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29章 新业务

第29章 新业务


  尽管心里有些蠢蠢欲动,不过楚君归还是保持谨慎,没有立刻动手,反正秦奕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送上门来。另外仔细思考之后,似乎放翻秦奕除了能立刻从他那里毕业之外,好象没什么特别的好处。
  那么放翻秦奕,是否能弄点好处?少年的思维开始活跃。
  楚君归便在逻辑判断模块中建立了一个模型,试图分析出从突然放翻秦奕这件事中可以得到哪些好处,概率各是多少。
  模型开始运转,一棵横向的树状图迅速发散,一个个分支不断扩展,当可选项变成几十个时,模型的运转就开始缓慢,然后渐渐归于沉寂。
  楚君归瞬间算得都开始头痛了,赶紧削减分配给模型计算的资源,再详细检查模型构建,看看问题出在哪里。以试验体的大脑都出现计算困难,这个模型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检查之后,楚君归发现,最大的问题出现在对人心的判断上。一到这里,变量就格外的多,而且计算特别复杂。
  比如说,一巴掌将秦奕拍倒后,可能出现的心理反应会多达几十种,从不死不休到倒头就拜,都有可能出现。每种心理反应结合不同环境,又会产生不同的反应行为。比如说哪怕他心里想的是纳头就拜,可嘴上说不定还要强硬几句,以掩内心娇羞。
  楚君归越来越头痛,第一次感觉人心太复杂,富人的心更复杂。
  于是第一次心理分析模型构建,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楚君归想了想,就将秦奕头顶的4.0前加上了新郑的前缀,并且把颜色改成了黄色。
  秦奕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从红名变成了黄名,一边驾车,一边大讲自己过往的英雄往事。
  他滔滔不绝讲了一路,楚君归一边听,一边下意识地将接收到的信息与已知资料自动进行匹配比对。匹配分析没什么结果,秦奕所提到的几场大战都确有其事,但是战场报告中却都没有秦奕的名字。也就是说,秦奕并没有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
  秦奕这时正在总结:“总而言之,最后老子在关键时间到了关键地点干掉了关键敌人,这一仗就打赢了。”
  “嗯,一个冲锋的大头兵……”楚君归得出了不怎么厚道的结论。
  数据匹配虽然没有结果,但是楚君归得出了一个意外的结论,和年纪相关。
  根据不怎么严谨的数理统计,越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心理和生理年纪往往就越大。
  于是楚君归看着秦奕,开始认真思考他究竟有多大了。30?还是40?
  车终于开到了目的地,停在了一栋幽静小楼前。秦奕总算停下了滔滔不绝的回忆,带着楚君归向小楼走去。
  小楼前立着一块显示屏,上面写着《特殊环境战斗研究所》。
  楚君归又肃然起敬。
  有关特殊环境,基本是指各类极端环境,比如高温高压高辐射,或是黑暗,强电磁干扰,水下,毒虫成群等等。在这类环境中非但不死,还能战斗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能对此进行研究,应该都是能够指点高手的人。
  这里,就是版本之源。
  楚君归跟着秦奕走进上楼,进门时看似没有什么,但是楚君归却感觉到几道无形射线掠过,悄然完成扫描。
  似松实紧的安全措施,才符合这栋楼的身份。
  楼内一片安静,偶尔有研究员匆匆而过,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研究员都这么高冷……楚君归更加期待了。
  秦奕来到一扇安全门前,验过生理和电子身份,大门方才开启。大门之后,是另一道安全门,要外门关闭,里面大门才会开启。
  这一次安全措施更为严格,楚君归也被采集了生理和电子身份,并经秦奕确认,内门才徐徐开启。
  轰的一声,一道强烈的镭射光束透过门缝,照在楚君归脸上,顿时让楚君归眼前一花。然后深沉的重低音滚滚而来,震得他战斗服都起了阵阵涟漪。
  楚君归好不容易才定了神,愕然看着眼前正在强劲音乐、绚烂激光中饮酒劲舞的人们。
  他怎么都想不到,外表如此朴实肃穆的研究楼内,重重安全措施之后,居然藏着个相当劲爆的酒吧,人还不少。
  “还愣着干什么,进去了!”
  秦奕推着楚君归进了大厅,径自来到居中的卡座,往当中一坐。卡座上已经有不少人,楚君归左右一看,半数刺头都在,还有几个不认识的。
  “老大,喝点什么?”一个侍女跑过来问。
  让楚君归无语的是,这个侍女手腕上佩带着学院制式的便携终端,分明也是一名正式学员。从她走路姿态看,妩媚中透着敏捷,身手也应该不错。可是看她娴熟动作和说话方式,显然干侍女是认真的。
  “又是你。”方玉走了过来,挨着楚君归坐下,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就搂上了他的肩。
  啪的一声,秦奕拿勺子在她手上敲了一记,说:“把你的爪子拿开!别吓着君归,没看到他现在都僵硬了吗?”
  “是吗?”方玉收手,顺便在楚君归脸上摸了一把。
  楚君归就象雕像一样,一动不动,果然僵了。
  “还真是,哈哈!”
  秦奕左看右看,问:“阿琛呢?苏雪呢?这两家伙跑哪去了?”
  “他们有事,今天没过来。”
  秦奕皱眉,“能有什么事比喝酒还重要?”
  “阿琛最近开发了一个新业务,正在关键时期,听说研究出了一种全新的保证还款模式,可以让大多数欠债不还者乖乖还钱。”
  秦奕顿时兴趣,问:“什么办法,有效吗?”
  方玉越过楚君归,凑到秦奕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什么。
  秦奕一拍大腿,赞道:“原来是裸……哦,那个啥!这个好!那小子怎么想出来的?”
  方玉哼了一声,说:“说实话,我当时都有一枪爆了他的冲动。”
  秦奕却是大大咧咧,说:“没必要!你想想,学院里各种名目的助学贷款多得数不过来,但凡是正常点的需求,怎么都能借出钱来。会跑去找阿琛借钱的都是些什么人,想也想得出来。”
  “说得也是。”方玉点头。
  “那个……”楚君归终于说话了。
  方玉低头,“怎么了?”
  “你一直在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