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30章 令狐冲

第30章 令狐冲


  方玉回到原位,手还搭在楚君归肩上,说:“揩点油而已,紧张什么。不服?也行,等你能打得过我,我自然就不会碰你了。怎么样,要不要现在试试?”
  “不。”楚君归摇头。
  这有什么可试的,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只要他手里有一把重机枪之类的近战武器,不管来多少次都能完虐方玉。
  “好吧,都不忍心欺负你了。”方玉显然理解到另外一条路线上。
  旁边秦奕端起酒杯,大声道:“欢迎君归,来,大家先喝……喝多少你们说。”
  “令狐冲?”有人提议。
  “没问题!”秦奕答得爽快,拿起酒瓶就往扎壶里倒,转眼间每人面前都放了一壶。
  楚君归还在匹配检索令狐冲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回事,手里已经被塞了一个扎壶。他学着众人模样,拎着扎壶一饮而尽,忽然就明白什么叫令狐冲了。
  一壶烈酒扎扎实实地下肚,秦奕吐了口浊气,说:“君归,手拿过来。”
  不等楚君归有所反应,秦奕就抓了楚君归的手,打开他的便携终端,读取了账户信息。
  秦奕手中的屏幕上,就滚动着成排数字,最后汇总成余额:-113655元。
  这一长串红字,一下让他的酒醒了不少,皱眉道:“欠这么多?这才一天吧?”
  秦奕开始查阅帐户具体的收支信息。当看到除了最初的补助外,楚君归回家一次,帐户上只多2015,秦奕皱了皱眉,已经对楚君归的家境状况有所了解。
  再往下看,支出项就是一项项学院福利了。所谓福利,其实是打些折扣,但每一样都还是要花钱的。
  作为参商学院的正式学员,每人都有15万的信用额度,用于支付向学院官方采购的各项物资福利,或是支付学费。这笔钱或许在秦奕眼中不算什么,但对楚君归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
  秦奕抬头,狠狠盯了方玉一眼。方玉明显心虚,脸别向另一边,不敢看过来,身体正在慢慢往远挪。
  “回来,坐好。”
  方玉乖乖回来,紧贴着楚君归坐好,就象个犯错的小学生。
  “君归的事……”
  不等秦奕说完,方玉立刻抢着说:“我还!”
  “不用你多事!”秦奕又瞪了她一眼。
  方玉有些担心地偷瞄一眼楚君归,见他一脸茫然,心稍稍定了点。
  秦奕正色说:“君归,方玉有点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不过她给你选的这些福利我看过了,都是以后所需要的,所以先留着。至于钱,先暂时欠着,我去给你申请一个免息的优惠。赚钱的事不用担心,我现在就给你安排。方玉!”
  “老大,您说。”或许是因为犯了错,方玉格外的听话。
  “你手上不是有个勤工俭学的项目吗,把君归加进去。”
  “那个项目?核心还是外围?”
  “当然是核心。”
  方玉有些担心地看看楚君归,犹豫道:“核心可能会有些危险。”
  “不好好磨炼的话,年终他的危险更大。”秦奕冷道。
  “好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秦奕一拍楚君归的肩,说:“行了,赚钱的地方有了。现在喝酒!”
  暂时不用担心钱了,楚君归也就放下心事,开始喝酒。他也不懂得什么酒桌规矩,就是有样学样,来者不拒,然后谁敬他的,就三杯再敬回去。转眼之间,他的意识就开始有些飘忽。
  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想到就问了出来,“这不是研究所吗,怎么会有家酒吧?”
  “这不是酒吧,这是训练基地。”
  楚君归此刻已经不知喊了多少次令狐冲,大脑运转速度已经下了一个台阶,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明明就是酒吧,和训练基地有什么关系?
  秦奕此刻眼神已经有些迷离,向方玉招了招手,说:“你给他解释。”
  方玉一把勾住楚君归,把他拉近,指着前方的吧台和舞池,说:“每个有人聚集的地方,就会有酒吧,这是相当常见的特殊场景,很多任务中的目标人物都会在这里出现。所以学院就搭建了一个专门的酒吧,训练如何中在这种环境下以各种手段干掉或者活捉特定目标。你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人,从客人到清洁工,都是学员改装的。我们现在是在训练,不是在喝酒,明白了吗?”
  “原来是为了训练。”楚君归恍然。
  “聪明!”
  可是看看卡座上已经有些东倒西歪的家伙,楚君归总是觉得,他们就是来喝酒的。
  还没想明白,方玉就凑了过来,手中的扎壶在楚君归面前晃了晃,说:“开始训练了!来,冲一个!”
  训练是正事,楚君归认真训练,转眼间就满脸通红,意识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出了一身大汗,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就是一条雪白大腿,正压在他的身上。
  楚君归定了定神,看到这是方玉的腿,她自己则是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再向左看,秦奕也是醉得不省人事。
  面前桌上,堆满了空酒瓶,这个卡座上已经没有清醒的了。
  服务生们似乎见怪不怪,继续招呼着其它座位着还清醒着的人。
  楚君归揉了揉头,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月咏星和母星相近,一天有26个小时,3点已经是大多数人睡得深沉的时候。楚君归想要回宿舍,可是一来没车,二来也有些不放心这些烂醉如泥的家伙,只好坐着。不多一会酒劲上涌,他也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呼唤声将楚君归从睡梦中叫醒。
  “君归!醒醒,该起来了!”
  楚君归睁开眼睛,看到方玉的脸近在咫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
  “我没事。”
  “还说没事,这点小酒量,以后就别跟我叫板了。”方玉拍着楚君归,语重心长地道。
  楚君归印象中昨晚明明是她先倒的,怎么现在好像把经历全都忘了?
  “不!”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大吼,然后就是阵阵抽泣。
  楚君归转头一看,见沙发上躺着的秦奕正紧握双拳,全身颤抖,紧闭的双眼中流下两行热泪。
  方玉叹了口气,说:“头儿又想他那些战友了。那场仗,他们只回来一半的人。你以后就知道了,头儿一喝多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