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87章 不平静的休憩

第87章 不平静的休憩


  抵达预定阵地后,小队即刻分散,少数队员担任警戒,其余人则抓紧时间挖掘防御阵地。
  重伤员被暂时集中在阵地中央,楚君归则抱着机枪,在内侧休息。自开战以来,他一刻都没有休息过,全程战斗。
  虽然试验体应该没有精神疲劳的说法,不过楚君归还是感觉到一丝疲累。他靠坐在弹药箱上,闭上了眼睛。
  刚想休息一会,黑丫拖着一条腿走了过来,在楚君归身边坐下,递过来一个自加热餐盒,说:“吃点东西吧。”
  餐盒里是一整块油膏状的食物,加热之后倒是香气扑鼻。这是配发给每个冬狩队员的随身军粮,属于特种部队才会有的待遇。
  餐盒里的食物不过两指厚,一掌大,经过特殊程序加工制造,热量高得丧心病狂。哪怕是剧烈战斗,一天两盒也足够支持。不过这东西实用是实用,味道却如深空食品的早餐机一样,永恒不变。
  “你呢?”
  看楚君归没有动,黑丫手又往前送了送,说:“我现在完全吃不下。给你吧,等我想吃的时候,可能轨道飞船已经来了。”
  楚君归没有推辞。他接过餐盒,按下边缘处一个开关,将盒边升高一截,然后倒入清水,用力搅拌,将行军餐变成一碗浓汤,再用吸管穿过面甲上的接口,将汤几口喝光。
  这是在不可呼吸大气的星球上吃饭的标准方法,也正因如此,行军餐才更加被痛恨。
  楚君归还是第一次吃天朝特种部队专供的行军餐,仍然会觉得美味,特别是极高的热量,受到身体的极大欢迎,并且引起十分的舒适。
  背着上百公斤的弹药,端着四五十公斤的多管机枪,都是需要体力的。
  看着楚君归吃完,黑丫露出甜甜笑容,问:“你的手还痛吗?”
  楚君归抬起右手看了看,表面的生物胶早已凝固,并且还覆盖了一层硬化胶,起到装甲和保护的作用,虽然形成的胶块强度远不及参宿战甲。
  在生物胶下,伤口表面已经愈合,下层的肌体组织正在加速生长,被子弹挤过擦伤的两根掌骨上已经开始覆盖新的骨质。而神经系统按照原有的分布正在延伸。
  “不痛了。”
  回答时,楚君归忽然感觉到有些目光好像在注视着这边,他转头一望,就看到林兮迅速转头,望向远方。
  楚君归觉得她的举动似乎有些不自然,但那又怎样?这些事也不是他应该管的。于是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没事就好,我还担心你的手会不会留下什么问题。”
  “不会的。目前骨骼修补良好,肌体和神经都在生长,最后才会补充脂肪……呃!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战术欺骗及时打断了楚君归充满试验体风格的精准回答,并且补充了一个可以扭转少女注意力的问题。
  “啊!我……我……”黑丫变得有些手足无措,最后沮丧地说:“我这次的表现是不是很糟糕?”
  “你杀过人吗?”
  “这次战斗……是第一次。”
  “我以前也没杀过。所以紧张是很正常,也是必然的。这不怪你,要怪的话,应该怪这场战争。”楚君归一本正经地说着台词。
  黑丫看上去心情好了些,说:“可是我还是拖累了大家。”
  “下一次你就会适应了,会表现得很好的。”
  黑丫脸上似乎有了光芒,带着希冀问:“下一次?下一次我们还会一起战斗吗?”
  “当然。”楚君归微笑着说。
  “我一定会努力的!”
  两个人在阵地中央闲聊着,许多战士偶尔会向这边望上一眼,露出会心的微笑。楚君归已经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整个队伍很大程度上就因为他才活下来的。英雄的体力不能用在挖掘工事上。
  而黑丫,本质上说是个很活泼单纯的女孩,容貌细看的话也很漂亮。她毕竟第一次上战场就遇到了如此惨烈的战斗,许多人第一次战斗的表现也不比她好多少。
  能够参加冬狩的大多是年轻人,像大汉那种明确表达出地域歧视的毕竟是少数。而就算是大汉,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在生死时刻,仍是选择牺牲自己救下了黑丫。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此情此景。
  远处,四号冷笑:“还想有下次?回去就让学院开除了你!”
  林兮走在前方,神色漠然,视察着各处阵地的修建情况。
  见林兮没有反应,四号又说:“要不,我直接给她个警告?”
  林兮这一次终于有了反应,说:“警告她什么?不要多事。”
  警告她什么呢?这是个问题。四号开始思索。
  但这显然不是她的强项,她觉得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拎着黑丫去挖工事。不过她再一想,黑丫是断了腿的,让一个断腿的女孩子去挖工事,似乎不怎么人道。
  不过她再多想一层,眼睛就是一亮,大步来到楚君归面前,在他腿上踢了一脚,说:“吃饱了的话,就起来挖工事!”
  “好。”楚君归起身,拿起工具,跟着四号走了。
  他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干活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其他小队成员都面面相觑,不明白楚君归究竟在哪里得罪了四号。而四号是林兮的贴身护卫,得罪四号的根源,很有可能是得罪了林兮。
  可是所有人明明看到,楚君归刚刚以一只手为代价救了林兮,怎么转眼之间关系就变成这样了?
  有些心思活络的,比如说秦奕,就看看黑丫,再看看林兮,再看看黑丫,若有所思,一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
  他正在装深沉,屁股上忽然挨了重重一脚。这一脚力道可不轻,直接把他从地上踢了起来,完全不像四号踢楚君归那样狠狠出脚,轻轻落肉。
  “唉哟!”秦奕一声惨叫,飞上半空。好在他身手不弱,腰身一挺稳稳落地,回头一看,见孟江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顿时气势立泄,叫了声:“头儿。”
  “去挖战壕。”
  “啊,为什么……好,我这就去。”秦奕知道,孟江湖的命令从来不容违背。
  两人拿着工具,来到阵地外缘,一起挖掘。
  孟江湖忽然说:“好好干你的话,别东看西看,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孟江湖的声音很轻,轻得只有两个人能听到。
  秦奕大吃一惊,道:“我明白了。不过,头儿,你怎么连这个都懂了?如果真是这样,你自己的事怎么搞成那样……”
  “向前再挖五十米!不许停!”孟江湖打断了秦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