪的嘶吼就已停歇。
  子弹打光了。
  “废物!”银甲女战士半跪在地,将长枪架在自己手臂上,瞬间瞄准。瞄准镜内,准星在楚君归的后脑上停了停,才移向一边,贴着他的脸指向前方。
  狙击手抓到机会,一跃而起,迅若闪电般冲入准星。
  砰的一声,女战士整个人向后退了半米,而狙击手则如被人在空中打了一锤,直接飞了出去。
  一颗缠绕着电火的弹头擦着狙击手飞过,消失在森林中。银甲女战士一枪居然打空了!
  楚君归打了个寒颤,从狙击手身上拎起重机枪,回头怒视。
  刚刚那一枪可是贴着他的脸射过去的。显然,银甲女战士这一枪就是冲他来的,只是他恰好移动了位置,才没被打中。至于她的目标会不会是陌生的狙击手,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问。
  一个能打中奔跑巨兽眼睛的射手,会打不中一个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