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268章 闷葫芦,我爱你 4

第268章 闷葫芦,我爱你 4

这一刻,萧书景的脚下步子一顿,他那垂放在腿两侧的双手微微发颤,显露出他的内心情绪。
  
  白娇娇一看萧书景终于停下脚步,她再也撑不住的直接坐在滚烫的地上。
  
  “我爱你,我爱你……”她看着他不断说着,只不过实在没有力气再一次对他大喊一声。
  
  此时,萧书景垂下的双手发抖的更加厉害,可他却再一次抬步往前走着。
  
  白娇娇正想喘口气,然后等萧书景转身回到自己身边。
  
  结果她看到萧书景在自己表白之后不但没有回头看向自己,甚至他在一起抬步离开。
  
  一瞬间,她慌乱无措。
  
  她都表白了他还走。
  
  她都要累死了,他就不能回头看看自己吗?
  
  好气。
  
  “萧书景,你再走我打断你的腿!让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走。”她脑子一热当即对他喊了一声。
  
  但是萧书景还在继续走着,并没有为白娇娇停下。
  
  白娇娇看到这一幕惊慌害怕,她急忙手脚并用要从地上站起来去追萧书景。
  
  结果她实在没有力气,起了两次都再一次坐在地上。
  
  她的双腿疼的不似是自己的,她身体像烘过的棉花又热又软。
  
  下刻,她忙看向萧书景,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再次越拉越远,她慌的恨不得自己会飞,飞到萧书景面前。
  
  “萧书景……呜……我腿流血了……”
  
  “呜……萧书景……我好痛……我好痛……我没骗你,我真的流血了……”
  
  “萧书景……”
  
  她满脸委屈又假哭的望着萧书景,很用力的叫着他。
  
  然而萧书景始终都没有为她而停下脚步。
  
  她又慌又乱,又难过不已。
  
  “萧书景……呜……我真的好痛……”她再次朝着萧书景喊去。
  
  可任凭她怎么呼唤萧书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书景消失在她面前拐弯处的一条鹅卵石小路上。
  
  她的心乱的一塌糊涂,前所未有的害怕侵袭着她的身心,让她惊恐不已。
  
  脱力的身体在发抖,她的心脏为萧书景离开对自己不管不顾而害怕的颤抖不已。
  
  她不甘心,终于找到萧书景,甚至她都对他再无保留的表白,他就这么从自己面前无情的离开。
  
  好难过。
  
  好痛苦。
  
  很怕失去他。
  
  更多的是她不甘心这样都挽留不回他。
  
  她再一次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
  
  “闷葫芦……闷葫芦……你回来!我以后不穿超短裙了,我以后好好吃饭,我以后不疏远你,我以后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呜……”
  
  说着说着,她心里酸痛压抑让她怎么都忍不住,原本全身疼的在眼眶打转的眼泪一下子眼泪夺眶而出。
  
  她哽咽又无力的垂下眼眸,任由眼泪混杂着脸上的汗水滴落在面前地上。
  
  “不要离开我,我知道真相,我已经知道误会你,错怪你了。你回来,我以后都听你的,再也不对你发脾气,再也不离开你,再也不穿短裙,你回来……”
  
  她很心痛,痛的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身体都趴伏在地上。
  
  夜晚的晚风吹来,带来丝丝凉爽,那双修长的大长腿实际在白娇娇喊闷葫芦的时候,他便停下脚步。
  
  而他又一步步的走到趴伏在地上低声抽泣的白娇娇面前,他将她说的每句话都听的清楚。
  
  此刻,墨眉下,一双狭长凤眸凝满深情的爱意和疼惜,他看着地上趴伏抽泣的白娇娇,他视线所及在她光脚鲜血淋漓的双脚上。
  
  他垂下的双手发抖的更加厉害,显露出他内心中的激烈情绪。
  
  下一刻,他俯身伸出一双有力的手臂,那受伤的右手从白娇娇后腰往上伸插过去,完美避开她原来被棘刺伤过的侧腰。
  
  他另外的一手一楼她就算西裤也难掩纤细笔直的大长腿,他一个公主抱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这刻,他才感到怀中的白娇娇身体一僵。
  
  然后他看到白娇娇猝然抬眼看向他,露出一双哭的泪雨梨花,让他心碎的痛苦面容。
  
  他呼吸一窒,脑中映入了第一次从白家将她接回时的那一幕,她的双脚也充满鲜血,脸上的妆容花的一塌糊涂,她很伤心难过,他看的心痛不已。
  
  但她的痛苦神色在看到他出现时,她眼瞳一缩,立刻他就看得到她眼中的欣喜若狂。
  
  白娇娇瞪大双眼的看着近在咫尺萧书景清冷的俊容,若说刚刚她又伤心又身体痛的落泪。
  
  现在,她眼中的泪珠便是喜极而泣萧书景终于回到自己身边。
  
  “闷葫芦……”她欣喜若狂的抬手紧紧地抱住萧书景的脖子,然后她刚刚所有委屈都被喜悦取代,哑声抽泣的说:“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闷葫芦,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我好气了好不好,我知道我误会你了……”
  
  萧书景薄唇紧抿成线,那怕他被白娇娇紧紧地抱着脖子,他也没有去看她一眼,只是大步朝着房子走去。
  
  白娇娇紧紧地抱着萧书景,可他却只看了自己一眼后就目不斜视看向前方路,根本不看自己一眼。
  
  她顿时扁着嘴好生委屈的看着他,苦涩的说:“萧书景,我说我知道错了嘛,你不要无视我。”
  
  萧书景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面若冰霜大步走着。
  
  白娇娇鼻息间都是萧书景身上的雪冷香,而且她发现他身上的雪冷香比那晚他诅咒发作还要更加浓烈。
  
  “闷葫芦,你理我一句话嘛。”她哑声对他继续说着。
  
  萧书景还是不语。
  
  白娇娇急了,萧书景离开自己时,她慌乱又着急。
  
  现在他终于回到自己身边,她怎么说他都不理自己。
  
  她当即焦急的想办法,那怕惹怒他,她也要让他理自己。
  
  立刻她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我疼,我腿疼,我身上疼,你不理我,就放我下来,呜……”
  
  萧书景脚下步子根本不停一下。
  
  他任由白娇娇在他怀里闹腾,他就是不松开她丝毫。
  
  反而他抱着她身体的手更紧,脚下也走的更快径直上了二楼楼梯旁边的房间。
  
  白娇娇看半天萧书景依旧不理,没办法的她便忙给他认错。
  
  “闷葫芦,昨天我对你发火是我的错,但我那时候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灵姐的气,无意间把火气发在你身上,我不是有心赶你走的。”
  
  “你诅咒的事我知道是真的,我不在乎你诅咒,虽然……虽然……”
  
  她话间眼中带着复杂紧咬下唇,然后她眼中带着坚决望着他说:“虽然我很怕死亡,可是没有什么比失去你更让我痛苦的。我不在乎你有诅咒,我不在乎你还能活三年,我只在乎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这刻,萧书景动作轻柔的将白娇娇放在床上,他正要直起身却听见她这话,还有她眼中带着的坚定时身体一僵,一双漆黑清冷的凤眸凝视着身体之下的白娇娇。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在你有生之年永远爱你,永远不离开你。”
  
  她话间那抱着萧书景脖子的手一个大力将他拉近自己,让他们身体贴合在一起,呼吸纠缠。
  
  然后她对上他漆黑凤眸满心爱意对他表白说:“闷葫芦,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不要离开我,今晚我要做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