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38章 重击和重启

第38章 重击和重启


  考核结束的第二天,三年级战术步兵的专业课上,老教授正在讲《化学能枪械的基本设计原理》。
  参商学院一二年设置的大多是通用课程,以及具体武器装具的实操,到了三年级,就会根据各个学科专业,开设不同的专业理论课。比如战术步兵,按照学院要求,到毕业时都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单兵武器或是护具的设计师。
  这一方面是为了培养更高端的战斗人才,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学员们在退役后能够拥有一技之长。在星盗肆虐的今天,军工产业就是新郑的支柱产业。
  不过老教授的野心似乎还不仅限于课本。他面前的光屏上出现成片的复杂公式,然后圈出其中重点几条,说:“我希望你们记住,一把真正的好枪就像是人自身肢体的延伸。我们人类是有缺点的,枪也如此。因此设计,就是一门关于取舍的艺术,也是哲学。比如,射速和精度,就是一对永远也不可能调合的矛盾……”
  下面有人小声说了一句:“狙杀机神楚君归……”
  “这位同学,请你出去。”老教授面无表情,指着教室门口。
  那名学员明显是个刺头,嬉皮笑脸的出了教室,临走时还做了个鬼脸。教室内再也压不住声音,不少人小声议论:
  “他又有新外号了?”
  “快突破100个了吧?”
  “是啊,都是些什么狙机神,狙神机,神狙机,机机机……笑死了!”
  “这个新外号听着还不错。”
  “我觉得还是不如snipermachine贴切。”
  “这里是天朝地界,联邦吹滚出去。”
  “话说,这家伙不是应该先送去切片吗?”
  “人家是天生基因强大的典范,正合天朝倡导,你当是我们这些基因发育不良的废材吗?”
  一个学员愤愤地一拍桌子,“这次考核要不是他,我们早就过了!现在可好,成绩全被53班的超了。我们可是倒在冲锋的路上,凭什么那帮只会苟活的家伙分数还比我们高?”
  这时一个女生抬头,说:“规则如此,别报怨了。我倒是觉得,狙杀机神的出现,说不定是件好事。”
  “我们全班考核失败,还是好事?喂,你不要看着人家好看,就睁眼说瞎话啊!”
  女生也非良善,一光屏将说怪话的男生拍到课桌底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说:“你们想想,我们54班原本成绩在战术步兵中也算靠后的。学院要淘汰一批学员,我们是首当其冲。但现在不同了,在楚君归面前,只要是战术步兵,不管排名高低,全都是菜!只要他一视同仁,我们就和其他班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相当于多了一次机会。”
  有人顿悟:“对啊,反正大家都不及格!”
  接下来自然有人提问:“怎么才能让他一视同仁?”
  女生向旁边一指:“这个班长最有发言权。”
  一群人凑到班长身边,班长叹了口气,有些沉重地说:“说起来这事也是怪我,若不是我当时话太多,我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事实上,在最后关键一刻,我那一声大吼还是震慑住了楚君归。只是没有先说重点,才导致他失手走火。看他当时表情,应该也是非常后悔的。”
  “重点是什么?”有人直接打断。大家都是一个班的,谁不清楚班长的德性?
  “一万买命。”看来班长还是汲取了一点教训。
  众人恍然大悟,开始讨论。
  班长咳了几声,抢过话头,说:“这件事十分复杂,事关我们能否继续学业的大计,必须谨慎对待。所以,我就再说两句……”
  女生一把捂住班长的嘴,把他推到后面,然后道:“好了,班长说完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
  “送贿赂?”
  女生还是干练,说:“要送,但不是贿赂,是保证金。”
  “保证金?”
  “就是买他保证对其他战术步兵时不放水!”
  众人顿悟,大赞。
  女生提高了声音,说:“其他班肯定会想要贿赂他,所以我们必须下血本!我提议,集资!”
  一片叫好。
  讲台上,老教授已经气得脸色铁青,光屏都快敲烂了。最后他忍无可忍,调高音量,咆哮道:“都给我滚!”
  呼啦一声,教室内转眼间空无一人。
  参商学院后勤三部,坐落于一栋占地数万平方米,高十八层的巨大建筑内。整个参商学院校内各项后勤物流,奖励补给,全都归这里管辖。楚君归此刻正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内,耐心地和一个工作人员讨论自己的战绩和奖金发放问题。
  柜台后,是个已届中年的男人,头顶泛油,嘴角下垂,脸色冷硬如铁。他用一双挂着重重眼袋的眼睛看着楚君归,有种行星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泰然。
  光看气势,就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场大战。
  楚君归拿着长长的战绩单,一脸疑惑,说:“54班明明全员阵亡,为什么不算是全歼?全歼还要额外加算10%的奖励吧!”
  中年柜员男指着其中一个名字,说:“这个战果不归属于你,当然不是全歼。”
  楚君归调出那个名字后的资料和影像,想起是最后被电翻的战斗组长。
  “这个战斗组长明明就是被我干掉的,怎么不属于我?”
  中年柜员男调出最后影像,定格在战斗组长拍楚君归肩头的一幕,说:“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击晕他的电力来自于电击弹。而这颗电击弹是他同班同学射出的,并不来源于你,因此这个战果应该算在那位同学头上。所以他阵亡第一原因,是自残;第二原因,是误伤。”
  中年柜员男用死鱼般的眼珠看着楚君归,一成不变的声音和头顶油光一起,构成威力巨大的混合精神冲击,哪怕实验体都有些招架不住。
  楚君归感觉自己好几个功能组件都要出bug了,信息在神经中传输的速度也降了两个台阶。
  他仍然试图保持耐心和理智,温和地说:“这个人真是我干掉的。”
  “真不是。”
  “真的是。”
  “真不是。”
  ……
  拉锯几次,楚君归感觉有必要对自己的语言功能模块进行一次自检,好像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
  楚君归强行压下开始紊乱的情绪数据,说:“好!就算他不是我干掉的……”
  “不是就算,他本来就不是你的战果。”中年柜员男继续展示特有的顽固。
  楚君归认命地不再纠缠,跳到下一个问题,指着扣款一项,问:“额外弹药超支是什么意思?”
  “消耗弹药超标。”
  “是我还是整个蓝军班?”
  “就是你。”
  楚君归指着自己,再次感觉到语言功能模块出现故障,组织语言的能力大为降低。他强自镇定,就差重启了。
  “我干掉96个目标……”
  “95个。”
  “好好……”楚君归又一次处在重启边缘,勉强从一堆杂乱数据中挑选还符合逻辑的字段,“就算是95个,我一共才用了147发电击弹,多吗?”
  “首先,按照统计,你消耗弹药是149发,不是147发。”
  “肯定是147发!”楚君归的记忆不会有错。
  “149,我是不会出错的。”
  “好好,149,你继续说。”
  中年柜员男又胜一场,却不见胜利喜悦,继续穷追猛打,说:“所以说,你消耗的弹药远远超过平均值。我觉得有必要扣除额外的弹药费用,以偏离数量,按每发50元的标准扣除。”
  “其他机枪手的平均值是多少?”楚君归有点心虚,他毕竟用电击弹挖过地鼠,弹药消耗有点大。
  “22发。”柜员男看来早有准备。
  楚君归决定重启。
  离开后勤三部大楼的时候,身份芯片传来一个提示,显示帐户到帐现金5317元。
  具体奖金多少,细分如何,楚君归已经不再去想了,反正总比最初的1500多不少。
  知足常乐,这是他刚刚学会的词汇。
  不过他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其他蓝军机枪手耗费的弹药会那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