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88章 就问你怕不怕

第88章 就问你怕不怕


  防御阵地很快成形,一些队员开始在阵地北方铺设大量的亮银色薄板。这些金属薄板对大部分雷达或扫描信号有极高的反射率,同时也能反射日光,当面积大到一定程度时,在低轨上也能清晰看到。
  阵地南方,终于出现了水线般的人潮,武装分子还是追了过来。不过据空中侦察机送回的图像,能够追来的人并不多,也就几千上下。
  在寒冷夜晚,许多平民没有合适装备,离开家中过久,只会活活冻死。另外他们也没有足够体力一口气跑上二十公里。城里那些处于狂热状态下的市民,往往在号叫和冲刺中消耗了太多体力,基本上追个两三公里后就跑不动了,再往后就不剩什么人了。
  最终愿意出城的十不存一,也就是冬狩小队眼前的这些,当然,看上去数量也不少。
  楚君归已经回归了阵地,面前架好了两挺重机枪。左右各有一个四人战斗小组,负责为他扫清冲到近处的威胁。而位于最后方则是黑丫,她担负的是反敌方狙击手的职责。
  整个小队严阵以待,看着对面人潮慢慢接近。
  秦奕忽然说了一句:“那些家伙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或许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黑丫说。
  “就算开始时不知道,看我们用的武器装备,难道心里还没点数吗?”一名战士愤愤不平。
  “看这些人的样子,也许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我们手上的装备吧。”
  “说不定在他们眼中,我们才是叛乱分子。而他们是在替王朝抓捕通缉犯?”
  “真有可能。”
  这时四号冷冰冰地说:“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次的事必然会追究到底。这个城市里的所有官员,都等着在牢里过一辈子吧。”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有人咬牙。
  “死太痛快了,而牢里的生活更精彩。你们要是有兴趣,等这仗打完了,我带你们去黑狱里看看。”四号说。
  敌人推进的速度并不快,靠两条腿追到这里,已经相当了不起了,没有筋疲力尽的只是少数。
  此刻敌人相距还在千米之外,所以冬狩小队战士还能轻松地聊天。只要对手没有重炮,就不难对付。
  只有楚君归在认真瞄准,然后,扣下扳机……
  电磁子弹拖曳着长长的淡蓝尾迹,打进人群中,如同割草般收割着生命。一下子,武装分子的部队陷入混乱之中,最前面的人有的开始冲锋,有的则想要往回跑。
  “火力覆盖!”林兮当机立断。
  一连串的单兵导弹升空,带着烟迹落下,然后在武装分子头顶上炸开,洒下无数细小的钢珠。每枚导弹爆炸,就会带走一片武装分子的性命。
  楚君归再次折服在导弹的威力之下,点杀伤的重机枪与之相比,实在是太过温柔了。
  一波火力覆盖之后,尽管武装分子还有大量兵力,士气却终于崩溃,又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阵地上再次宁静。
  林兮默默地看着自己的终端,片刻后将孟江湖、楚君归、秦奕等几个人召集到一起,说:“这次的袭击,很可能针对的是我们林家,也有可能是针对我这一脉。现在还无从判断下手的究竟是谁,只能说,对手很厉害,资源也绝不亚于我们林家。就算这次失败,他们或许也不会就此罢手。只是将你们牵连进来,我感到很抱歉。”
  秦奕耸耸肩,一言不发,孟江湖则依旧是面无表情,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动容变色。
  只有楚君归听得有些茫然,林兮说的那些词好多都不在他的资料库里。
  四号看得又好气又好笑,用短刀刀尖戳了戳楚君归,问:“喂!你怕不怕?”
  “怕什么?”
  “这件事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就是小姐的人了!而这次想杀小姐的人,说不定也会追杀你。”四号没好气地说。
  “那我要做什么?”
  “保护小姐,保护你自己。”
  “好。”楚君归点头。
  他把这件事加入了任务清单,并且置顶。有任务就有酬劳,以林兮所代表的势力,想必酬劳更加丰富,也不会拖欠他的。听说很多实力不足的小势力,都会有一种叫做账期的坑人措施。实力雄厚的大势力应该不会有这种事吧?
  “你要想好了啊!以后可不是演习,真的会死的。”四号提醒。
  孟江湖面无表情,秦奕捂住了脸,林兮则很想拿点什么塞到四号嘴里去。
  “保护她吗?”楚君归向林兮看了一眼,自然而然地说:“死就死了,有什么问题吗?”
  试验体完成不了测试而被销毁的不知道有多少,楚君归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例外。
  秦奕大赞,悄悄竖起大拇指。
  孟江湖看着他的手,不禁摇了摇头。这家伙就算管住了自己的嘴,看来也管不住自己的手。
  四号则先是愕然,然后神情复杂,最后拍拍楚君归的肩,什么都没有说。
  林兮端坐不动,如同雕像。
  面甲镜面模式下,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楚君归更加茫然,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明白他们的反应为何都是这么奇怪,只好默默收集数据,以便为以后更准确的判断做准备。
  夜晚安静地过去,敌人似乎接受了失败,再也没有出现。
  冬狩小队一点都不敢放松,谁也不知道那个实力强悍得变态的狙击手是不是还会回来。当初他被楚君归一连串的射击轰得飞身而起,却转眼间就又潜回战场,出手反杀林兮。若他真在周围徘徊,那恐怕除了在楚君归左近的人之外,谁都没有幸理。
  阵地中,林兮在掩体里靠墙坐着,静静地等待轨道飞船飞临天顶的那一刻。
  从她的角度,能够看到楚君归正怀抱机枪,坐在一堆弹药箱上。整个阵地中,此刻他就是最突出醒目的目标。
  谁都知道楚君归为什么会坐在那里。
  或许整个小队中,只有楚君归能够和那名狙击手正面对决。其他人这样做了,一定会被狙杀,但楚君归不会,至少他认为自己不会。所以楚君归让自己成为目标,以吸引对手的注意力。
  而这个位置又离林兮足够的近,有什么意外,他也能足够快地反应,就像替林兮拦下那一发子弹一样。
  可是,要有多疯狂,才敢这样直面一位顶级的狙杀专家?楚君归就一定有把握,能够从对手的狙杀中逃生?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惑,只是在现在的环境下,谁都没有问出来。他们很清楚,自己没办法替楚君归分担什么,更不想和楚君归互换角色。一旦被那身份不明的狙击手盯上,多半会变成尸体。
  生死之间,真能无畏直面的,终究没有几人。
  慢慢的,天终于亮了,一缕阳光照耀在反射板上,激起耀眼反光。
  楚君归松了口气,任务要保护的目标还活着,也就意味着酬劳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