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71章 冬狩

第71章 冬狩


  距离真正的冬狩还有三天时间,返回营地后,楚君归就打开冬狩任务说明,开始细读。读着读着,他脸色越来越严肃。
  冬狩和初猎最大的区别,就是冬狩不再是演习,而是真正的战斗。
  盛唐的冬狩,有独特规则。
  每支冬狩部队规模大约在百人左右,会由一名或几名王朝重臣子弟,大家族的年轻一代,或是几大顶级军事学院的领军人物率领,以王朝划拨的军费购买装备,对部队进行武装。
  冬狩的目标不一,有时会是一个小规模星盗基地,有时是叛军活跃的区域,甚至有直接攻击英萨或共同体基地的先例。
  冬狩不是演习,敌人也都是真正的敌人,因此所谓的死亡指标也就失去了意义。为了加强备战,也允许各位参战者以自己的钱购买一些额外的装备。
  如果说初猎是对王朝各属国学校学员的一次检阅考核,那么不为人知的冬狩则是王朝上层社会年轻一代的竞技场。只不过这种竞技更加的直接,也更加的残酷。
  看过冬狩规则,楚君归就明白了这不仅仅是一场小规模的行星表面战,必要时也会增加空战甚至太空战的部分。
  终于要开始真正的战争了。
  虽然在参商学院里,也会有针对星盗的打击行动,但那基本会在学院最后一年才会布置,行动目标和烈度也会严格控制,用以检验学员们的实战素质,危险程度和冬狩不可同日而语。
  此次参商学院有资格参加冬狩的学员中,将由秦奕带队,学员中则是苏雪、李斌、黑丫等熟人。阿琛和方玉这两个首富和二富却没能入选。
  既然是实战,王朝自然不会坐视这些年轻一代的优秀种子无畏送死,因此选择的人员都是精挑细选,并且还会配备一定数量的老将和经验丰富的战士,以作为在意外情况下的保险。
  只是战场上时时刻刻都会有意外发生,再怎么防范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历年来,几乎每次冬狩都会出现意外伤亡,核心子弟折损的案例屡见不鲜。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王朝上层社会是以鲜血为代价,磨砺着自己年轻一代的继承人。
  看过冬狩的介绍,楚君归依旧平静,试验体是不会有恐惧或是轻敌这种无用情绪的,而少年特有的是热血,在试验体看来属于正面因素居多的特质。
  三天的准备期,其实也没什么好做的,楚君归需要的是算力而不是日常训练。
  看完资料后,营房门被推开,黑丫溜了进来。
  楚君归和这个全身充满活力的野性少女其实接触不多,最亲密的接触不过是用重机枪给她后脑来了那么一下。不过少女的综合战力确实相当突出,否则也不会把首富和二富给挤出名单了。
  她进门之后四下看看,摇头道:“什么嘛!跟我那间一模一样,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特殊待遇呢!”
  “现在不是已经很特殊了吗?”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楚君归已经很满足了。更大的空间,他不知道有什么意义。而且更大的空间往往意味着更高昂的租金。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参加大演的人都会有一笔基本的奖励,然后根据具体战绩再发放额外的战绩奖励。这些都可以折算成钱,也可以用来兑换一些王朝才会有的高级装备。”
  “可以换钱?”楚君归顿时有了精神。
  “战绩可以按1:100的比例兑换,就是一个战绩点可以兑换100元。你不知道?”
  “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楚君归迅速查了一下自己名下的战绩,整整4000!他这才明白,阿琛为什么要提醒他注意吃相了。
  此刻的楚君归,有种天降横财的幸福。
  黑丫看到他的样子,噗嗤一笑,说:“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去军需处,就可以查有什么可以兑换的。对了,你当时受伤了,需要去医疗舱治疗,所以才没有得到通知。这两天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去军需处转转。另外,我刚弄到一样好东西,也给你准备了一份。”
  黑丫推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只有手掌大小。
  “这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按这里。”黑丫指了指盒盖上的一个区域。
  楚君归伸手一按,那里突然弹出一根细针,刺入他的食指。
  楚君归还没决定是不是要表现出疼痛的样子,细针已经收回去了。他赶紧哼了一声,表示很疼。
  黑丫哈哈大笑,说:“你有些迟钝啊!”
  楚君归收了手,看到自己一滴血留在盒盖上,已经被下方的吸附组织吸收。随后盒盖上亮起一道绿色指示条,自动弹开。
  盒盖内,是一枚只有米粒大小的银色颗粒,以及一根手指粗细的自动注射器。
  “这是?”
  “盛唐全新一代的个人芯片系统。在一定距离内可以与指定对象自由交流,而无需通过任何通讯系统。除此之外,听说还有很多很神奇的功能。”
  楚君归并没有收,说:“这一定很贵。”
  “我们有折扣,而且如果不是你,我也拿不到这么多的战绩。所以我要谢谢你。我不像方玉那么有钱,心意只能表示到这个程度了。”
  黑丫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情绪也显得失落和不安。
  逻辑判断基于众多小说的数据,提醒楚君归,这个时候应该收下礼物,然后以后再找机会回馈。
  “我收下了,谢谢你。”
  黑丫啊的一声,有些小慌乱,说:“没,没什么了。我只是觉得接下来的战斗会,会有些难。所以沟通途径很重要。”
  “我知道。”
  “那,我就走了!你记得换芯片!”少女几乎是冲出营房,就像一阵风。
  楚君归看着面前的芯片盒,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那个产自一百多年前的身份芯片确实有些老了,有必要换个更新的。至于回礼,他现在也有足够的钱。
  楚君归拿起自动注射器,将银色颗粒植入,并按照说明书上的方式,摸到后颈处一小块有些特别的肌体,将自动注射器对准,然后按下。
  自动注射器前端弹出三道小抓钩,固定位置,然后一根针头弹出,闪电般在楚君归身上刺了一下。楚君归感觉到一阵麻木,一小块区域就失去了知觉。注射器再伸出一根多功能手术臂,切开皮肉,探进去抓住身份芯片,将旧的芯片拉了出来,同时植入新的芯片。
  全新芯片并不像老式芯片那样有单独的接口,它本身就依附在颈椎上预设的标准接口上。
  完成操作,自动注射器就退了出去,退出同时注射加速愈合的药剂,最后给伤口封上了生物胶。
  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
  楚君归原本的身份芯片有大约指甲盖大小,而功能比体积要落后得更多。他随手一揉,把旧芯片销毁。
  在意识中,楚君归下达了开启新芯片的指令。
  一阵悦耳的音乐过后,楚君归视野中出现了醒目的深空能源标志。
  “深空能源,您在宇宙任何角落都可以依靠的伙伴!万千星域,只有我们,会与您相伴到最后。”
  楚君归愕然。
  接下来画面一变,一架优美的私人战机划过星空,驶向远方的恒星。
  “理想只在星空深处:心之舟星河旅行。”
  楚君归木然。
  画面再一变……
  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三分钟的倒计时,外加一行小小的提示:
  点击会员去除每日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