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二百零二章 “全英雄”玩家

第二百零二章 “全英雄”玩家


  “冷漠,请注意文明用语。”luoli提醒道,“还有不要盯着我说这种话。”
  冷漠一脸的无辜,我哪里不文明了,看着你说明有礼貌啊。
  就在这时396中单最后一个counter选择,中单是……卡牌!
  “什么情况,这是直播拍脸?当着茶茶的面选卡牌???”哈哈忍不住叫了出来,“哇塞,这中单有个性啊,我还以为他会继续时光老头呢!”
  台下的大富翁战队毫无违和感,老狼选这个有什么值得叫的,英雄联盟艾欧尼亚有一种叫做全英雄的玩家,还有一种叫做全皮肤的玩家,还有第三种“全英雄”的玩家,指的就是李牧。
  唯一的狼王,只是这些菜鸟少见多怪罢了。
  镜头立刻切给了茶茶,茶茶并没有太意外,选狐狸,是因为那次他的卡牌就是被李牧的狐狸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所以这一次先手选了这个,他要单杀狼王!
  既然要成为职业选手,就有必须要过的槛!
  另外一边的周旭阳倒是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到底……会多少英雄,比赛期间他真的专门了解了这个茶茶,战绩惊人,在黑色玫瑰大区可谓是呼风唤雨,一手卡牌叱咤风云。
  可是,一个不敢选,一个真敢选。
  比赛开始,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望着对手的狐狸,李牧的嘴角不经意的泛起个弧度,他之所以这样选,是因为对面是个有趣的对手,一般人,他还不乐意,有趣的灵魂才值得他用心。
  镜头正好给李牧,台下的金贝贝忽然一愣,这个表情……好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可是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李牧,可是这个表情为什么又这样记忆深刻呢?
  到底是……?
  正常对线,WGS也知道,除了中路的老狼,其他的都是垃圾,这一战就是要弄死卡牌。
  双方前期打的非常谨慎,知道对方中单是老狼之后,396不在是鱼腩,也不是大招队,而是一个真正的对手。
  纳尔前期还是有点优势的,只是这个版本的大树真的就是个无赖,被压点补刀也无所谓,下路寒冰牛头对上双妈组合前期还是有点苦恼的,悠悠重点也是照顾下路,如果对方压线太任性,酒桶真是不会惯毛病的。
  至于中路,让卡牌自生自灭去吧。
  中路疾走闪现卡牌对上点燃闪现狐狸,常规情况下,狐狸还是有点优势的,但是这狐狸打的有点稳,技能消耗……基本都是推线了,反正解说是没看到中的。尝试了几次魅惑都空了,而盲僧很奇怪的竟然也没来中路,而是抓了一波上路。
  但是大树的线很好,被纳尔和盲僧一顿爆锤依然是安然撤回防御塔下,双方也都没有交召唤师技能。
  现在的国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玩大树一被抓就闪现的了,无论是训练场、单挑、团队战,跟高手切磋的效果是不一样的,何况还有一个专业的大尾巴狼,他操作的一些小毛病都被一一盯着改正,可能开始的时候有点“暴躁”,到了最后大家都心甘情愿的叫一声“球哥”,这是实力赢得的。
  讲真,做个网管可惜了。
  盲僧出现在上路,酒桶一点露头的迹象也没有,野区也没有酒桶的动向,WGS的轮子妈和扇子妈不敢压线了,开始后撤,尽管有加速,技能也在,但还是酒桶还是有威胁的。
  果然,WGS的意识很到位,酒桶从红色方野区过墙,虽然有眼,但刚才的位置,牛头闪现二连怼起一个,那就真很难跑了,而现在轮子妈一个加速,两人迅速拉开,双方打野的gank都无功而返。
  局面一下僵住了。
  “似乎,老狼的队友们也没那么菜。”李雯说道。
  “是啊,而且协作很好,更跟WGS打成这样,不算菜了。”
  “感觉WGS有埋伏啊。”中单桃酥小声说道。
  果然,上帝视角的观众发现问题了,双方下路到了回城的时机点,但是WGS辅助卡尔玛并没有和AD回城,而是朝着中路绕去,这个时间点,正是中路断了眼位视野的节点。
  与此同时,打野盲僧拿下最后一组野怪也朝着中路靠近。
  中路的狐狸和卡牌刚刚已经到6,卡牌有点想回家,但狐狸显然不想让他回去,甚至冒着被防御塔打的危险也要干扰他,双方在纠缠,兵线又来了,6级的狐狸在单杀水准上完全是另外一个英雄。
  中单的卡牌并没有净化,一旦被魅惑住,是要死的节奏,但狐狸并没有着急,而这卡牌……很浪,很贪这点兵。
  卡牌就是打支援,俗称半球流,6级这一波的大招很重要,他在线上拖没什么价值。
  “这个卡牌有点浪,我敢说这个狐狸满脑子都是杀机,而且辅助卡尔玛的主要目的不是做视野,盲僧6级了,这是一波三明治围剿!”斗鱼这边阿尹说道,这个茶茶好怂,打的什么啊,过于稳了,“其实盲僧就够了,卡尔玛过来有点多此一举。”
  “哼,没用的,他们别想抓住师傅,师傅贼6!”糖糖很不喜欢别人总是针对李牧,这些人怎么老是看不惯师傅的选择呢?
  阿尹笑了笑,“糖糖,如果我是卡牌一定带个净化的,稳妥一点没坏处。”
  “你一定不会玩卡牌!”
  “酒桶的意识还算可以,可惜他还是有点贪野了,等他打完这组野怪再去就来不及了!”阿尹笃定的说道,盲僧的节奏更快,他的小眼睛炯炯发光,是的,在糖糖面前证明自己王者判断的时候来了。
  阿尹觉得糖糖之所以这么崇拜李牧就是因为技术,在技术和判断上制裁了李牧之后,他就可以赢得糖糖的芳心。
  卡牌在等狐狸把线推进来,而当红色方最后一个小兵即将消失的时候,狐狸出手了,大招冲脸,q技能出手,与此同时,盲僧从中路上方草丛出现,W狐狸,一脚踢出,下方河道,卡尔玛加速而来,W链子连中卡牌。
  “这就是三明治,再多一个塔也救不了卡牌。”阿尹兴奋的说道,弄死他,弄死他。
  卡牌扭动,扭动,再扭动,各种技能嗖嗖嗖的从他身旁乱飞而过,卡牌拉开了与卡尔玛的距离,断开了卡尔玛的灵链,不过狐狸毕竟三段位移,强行一拉,欺诈宝珠的回来的第二段终于命中卡牌,狐狸点燃已经挂在卡牌身上,而这时卡尔玛的大招加强过的心灵烈焰Q疾射而出……
  三个人全部技能放完!但是,怎么卡牌的血量还有五分之一?
  “我靠,这是人吗?”
  “脚本躲技能也就这样了吧?”
  三人进塔,卡牌已经绕到塔后,反手一张黄牌。
  上下乱窜的狐狸被定在塔下,卡牌的q出去。
  Firstblood!
  轮到卡尔玛顶塔,他就是个4级的辅助,凭什么顶塔?
  一丝丝血,感觉十几点的样子跑了,当然盲僧溜的还是快,只是卡尔玛一抬头就发现眼前一个肉墩墩的家伙。
  酒桶一屁股坐死了卡尔玛,悠悠美滋滋的收下人头赏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nice,nice,牧哥,天秀!”小白第一个吼道,自从进入LOL的世界,李牧时不时的操作总是让他感觉到无限的激情和可能,这也是让他不断堕入的一个原因,这种魅力对他这种极限运动爱好者来说实在太有吸引力了。
  “卧槽,老牧,可以啊,这都不死!”司马仪美滋滋,卡尔玛没了,他们下路两个打一个,轮子妈给我起开。
  “牧哥威武,雄壮!”上路的国哥舒服,一时躺一时爽,一直躺,一直爽。
  “师傅,不错哦,继续加油,我看好你!”悠悠也是美滋滋,打完野还能捡个头,滋润,这才是女孩子的打野人生。
  那些整天抱怨女朋友菜的,不害羞吗!
  ---
  (关于解说,其实早期的lol解说还是相当放飞的,各种开车,趣味性也足,但随着比赛影响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正规,当然约束也更多,有利有弊吧,小说跟现实还是有一定差别,需要一定的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