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100章 敌袭

第100章 敌袭


  天既然亮了,就是第二天的建设了。
  经过昨晚的教训,林兮和李若白都意识到了那两座别墅式的营地建起来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所以他们都把原计划推翻,决定在林兮的地基上修建一座可供四个人居住的营地。楚君归那间小屋毕竟还是太小了。
  热烈讨论之际,四人突然一同转头,盯着了空中一个翻滚而来的榴弹。
  “分散!”李若白一声高呼,四人立刻分别向不同方向鱼跃,一个动作都到了十多米外。
  榴弹落地,一声轰鸣,林兮刚刚建好的地基化为乌有。
  三四颗榴弹接二连三地抛过来,砸向基地。李若白不及拿步枪,直接拔出手枪,举枪瞄准,试图在空中拦截。没想到一颗榴弹突然凌空爆炸,瞬间强烈闪光几乎压制了一切!
  李若白万没想到有如此变化,头盔的过滤强光功能反应也是慢了一瞬,刹那间他眼前一片雪白,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后领被四号一把抓住,向后拖走。
  一颗榴弹几乎正好砸在李若白的落脚处,猛烈爆炸,冲击波让李若白和四号都是一个踉跄。还没等他们恢复平衡,又是一颗榴弹爆炸,这一次没有多少烟火,而是极为强烈的音波攻击。
  尽管战甲头盔过滤了大部分的音波,可是四号和李若白还是一阵眩晕和恶心,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只有林兮的斗宿战甲抗住了两波冲击,她拔出手枪,开启扫描模式,面甲显示器上勾勒出十几个身影。她立刻对着林中连射数枪,击倒了其中三个。
  然而她手枪中明明没子弹了,可是林中敌人还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地倒下,顷刻间已经没有能站着的了。
  楚君归拖着一个人从森林中走出,把他往地上一扔,说:“这家伙好像是头儿。”
  他拖过来的人个子不高,身材倒很是粗壮,头上戴着透明的呼吸面具,用橡胶带固定在头上。呼吸管一端连在面具上,另一端则接在背后的氧气瓶上。光看呼吸具,就不知落后了几百年。
  这个人身上穿着紧身皮衣,外面套着件战术背心。背心也是皮制的,磨得油亮,显然已经有些年头。
  林兮打开战术背心上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块金属板,看了看又插了回去。看来他就是靠着防弹片这种原始的方式增加防护的。
  林兮再拿过他的武器看了看,从里面卸出一发榴弹,随手一拧,就将榴弹弹头和弹体拧开,从里面挑了点火药,用指尖捻平,放在眼前。扫描分析之后,林兮将榴弹扔到一边,说:“配方有一定改良,但威力基本上还停留在母星时代。这个是什么?”
  林兮从他肩上摘下一个黑色的方盒。
  “应该是通讯仪一类的设备,覆盖范围有限。”楚君归已经扫描过这台设备,大致知道了它的用途。
  “还有其他敌人吗?”
  “应该没有了,不是昏迷就是死了。”
  “你去把昏迷的处理一下,这个家伙一会弄醒他,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楚君归又返回森林,把十来个昏迷不醒的战士一一拖出来,并排摆在地上。李若白此刻也恢复了行动能力,过来帮忙。他把所有战士都翻成面朝下,双手拉到背后,绑在一根原本用作地板支架的长木条上。
  这样的话,哪怕他们醒了,一个挣扎就会牵连全队,最后谁都别想跑。
  这时四号已经在营地中央竖起了一根木桩,将那个为首的战士吊在木桩上。他的武器和战术背心都被扔到一边。四号正用短刀划开他的皮衣,然后将刀锋压在他胸口肌肉上,慢慢划开。
  战士首领一声惨叫,从昏迷醒来。
  “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吗?”四号问。
  战士首领四下张望,然后突然挣扎,试图逃跑。四号一把握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扳向自己,然后扯下了他的呼吸管,一字一句地问:“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吗?”
  她连续换了好几种语言,而战士首领则拼命呼吸,脸色慢慢变得发青,开始下意识地挣扎。
  但是他毕竟是肉体之躯,力量上根本不是有辅助动力的四号对手。四号的手如钢铁,抓着他的脸,纹丝不动,用不同语言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终于,战士首领挣扎着说了一句:“……听得懂。”就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四号将呼吸管给他插上,等了一会,再用短刀划出一道伤口。首领又是一声惨叫,从昏迷中醒来。
  李若白站在楚君归旁边,看得有些不忍,轻声道:“她原来一直跟这种人在一起,难怪变了。”
  “谁?”
  “除了林兮还能有谁?”
  “她以前是什么样的?”
  楚君归连问几次,李若白却说什么也不肯说了。
  场中的拷问还在继续,语言能够沟通之后,在全程惨叫声中,战士首领几乎以最快速度的说出了四号一切想要的答案。
  地上被绑在一起的战士们陆续有些醒来,开始挣扎,李若白过去一人头上给了一脚,让他们继续昏睡。
  楚君归全程看完拷问的过程,倒是看出不少门道。四号专门对着目标各处神经敏感点下手,加重痛苦,同时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逼得他没有时间思考。等到拷问结束,也才用去十分钟。
  战士首领此刻已经几近虚脱,连续十分钟不间断的剧痛,让他根本无法昏迷,已是筋疲力尽,处于昏迷边缘。
  四号收了手,招呼道:“再拖个白净的过来。”
  楚君归的目光在地上俘虏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李若白身上。李若白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楚君归盯着李若白看了一会,目光再落在地面的俘虏身上,然后挑了个细皮嫩肉的,给四号拖了过去。
  四号把首领解下,扔到一边,又把这个小个子战士挂在木桩上,然后一把拉开他的衣襟。
  紧身皮衣下是裹得紧紧的背心,微有凸起。四号一刀落下,已将背心切开,露出里面微呈褐色的肌肤,一对微隆的胸乳也露了出来,原来是个女孩子。
  但四号可不会因为对手是女的而手下留情,短刀压上她的胸口,慢慢切割。
  少女当场痛醒,一声惨叫。
  旁边的战士首领听到惨叫声,也从恍惚中惊醒,一边拼命挣扎,吼道:“放开她!你们想要知道什么,问我就是!我说,我全说!”
  只要他开口,楚君归的个人终端就会自动找到匹配的语言选项。匹配结果显示,这个首领的话接近母星时代的拉丁语系,虽然有些单词从未出现过,但是结合上下文以及环境语境,意思也都能推断出来。
  四号停了手,却没有挪开刀,盯着首领,问:“为什么要袭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