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99章 心理阴影

第99章 心理阴影


  等到时钟指向午夜两点,无论林兮四号还是李若白都感到了疲倦。四号的房子墙壁只修了一半,而林兮和李若白才把地基弄好。
  此时此刻,唯一能住人的就只有楚君归那间小屋。
  楚君归此时已经布置完陷阱,正在重重陷阱中开挖单兵掩体。等到他挖好了一个新的单兵掩体,从坑里跳出来时,才发现其他三人都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自己。
  “你这是……”林兮问。
  “完善防御工事。”
  林兮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各种陷阱,说:“这还不够完善吗?”
  “总觉得哪里缺了点什么。”楚君归说,试验体总是缺乏安全感。
  他拍拍身上的土,说:“看来今晚多半不会有袭击了,先就这样吧。有问题明天再说。”
  楚君归向林兮挥了挥手,回到屋前,拉开密封门,刷的一下闪了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下一刻,密封门又打开,楚君归站在门口,看看还在原地的林兮,再探头看看她那片空有地基的大宅,明白了什么,于是让开门口,说:“今晚在我这里休息吧,至少可以不用戴头盔。”
  林兮微微一笑,说:“好。”
  她刚刚进门,黑暗中就响起李若白的声音:“我也不想戴头盔。”
  楚君归愕然,这才发现李若白还站在角落里,也没有走。他再看看李若白的基地,发现建造进度还不如林兮。不过试验体对于是否放李若白进屋,本能地似乎有些抵触。
  这时李若白伸手捅了捅四号,说:“你怎么不说话?”
  四号说:“我觉得戴头盔睡挺好的。”
  屋内的林兮一声轻笑,说:“行了,都进来吧,别不好意思了。”
  李若白大喜,立刻挤了进来。四号虽是有些犹豫,但被李若白一拖,也就进了屋。
  楚君归这个房子造得实在太小,四人一人占一个角,也才刚好能坐。
  楚君归把密封门关上,启动供氧站,房间空间不大,氧气含量很快就上升到可以自由呼吸的水平。
  林兮率先将头盔摘下,一个深呼吸,感觉轻松多了。
  四号也摘下了头盔,而李若白则想起一事,说:“我去搬几个椅子进来。”
  片刻之后,李若白就拖了两把椅子进来。有了椅子,确实舒服多了,至少不用坐在地上。不过这么小的房间,还是不可能放床。
  等他第二次搬椅子进来,看到楚君归站在墙边,手中拿着短刀,正从墙上挖了一小块木头下来,涂好密封胶后,又塞了回去。
  “你在干什么?”
  “做射击孔。”
  “这么小的孔,你看得到敌人吗?”李若白深表怀疑。
  “靠感觉就行。”
  李若白当然不信。他总觉得楚君归肯定另有阴谋,但究竟是什么,却是怎么都看不出来。
  做好射击孔,楚君归就坐回自己的位置,闭目养神。他留了一个计算单元负责接收环境信息,就关闭了大部分系统,开始睡觉。
  林兮和四号也都累了,片刻后沉沉睡去。虽然是在陌生星球,不过周围有成堆的陷阱,她们就睡得格外安心。
  李若白也想睡,但是怎么坐都不舒服,一会动一下,再过一会又得动一下,到后来实在睡不着,索性放空自己,盯着楚君归看。
  看了一会,他就渐渐觉得有些奇怪。
  四号和林兮多少总会动一动,换换姿势,可是楚君归从头到尾都没动过,就像一个雕像。
  李若白顿时有了兴趣。修炼功法特别讲究体位,像楚君归这样长时间一动不动,就意味着他的这种姿势特别契合天人大道。翻译过来,就是这个姿势要么有特殊功用,要么就是能将人体各部位都调节到最合适的位置。
  “哈!还说你不懂修炼!这不就是秘法?”李若白心下冷笑,自觉看破了楚君归又一处秘密。
  回想起晚间一战,楚君归那匪夷所思的速度,全无瑕疵的出手时机,让李若白在心中颤栗的同时,又升腾起熊熊火焰。
  毫无疑问,楚君归必然是修有秘法,而且这秘法品阶还不是一般的高。而他此刻姿势,应该就是秘法的核心奥妙之一。
  李若白目光炯炯,努力将楚君归此刻姿势一点不漏地记下。
  他却不知,楚君归此刻心中也是疑惑,不明白李若白盯着自己干嘛。难道是打输了,恼羞成怒,想要暗中偷袭?可是旁边毕竟有林兮在,自己只要一声叫喊就能把她吵醒。
  那么李若白又是在干什么?若他没有阴谋,怎么会盯着自己,越看两眼越是放光?
  一个计算单元实在是有些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于是楚君归又启动了几个计算单元,开始思索。
  因为搞不清楚李若白目的,楚君归尽管已经腰酸背痛,但也只能保持不动。好在试验体自有办法,通过加快受挤压区域的血液循环,轻而易举地就缓解了酸痛。这个坐姿,再保持多久都不是问题。
  虽然楚君归没有睁眼,但这么近的距离,依靠周围几人心跳血流的微弱震动,楚君归就能够勾勒出几乎所有的细节,更不用说还有电磁场的辅助。
  此时李若白两眼更亮,气血加速缓速都是修炼时典型现象,楚君归此刻体内气血奔涌,显然就是在修炼。这一下,就更坐实了他的想法。
  就这样,慢慢的天就亮了。
  这颗类地行星一天大约是28小时。此刻天边刚刚透出蒙蒙晨光,林兮和四号就已醒来。她们舒展了一下身体,推门而出。
  看着远方天际那一抹晨光,林兮只觉浑身舒畅,不知为什么格外的有些开心。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一步踏出。
  然后就掉进了陷阱。
  林兮直坠坑底,喀喀嚓嚓声中压倒了成片木刺。虽然木刺根本刺不穿她身上的斗宿战甲,但这一下的震惊和羞耻却是不小。
  刷的一下,坑口出现了三张脸,都在看着坑底的林兮。林兮暴怒,反手抓起几根木刺,就向坑口掷去。
  李若白和四号马上就省悟,立刻消失。就只有楚君归还在原处,木刺贴着他的头皮飞过,他也一动未动,反而向林兮伸出了手。
  林兮一怔,手指慢慢松开,握着的木刺就此掉落,然后拉住楚君归的手,借力一跃,就出了陷阱。
  她回头看看那足有三米深的陷坑,一时想不起楚君归什么时候挖到这么深的。
  一出陷阱,林兮就恢复了冰冷淡漠,悄悄抽回了手,问:“你挖这么深干什么?”
  “怕猎物逃脱。”
  林兮脸色微红,好在有面甲挡着,不会被其他人看到。这陷阱深得出乎意料,她确实是没逃出来。
  李若白则手抚下巴,若有所思,自语道:“我怎么就没想到伸手呢?会撩难道真是天生的?”
  “你只是怕挨打而已。”四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