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40章 有梦想的水生生物

第40章 有梦想的水生生物


  人生总要有梦想的,没有梦想的人,就和母星被氯化钠浸透并去除水分的水产生物没什么区别。
  楚君归印象中,好像在哪段资料中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当时觉得很有道理。
  能够把两样本来毫无关系的事物比如说梦想这种人类心理活动,以及根本没有心理活动的水生生物硬拉到一起,就变成了哲理。
  至少楚君归看到的很多哲理,都是这样的。
  但他也看到另一句回复:
  就算有了梦想,也不过是一条有梦想的盐渍脱水水生生物。
  楚君归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方玉现阶段某个梦想的一部分,虽然他也能在水中自由生存,但还是下决心和水生生物划清界线。
  这和生物学无关,而单纯是一种精神层面或者说哲学层面的选择。
  经过大量人文社科和历史资料的匹配比对以及严谨的数理分析,楚君归发现,在天朝民间寓言中,和盐渍脱水水生生物联系到一起的人,往往都在经济层面上出现了严重问题。
  很多人都处在短期现金流不够覆盖利息支出,长期预期收入又变数极大,基本可以视同为零的状态。
  他们或许只能靠甩卖资产,比如说时间、自由或者多余的生体组织;又或者靠资产重组,比如构建以资产注入为目的的婚姻,或者持续的婚前状态。当然也有依靠短暂的婚前状态,比如一天或几个小时取得资产的例子,并且还不少。
  如果以上两种改变命运的途径都不存在,那么带着水生生物标签的人们就倾向于打破现有的秩序。据某些学者说,星盗都是这么来的。不过各国政府都反对这一说法,至少不承认星盗来自本国。
  楚君归现在吸收了不少社科人文资料,对于货币这种神奇的东西已经有了清晰且完整的认识。他不光明白什么是现金,还知道现金有很多种,也有很多形式。有可兑换的,也有不可兑换的。
  货币的衍生概念也明白了不少。比如说,本金、利息,当期、远期、掉期,至于用于计算各种合约价值的复杂数学工具模型,更不在楚君归话下。
  他甚至了解了一些罕见的货币补偿方式,比如说,肉偿。
  母星历史上,就曾有一家食品企业小鸟农业,因为无力偿债而提出以火腿抵债,因为火腿确实美味且是限量版包装--并且声明永远不会再出同款--而被许多债权人接受。当然后来又出了限量版2.0,3.0……那是后话。
  后来小鸟农业被深空食品收购,这段历史就渐渐沉浸在海量的历史资料中。楚君归其实本不知道这段历史,只是肉偿这个词看得多了,就顺手搜索了一下起源。
  楚君归感觉自己现在的财务状态,就是一条已经浸泡在饱和氯化钠溶液中,尚未进行恒星能脱水的水生脊椎生物。
  他不想这样。
  站在前往教室的地铁上,楚君归进行了许多关于人生的深层次思考,然后重新更新了预警模块。
  危险不仅仅来自于肉体或是精神方面的伤害,同样来自于贫穷。没钱的话,受到的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至此,试验体对于人类生活的感悟,终于进入新的阶段。
  就在这时,楚君归手腕光屏上出现一个面容严肃刻板的女人,她用一成不变的声音说:“我是后勤一部的胡中校。我刚刚看过你最近的表现,感觉有必要和你谈谈。我会在你的教学楼等你。”
  片刻后,楚君归被带到教学楼内一间僻静的房间,里面陈设简单质朴,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
  胡中校看上去三十多岁,并没有穿军服,而是穿着一身干练简洁的职业套装。通体的深灰色就和她的神情一样枯燥无趣。
  她高而干瘦,手也比正常人大些,骨节分明。看到楚君归,她丝毫没有其他女生常有的眼睛一亮,依旧面无表情,目光锐利,用审视货物的目光审视着楚君归。
  “坐。”她指了指椅子。
  楚君归与她隔桌而坐。
  胡中校打开便携终端,在光屏上点了几下,调出楚君归的资料,再确认了一遍,然后说:“你最近一次考核上的表现,让我印象深刻。”
  说话的时候,她嘴角更为下垂,很是奇怪。
  楚君归很想回一句“后勤部的表现也让我印象深刻”,不过刚刚学习了不少经济学知识的他,已经明白了要对给钱的人态度好点这个道理。
  “你用149发子弹干掉了95个目标,简洁、高效、节约。”
  楚君归又忍住了纠正数字错误的冲动。
  “另外,你现在的负债状况不容乐观。而且据我们调查,你爷爷目前有许多慢性病。这些病完全可以通过基因疗法治愈,只不过费用非常昂贵。”
  “有多贵?”
  “你付不起的贵。”
  楚君归明智地不再问具体数字。
  女人的声音如恶魔的呢喃,不断在他耳边回响:“所以,你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我可以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
  楚君归立刻挺直身体。
  “学院现在需要淘汰一批学员,而你就是执行这一任务的最好人选。我会给你一份长期合同,你需要做的,就是以蓝军身份参加我们指定的考核,并且尽可能多的淘汰掉考核者。只要你能完成规定的淘汰率,那么就可以得到额外的奖励。”
  “什么奖励?”
  “无限弹药。”
  试验体一下就激动了。
  “这是这一期你需要参加的考核任务列表,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中年女人将光屏递了过来。
  密密麻麻的项目让楚君归看得一怔。几乎一天一场考核,有时候甚至一天要参加两场,而且考核的都是战术步兵。这是要将战术步兵都踢出局的节奏?
  但不管怎么说,楚君归本来就在担心项目会不够多,现在又有额外的无限弹药奖励,哪有不签的道理?要知道上个项目,光是弹药费就扣了他一多半的奖金。
  楚君归直接在列表上签字。
  看到他如此听话,女中校脸色总算稍微和缓了些,说:“以后你就会知道,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在某些难度过高的考核,我会给你提供一些稀有的装备。当然,这些装备都要付钱,你可以选择买或者租。我个人的建议,买。”
  “都有哪些装备?”
  “等任务正式开始,你自然会知道。”中校将合同归档,收起光屏,起身和楚君归握了握手,说:“还有,记得给自己取个响亮的行动代号。”
  这个要求却是把楚君归难住了。他那严谨慎密且高速的数据处理和逻辑分析能力,在取名这件事上好像都不怎么好用。
  训练场之狼?
  虹彩之狼?
  诸色之狼?
  XX之狼?
  好像总觉得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