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32章 余额不足

第32章 余额不足


  “机枪不是用来打单发的。”教官走了过来。
  “抱歉,我刚刚在想一个问题。”
  “射击时要专注!打仗时候还胡思乱想,能打得中敌人吗?看看你的射击成绩……呃,还不错。”教官看了眼人形靶,忽然语气就变了。
  靶上有两个弹孔,一个在眉心,一个在咽喉,都是一枪致命的位置。
  虽然靶距只有200米,但能打出这种精度仍是不容易。
  教官再看看楚君归手里的枪,用过的两把都是老式火药机枪,精度比电磁机枪要差得多。那把电磁驱动的机枪则还在枪桌上放着。
  教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说:“有什么问题,下课后可以单独来找我。另外,我觉得你用狙击枪或许更好。”
  “狙击枪要下周才教吧?”
  “没错。”
  “那可能来不及。”
  “就算是手枪,也不是一个月就能掌握的。你有天赋,别心急,慢慢学,把基础打好。”教官语重心长,然后拍拍楚君归的肩,去指导下一个学员。
  一个月?不应该是10分钟吗?楚君归想着。
  作为试验体,他下载并安装近战枪械格斗术时只用了五分钟,其它功能组件甚至还用不了这么久。
  其实他刚刚思索的,就是参商学院的学习机制。
  两天的课程,已经让楚君归明白了参商学院的基本教育机制,程序基本是由教官先讲述概要和理论部分,然后演示相应战术动作要领,再由学员们自行练习,教官一一纠正动作,然后就是学员们自己大量重复练习,直到考核。
  在楚君归看来,这就是一个训练肌肉记忆的过程。至于理论和概述,则是为了提高综合判断的准确性,知道在何种情况下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
  这是一个非常低效的学习过程。人类形成肌肉记忆往往要经过大量枯燥重复的练习,还很容易退化。一个复杂的动作,从开始学习到完整掌握,有可能要花去几个月时间,甚至更久。至于通过理论来提高应对判断,同样是漫长的过程,而且并不直接。
  为什么不能把教程数据化,从而可以直接加载使用呢?就象在太空基地时那样。
  比如作为试验体,花了五分钟时间加载,楚君归就能以接近100%的完成度作出格斗术中的所有战术动作,至于不同情景下的战术选择,则是由逻辑分析模块为主、其它功能模块辅助进行决策。至少从惟一一次有记忆的测试数据看,楚君归的判断准确性在95%-100%间波动。
  如果按照参商学院的流程,楚君归要掌握近战枪械格斗术至少需要五到七个月时间,中间还不能生病或受伤。最终掌握的结果,也比不上数据加载。
  不过博士曾经说过,关于那个基地,关于试验体的一切都要深埋心底,不能对任何人说,甚至包括楚龙图。
  因此楚君归虽然很想知道学院中有没有能够直接加载的课程,但还是把这个疑问深埋心底。在人类社会中,他要做的就是慢慢观察,随着实力和地位提升,早晚会知道更多的机密。
  不过虽然没有能够加载的教程,楚君归也不是全无办法。近战枪械格斗中,也有关于如何使用大型单兵武器的部分。
  他端起第三挺电磁驱动轻机枪,对准了人形靶。电磁驱动的轻机枪和化学能版本的机枪有所不同,因为射速不够,因此这挺轻机枪是上下两根枪管,轮流开火。相应的,这挺轻机枪全重达到20公斤,对射手的力量要求非常高。
  不过作为试验体,楚君归同样有着强大的肌肉和骨骼,他习惯性的单手握枪,微微发力,枪口就稳稳地对准了人形靶。
  然而他觉得这样做好像有哪里不对,往左右看看,就学着同学们的姿势,双手持枪,抵在腰间,然后身体微弓。
  左右两个射位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两个学员的枪口喷吐火蛇,子弹如雨般洒向标靶。直到一个弹箱打完,左边学员的人形靶已经只剩下下半身,而右边学员的靶子上也多了三四个弹孔。考虑到是站姿射击,轻机枪又是以火力压制为主,能够打成这样已经是合格了。
  楚君归则端着电磁机枪,一直在思考人生,憋了好久,才扣下扳机,机枪响了两声,就没下文了。
  人形靶纹丝不动,还是那两个弹孔。
  左右学员噗嗤一声,都禁不住笑出了猪叫声,然后意识到不礼貌,赶紧道歉。他们道歉时却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这才意识到楚君归应该也听不见。机枪射击时都要戴耳塞的。除了教官使用特殊频率,声音可以穿透耳塞屏蔽,其它学员说话互相都听不见。
  两人摘下耳塞,再次道歉,楚君归似乎有些意外,说了声没关系,就将机枪放下,继续思考人生。
  片刻后下课时间到了,楚君归第一批离开。
  他旁边两名学员看到楚君归射击位上的装备,忽然想起,刚才好像没有看到楚君归戴耳塞。
  这时远端的人形靶开始拉近,让学员们可以方便检查自己的成绩。大多数学员的靶子都被打烂了。这里可是参商学院,每个学员的射术都不差。
  楚君归的靶子格外的干净,就显得有些醒目了。
  “哈!这么干净的靶子!还真是少见。”一个学员有些夸张地说了句,然后随手调出射击位自动记录的射击和命中数。他看了一眼,就又笑了:
  “打了四发,命中四发,这么少啊……啊?不是命中四发吗,怎么只有两个弹孔?”
  看着人形靶上眉心和咽喉处的两个弹孔,围观的人忽然都笑不出了。
  转眼间一天课程上完,再回到宿舍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在月咏星,13点才是子夜。
  楚君归打开个人终端,开始申请算力,作为学员的基本福利,每名学员都拥有一定额度,可以免费使用学院主脑的算力。等了几分钟,算力批复就下来了。一般这个时候,学员要用个人便携终端与主脑连接,并提交计算请求,就可以处理自己的课题。
  楚君归却是将手放在信息交互区,转眼之间,海量数据就出现在屏幕上,疯狂滚动。屏幕一角,代表着算力占用程度的虚拟水银柱开始不断攀升,瞬间达到峰值。
  楚君归一动不动,整个人作为一个终端,已经接入网络,引导着运算的全过程,借助参商学院主脑的算力,开始对基础轻武器战斗进行修订。
  那如瀑布般的数据,在楚君归大脑中被还原成一个个持枪动作,不断调整下,渐渐固定,从模糊到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午夜钟声响起,同时楚君归眼前闪过一片红色。视界中所有数字都变成红色,凝固在那里。
  午夜钟声自是模拟,是楚君归在意识中设置以提醒时间的。而红色凝固数字,则意味着使用学院主脑的计算已经停止。
  在屏幕中央,跳动着醒目的提示:
  您的余额已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