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阿降临 > 第1章 人心不古

第1章 人心不古

随着护卫舰从虫洞中跃出,新的一天到来了。
  
  远方的恒星稳定地散发着桔红色的光芒,多达十九颗行星在轨道上运行。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星系,星系内一级可居星有三颗,二级可居星有八颗!其余行星也大多有独特的资源储藏。
  
  一级可居星是指拥有可呼吸环境的行星,而二级可居星则是指拥有维持生命必须的水和其它关键资源,可以在上面建设大规模的居住基地。
  
  而眼前这个星系居然有超过十颗可居行星,放眼整个人类所占据的辽阔星域,也找不出几个类似的来。
  
  这座天门一星系,是盛唐王朝早期星际开拓最灿烂的成果之一,经过近千年的持续开发,现在天门一不光在可居星上遍布城市,行星间也布满各种各样的太空基地。
  
  基本上每隔几十年,就会从天门一星系驶出一支完整的星际舰队。
  
  这里不光是盛唐最大的星舰制造基地,也是整个王朝的经济中心和战略枢纽。在星系周围,有十余座永备式星际空间站,专供固定的星际航班线路使用。在空间站周围,时时会有绚烂光芒爆发,那是星舰从虫洞中跃出时产生的空间震荡和扭曲。
  
  时至今日,整个天门一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百亿,据说没有正式定居手续的临时居民甚至是黑户数量更多,还要超过常住人口。
  
  这里是整个王朝的经济中心,各大势力和家族都在此留有代理人,或者干脆本家就以此为根基发展。
  
  比如林家和李家,本家主干俱都在此。
  
  李是盛唐王朝国姓,除了皇室之外,另有三家李姓封公。其中威远公李博之即是李若白的父亲。只是李若白作为家中幼子,并无多少话语权。
  
  林玄尚先是将林兮和李若白送回家族,然后再将其他人送往王朝主星,也是为了确保二人的安全。毕竟对手连冬狩都能下手,实可谓手眼通天,不能不防。
  
  等周围空间动荡引发的光线扭曲彻底平静,就出现了一支全副武装的星际舰队,其中居然有一艘主力舰。这支由十余艘大小星舰组成的舰队顷刻间围了上来,将两艘护卫舰与其它星舰隔开,保护着他们向星系内驶去。
  
  楚君归与冬狩小队其他成员在一起,而林兮和李若白则是乘坐的另一艘护卫舰。进入星系后,两艘护卫舰即行分开,各自驶向一颗行星。
  
  林兮坐在舷窗前,默默看着窗外景色,一言不发。李若白也罕见的有些凝重,只顾在个人终端上查着什么。九死一生,返家后他们却似乎并不是十分开心。
  
  护卫舰驶向天门一四号星,徐徐进入行星轨道,向星港降落。走下星舰后,李若白就和林兮告别,登上小型行星内穿梭飞机,飞往威远李家所在的城市。
  
  李若白一走,林兮就恢复了生人勿近的姿态,登上林家派来的穿梭机,直飞家族基地。
  
  片刻后,林兮推开一扇厚重的红木大门,走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斋。
  
  房间中站着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负手而立,正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字。听到房门响,他方回身,道:“兮兮回来了。”
  
  看到老人,林兮顿时一惊,道:“太爷爷!您怎么回来了?”
  
  老人笑了笑,说:“听说你出了事,我怎么还能在外面呆得住?立刻就赶回来了。不过,你没事就好!”
  
  林兮忽然间无数委屈涌上心头,眼睛一热,飞奔过去,扑到老人怀里,一时忍不住,放声痛哭。
  
  老人亦是感慨,抚着林兮的头,不断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兮好不容易哭到痛快,才忍住悲声,离开老人怀中,两个眼睛都有些肿了。她擦干眼睛,迅速补了点妆,把哭过的痕迹压下。
  
  老人摇了摇头,说:“你还小,哭一哭有什么大不了的。唉,还是那么要强。”
  
  林兮收拾好心情,说:“我是林家之后,也是王朝军人。我们林家光是父亲这一辈,主家子弟就有六人为国捐躯,我这点事不算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林家子孙可以死在为国而战的战场上,却不能死于同室操戈的阴谋下。你要是打共同体,打星盗死了,那我绝不说什么。可这一次,却是王朝中人对你暗中下手,此事绝不能忍!我豁出这张老脸,召集当年的门生故旧一同出力,就不信查不出幕后主使。不管是谁,我都要一查到底!”
  
  林兮却道:“太爷爷,叔叔觉得此事或许另有隐情,另外,也没有必要为了我如此大动干戈吧?”
  
  “这个你就不必操心了,你是我们林家小一辈最杰出的孩子。对你下手,那就是对我们林家下手。不把态度拿出来,别人或许还认为我们林家是好欺负的!”
  
  老人的话掷地有声,林兮也不敢再劝。
  
  老人的声音放缓了些,道:“现在已经不是我当年在位的时日了。当年虽然我们和共同体及联邦同时开战,但是内部同仇敌恺,上下一心,坚不可破。又有老帅耀武公重新披挂出征,硬是在偏远一域,顶住对手主力舰队三年围攻,寸土不失。而现在,想必我不说你也知道,朝中风雨飘摇,各家各户都为自己打算,不乏置王朝利益于不顾的事例。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一声叹息之后,老人缓道:“当年我掌管国防部之时,多少老兄弟统领重兵,常年在外征战,开疆拓土,可没谁想过要把打下的星域装进自己的腰包。现在呢?哼,乌烟瘴气!”
  
  “父亲和叔叔还是一心为公的。”
  
  “你爹也就罢了,玄尚那小子提到他我就有气。放着大好前程不顾,非要提拔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闹得家中都不太平,已经成了整个王朝舰队的笑柄!他以为打了两场胜仗就行了?”
  
  林兮没想到一句话连累得林玄尚也被骂进去了。
  
  老人怒气稍稍消了些,就道:“算了,不提你叔叔了。对了,听说你出了事,玄成专门从主星赶过来看你。你先收拾一下,晚上家宴时就可以见到他了。”
  
  林兮脸色微变,笑容有些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