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192章 撑死小混蛋

第192章 撑死小混蛋

一个身材高大,手长脚长,略显黑瘦的男人走进,行了个军礼,一言不发。他看上去就是陆云慷的翻版,只是高了半个头。
  
  “去干掉他。”陆云慷阴着脸说。
  
  “好。”沧龙大步向外走。
  
  “等一下!”凌菲叫住了他,然后盯着陆云慷,说:“元帅的命令,是不可以给他造成任何不可逆的伤害!你刚才下的是什么命令?”
  
  陆云慷有些尴尬地一笑,说:“一时疏忽。”
  
  凌菲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沧龙继续往外走,这时一高一胖两名军官互望一眼,说:“这事用不着沧龙中校出马,有我们就够了。”
  
  陆云慷眼睛一瞪,怒道:“两个一起上?我的脸还要不要了?”
  
  “当然是一个一个上。”
  
  陆云慷双眼微眯,想了想,说:“你们先去,沧龙跟着。”
  
  等三人离开,凌菲问:“这两个就是犀牛和食蚁兽?”
  
  “没错。没想到这点小事你也知道。”
  
  凌菲淡道:“我们做参谋情报的,知道的总是多些。犀牛我知道是特殊强化的内脏和骨骼,特别能抗击打,力量也大。食蚁兽是靠什么拿的第五?”
  
  “他基因强化的是力量爆发,配合祖传的修炼法,双手非常厉害,可以在一瞬间撕裂薄钢板。”
  
  凌菲向陆云慷深深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道:“看来将军是打擦边球习惯了,这种事做得多了,总有失手的时候。”
  
  陆云慷傻笑,只当没听懂。
  
  这时一名军官走过来,说:“将军,豹子已经带回来了,没什么伤,就是脑袋受点震荡,刚刚弄醒。”
  
  “叫他过来。”
  
  豹子此刻仍觉得有些天旋地转,走不稳路,要靠人扶着才能过来。看到他这副样子,陆云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不废话,直接问:“你给我老实说,究竟有没有轻敌?”
  
  “轻敌?我很认真的啊!”豹子明显还不太清醒。
  
  陆云慷一挥手,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带下去。等他伤好了,安排三个月的特训。”
  
  “速度再快,没有力量和抗击打也是不行的。更何况,他的速度也不怎么快。”凌菲点评道。
  
  陆云慷叹了口气,说:“豹子家境不好,负担不起高级基因改造的费用,从小底子就没打好,浪费了天赋。哪怕进了陆战队,也就是这样了,到A-就是极限。”
  
  凌菲不说话了。
  
  屏幕上,楚君归正边走边看,对周围风景非常有兴趣,一点也不急着回去。
  
  走出没多远,就看到前方一个高瘦男子靠在墙上。
  
  楚君归脚步不停,径自从他面前走过。
  
  食蚁兽没想到楚君归居然会全无设防地走过去,顿时一怔。自己找茬儿的态度已经不可能更明显了,怎么对方就跟瞎了一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你等等。”食蚁兽一把向楚君归肩头拍去。
  
  “有什么事吗?”试验体一脸茫然和无辜。
  
  食蚁兽一瞬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可是眼前这张脸和情报上一模一样。但是楚君归的神情实在是太过逼真,让他还是忍不住要确认一下。
  
  “那个,你是楚君归?”
  
  “是我。”
  
  “是你就好。那么,我们来切磋一下吧。”食蚁兽松了口气。
  
  “理由呢?”
  
  “……”食蚁兽答不上来,难道能说是奉旨找茬?
  
  他把心一横,拉开架式,说:“没有理由,打就完了!”
  
  “好。”楚君归居然十分配合,也拉开了架式。
  
  食蚁兽试探性地一拳击出。这一拳说是试探,却是快如闪电,随时可以化为致命杀招。他五根手指可以在瞬间化为五把镰刀,将对手开膛破肚。正因为这一杀招,才得名食蚁兽。
  
  楚君归用脸迎上了他的拳头。
  
  食蚁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拳面确实接触到了楚君归的肌肤。然而楚君归头顺势一转,于极细微的空间内就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量。而他的拳头同时也砸在食蚁兽的脸上,这一下可是砸得结结实实的。
  
  楚君归摸摸另一边的嘴角,又有点肿了,里面同样出现血腥味。他无奈地叹口气,这样可不太好见人了。
  
  他踢了踢地上的食蚁兽,对手全无反应,半边脸高高肿起,已经从食蚁兽变成了野猪。
  
  楚君归继续沿着导航走。
  
  陆战队指挥部内,陆云慷的脸已经黑得像锅底了,周围好多年轻军官参谋都在憋着笑,脸都变形了,看来忍得十分辛苦。
  
  凌菲也转头望向另一边。
  
  又是互殴一拳,不抗打的倒地。这哪是高手对决?
  
  不过陆云慷气归气,却对下一场有了期待。若论抗打,通过基因强化过内脏、骨骼和肌肉的犀牛绝对是陆战队第一,就连陆云慷自己也不敢和他一拳换一拳地打。
  
  转眼间,犀牛就站到楚君归面前。
  
  “我就是楚君归。”这次楚君归学聪明了,不等对方问,主动自我介绍。
  
  犀牛身材短粗,如一块钢铊,比楚君归要矮了一个头,然而一身雄健如铁的肌肉却显示出他不凡的实力。看到楚君归主动介绍自已,犀牛怔了怔,粗声粗气地说:“态度真好。不过好也得打,这是命令。”
  
  “好。”楚君归倒背如流。
  
  犀牛已经对楚君归的套路心中有数,大吼一声,一拳就砸了过去,全不防守。
  
  又是互殴一记。
  
  楚君归看着昏迷不醒的犀牛,叹了口气,继续漫漫的回宿舍之路。
  
  陆云慷的脸已经由黑转紫,快要憋出内伤了。砰的一声巨响,他实在找不到东西砸,就把办公桌拎起来砸了。这可是个合金制的大家伙,足有几百公斤。
  
  刚刚互殴,并不是楚君归比犀牛更抗打,而是犀牛根本没有打到楚君归的脸。
  
  无他,手短。
  
  前方路口,出现了一个巍峨如山的身影,龙行虎步,气势非凡。他一直来到楚君归面前才停步,微微俯视,说:“刚刚的战斗我都看了,阁下实是深藏不露,佩服!我是沧龙,此战之后,如果可以,倒是不妨交个朋……”
  
  沧龙话未说完,眼前突然一花,一个拳影突然在眼前不断放大!然后视野中就是漫天飞花、耳中仙乐齐鸣,就此什么都不知道了。
  
  楚君归笑得天真无邪,说:“抱歉,食堂要关门了。”
  
  他脚下发力,速度骤增,如魅影般瞬息远去。最后几公里距离,倏忽而至。
  
  宿舍区食堂大门正要合拢,楚君归已如鬼魅般闪入,坐到桌前,一拍桌子,大声道:“开饭!”
  
  指挥部内一片死寂。
  
  陆云慷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这小子原来如此奸滑!”
  
  旁边一名参谋小声请求:“将军,这个……要给他开饭吗?”
  
  “给他上八份!撑死这小王八蛋!”陆云慷爆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