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48章 不一样的过程

第48章 不一样的过程


  楚君归连续重启几次,战场扫描仪投影都无法正常工作,投射出的就是一堆堆杂乱线条。眼见扫描仪机体外壳越来越热,楚君归不得不把它关闭。
  作为试验体,楚君归充分感知到了那片电磁爆炸的恐怖威力,要不是他基本都是生物组织,光是这一发干扰弹就能让他当场瘫痪。估计战场上其他人的扫描仪都已当场烧毁。
  失去侦察手段,就只能硬碰硬的战斗了。楚君归当然不会畏惧战车战,于是搬开垫脚的石块,跳上战车,带领着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辅助战车冲向战场。
  刚刚绕过战场中央的低丘,楚君归就迎头撞上了敌方一支战车部队,瞬间混战在一处。对手的想法和楚君归一样,都是想要先消灭对方的装甲机动力量,然后再支援本方战术步兵抢占高地上的关键建筑。
  战车混战一向是楚君归的强项,编译度超过30%的战车战术,不光有完整的主战战车单车战术,还增加了部分与其它战车或辅助车辆配合的内容。在加载位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楚君归就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专门研究怎么拿其它车辆当掩体和盾牌的部分。
  战斗一开始,楚君归就连续开火,迅速击毁了对方三辆主战战车。
  过程似乎和以往考核没有什么不同,但楚君归就是觉得哪里不对。他想了想,放过从准星前开过的一辆战车,冒险打开舱盖,探出了头,向周围扫了一眼。
  这一眼,就将战场上所有目标都标记出来,无论敌我运动轨迹,都尽收眼底。
  战场上,一辆攻方战车正以中规中矩的操作,一炮将一辆蓝军战车打瘫,然后一边前进,一边炮口旋转,似有意似无意地指向楚君归。
  “抓到你了。”战车内,林兮轻声自语,准星指向了楚君归的战车。
  这时楚君归缩回炮塔,驾着战车一个急旋,就绕到了已方一辆战车之后。
  “嗯?”林兮刚想开炮,就发现准星里换成了另一辆蓝军战车。
  一如既往的阴险、狡猾和无耻!林兮得出了结论,她用力砸下开火开关,一炮将楚君归的掩体击毁。
  楚君归头脑中正在分析刚刚看到了战场全景,并且将几辆异动的战车都标注出来。虽然战场扫描仪已经不能用了,但是他的双眼就相当于微型的扫描仪。
  激战仍在继续,一辆辆战车不断损毁。哪怕是被击毁的战车,也依旧在战场上发挥着作用。它们是天生的障碍物,把战场变得无比复杂。
  在真正的战场上,战车损毁后就是天然掩体,参商学院考核力求贴近实战,因此也不会中途撤走被击毁的战车。
  此刻所有通讯全都被干扰压制,无论哪一方都得孤军奋战。但装甲步兵是成班来的,相互间配合已久,因此在混战中应该占据优势。
  楚君归又是一炮,将一辆反坦克歼击车送出局,眼前突然冲出一辆战车,车顶竟是醒目的猩红标记!
  红名战车?楚君归立刻警惕。
  在激烈战斗中,楚君归的被动模块会自动分析所有收集到的资讯,同时根据对自身威胁程度大小添加标记。随着收集资讯的完善,标记也会越来越准确。这辆红名战车,就是系统根据过往战绩以及它的战术动作,判断为有击毁楚君归可能的对手。
  在33号训练场战斗至今,楚君归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黄名对手,更不用说红名了。在这辆战车之后,又有两辆战车呼啸而过,赫然都顶着黄名,而且黄色程度还在不断加深,有向红色转移的趋势。
  一场考核而已,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厉害家伙?
  “他们这是想要让我业绩不合格,丢掉这份工作啊!”楚君归刹那间掌握到了真相。
  这种要与命运抗争的感觉,瞬间让少年充满了斗志。他一脚加速,战车如离弦之箭,往前一冲,紧紧咬上了一辆黄名战车的屁股。
  那辆战车并没有觉察到危险,还在以不变的速度向前行进。楚君归突然有种奇怪感觉,这辆战车实在是太大意了,连个战术机动都不做。这样的诱饵,未免太明显了吧?而且,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对付诱饵的?
  楚君归的战车突然加速,然后一个急转,一侧履带就压上了一块石头,顿时车身一侧高高扬起,几乎侧立前进。
  在转弯之前,楚君归就是一炮轰出,轰在前方战车侧方。
  与此同时,一发炮火呼啸而来,贴着楚君归战车底盘掠过,也轰在前方战车车尾。要不是楚君归将战车扬起,这一炮就是打在他的战车上。
  那辆红名战车不知何时绕到了楚君归的身后,打出了极为阴险的一炮,没想到还是被躲过。
  “阴险!”楚君归出了一身冷汗。刚刚要不是感觉不对,来了一个楚氏战车规避动作,搞不好自己的第一次就交待在这里了。
  战车庞大的车体回位,重重拍在地上,然后一个急转,在地面飘移了一小段,绕过前方被击毁的黄名战车,倏忽远去。
  后方战车中,林兮哼了一声,从黄名战车右侧绕过,疾追下去。路上似是为了泄愤,她连发数炮,将好几辆蓝军车辆打成了障碍物。现在她终于不再掩饰,死盯楚君归,衔尾疾追。
  楚君归忽然感觉战场上活动的战车似乎越来越少了,百忙之中调出战场数据,视野中蓝军战车代号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变暗。
  “不妙。”楚君归心中一动,一脚急刹,整个战车横向飘移,扬起大片烟尘,然后撞上了一辆被击毁的战车,并排停下。
  战车就此不动,因为相邻战车的激光柱离得极近,乍一看去,还以为楚君归的战车也被击毁。
  楚君归刚刚停好,红名战车就从面前呼啸而过,他立刻就是一炮!
  然而红名战车如有神助,骤然又是一个急转向,楚君归从击发,到机械运动,再到炮弹出膛这短短时间,居然就打偏了。
  “阴险!!”战车内,林兮开始咬牙。她没想到对手居然还会装死。
  她拿出一副护目镜戴上,开启扫描模式。在她视野中,一切目标均被追踪标记,再也无人能够在她面前装死。而且哪怕有危险目标绕到了视野死角,也能根据它最后一刻的各种数据,继续追踪标记一段时间。
  似是为了泄愤,她又干掉了几辆蓝军战车,每车平均赏赐五炮。
  转眼之间,战场上就只剩下寥寥战车还在彼此追逐厮杀。攻守双方上百辆各种类型的战车都已变成了战场垃圾。
  一名装甲步兵实在气闷,冒着危险打开舱盖,探出半个身体。像他一样的学员越来越多。现在通讯彻底中断,闷在战车里的感觉就像旧时代手机没网还被关小黑屋,实在无法忍受。
  于是一个个脑袋如雨后在蘑菇,从战车里冒出来,四下张望。
  战场中央,两辆战车有如幽灵般,神出鬼没,却偏偏不离彼此,缠绕厮杀,距离近得有时甚至都会擦到一起。哪怕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们都能抓到机会锁定开炮,也总有办法闪避炮击。甚至两辆战车借助地形和周围障碍物,能够做出侧移、跳跃、滑飞等等不可思议的机动。重型战车在他们手上,都玩出了全地形车的感觉。
  另一辆战车则在外围打转,想要加入战团,却总是找不到机会。
  一些人忽然发现,存活的竟不止三辆,在战场边缘,一辆炮车忽然动了,一点一点向战场边缘蠕动,显然在祈祷没人能够看到他。
  忽然铿锵声起,双方的战斗机甲和乘车步兵闪亮登场,没人理会中间还在厮杀的战车,直接向山顶的关键建筑扑去。
  无论攻方还是蓝军的装甲步兵见了,都是双眼通红,一通粗口。
  这可是33号训练场,主力杀得两败俱伤,然后让一群辅助捡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