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终于轮到光头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终于轮到光头了


  “啥,老狼玩中单了?”
  “老狼,天神下凡一锤五?这不是很正常吗,这都要发红包,岂不是要破产。”
  说归说,但红包还是美滋滋的收下,这里都是什么手速,每个红包都是秒的。
  “这次不一样,带了四个菜鸟,老狼小宇宙要爆发的那种!”
  “兄弟们,新一轮要开始了,下注下注,老狼赢得红色字体,WOE青训赢得蓝色字体。”成封又在群里大喊大叫了。
  几秒之后,“靠,你们的人性呢,怎么都是红色,万一老狼输了呢,小夜,你什么意思,作为WOE主力ad,你的职业忠诚呢?”成封吼道。
  “就是,都职业了,夜神,发发红包啊,别这么抠门!”
  “作为狼窝的一员,抠门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要怪的话,也应该找老狼啊。”小夜回道。
  “不行,改了改了,认为老狼能杀超过15个的红色,不能的蓝色!”
  “如果15个呢?”
  “哪儿有那么巧!”成封翻了翻白眼打字道。
  群众们开始站队了,此时蓝色方的woe青训直接把发条办了,这个英雄不想在见到了。
  396这边有点慢。
  “把锤石办了?”司马仪有点怵,奶奶的,今天的状态不好。
  “不要管锤石,把兰博办了。”李牧说道,上一把的兰博才是重点,但他怕沙漠骆驼来一手兰博,那日子就不好过了。
  WOE青训搬掉了沙皇,396反手搬掉了艾克。
  对面的撩妹狼无奈,老狼太狠了,这是一把都不让他玩啊,外面的人都觉得老狼操作猛,但狼窝的人才知道老狼的大局理解才更恶心,尤其是五番战,简直毫无人性,冲动什么的,不存在的,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像个老妖怪。
  最后一搬,WOE青训还是给了妖姬,对于这种操作型选手拿了妖姬还是很头痛的,三搬都是针对中路,这次王益生没有哔哔。
  396搬掉了挖掘机,这个版本的挖掘机不想看见。
  蓝色方的WOE首抢……锤石。
  “我靠,虾仁猪心,可以的,很针对396的adc啊。”哈哈说道,“这adc好像从比赛开始就一直被钩,好惨。”
  司马仪心中也是郁闷,麻蛋的,为什么老针对自己?想着看了看李牧,自己玩什么?躺也是需要技术的。
  “把滑板鞋和塔姆拿了。”李牧说道,塔姆克制锤石,保护性又强,其实上一把根本不管小白的事儿,至于滑板鞋,不能让对手拿。
  “老牧,这玩意,我也就能补补兵,炸了可不管我的事儿。”司马仪同学先把锅扔出去,这个谁想接谁接,反正他接不住了,这个英雄他真练了好一段时间,他用这个不能carry。
  李牧点点头,“没事,好好发育就行,而且比赛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实司马真的苦练滑板鞋,只是一拿到滑板鞋他的心态就会急躁,容易被打野针对,往往效果不好,但这一把应该不会那么莽了,认谁经历过上一把的针对应该都学会了冷静。
  “啊,396竟然真的选了滑板鞋,这adc这么菜能用吗?或者说,这其实一直是烟幕弹?”luoli愣了愣,有点疑惑的说道。
  “luoli,你想多了,大概率是不想让对手拿,你不觉得这adc玩什么都一样吗?”哈哈生补了一刀,一刀致命。
  这个冷漠真没有办法反驳。
  WOE青训第二选和第三选有点慢,在讨论。
  “给我诺手,我来弄死上路。”沙漠骆驼说道,上一把快把他气死了,真的是把能做到的都做到了,结果这帮人太浪,这一把他要自己打伤害,这是上路为王的版本。
  “蜘蛛拿下来。”撩妹狼说道,蜘蛛打野这个版本一定是一姐,非办必选,而且他的蜘蛛很猛。
  “蜘蛛拿了,这次你得多来中路,不能让他像上一把那么发育了。”王益生沉声道,显然暗示发条发育太好是打野来的少。
  撩妹狼没有抱怨,狼窝的人都有这个好习惯,上一把对中路针对确实不够多,是因为他了解老狼,实在太难针对,会浪费太多时间,而他对上下野的gank其实相当到位,然而事实是,老狼一旦发育起来,天崩地裂。
  “生哥,你选个硬控,好gank,老狼很贼,不然很难搞。”撩妹说道。
  此时396这边拿下瑞兹……
  “上单瑞兹吧,上一把396上单的兰博还是很稳妥的苟住了,团战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把应该还是让他发育,不过骆驼的诺手可真没那么好打。”哈哈说道,这逼还没装完,396又选了一个鳄鱼。
  这是范建国主动要求的,奥拉夫那个就是让范建国释放一下,在深度了解范建国之后,大尾巴狼深度开发了一下国哥的英雄池,鳄鱼是菜单中比较霸道的一个。
  台下的桃酥浑身一震,哇哇哇,终于出来了,肯定是中单瑞兹,绝对是老狼的,传说中狼王有五大灵魂英雄,锐雯、妖姬、亚索、瑞兹、皎月,她练得非常勤,其他的都还好说,但始终不明白瑞兹强在哪里,这个英雄刚别削,发育又慢,肉坦法师,比他优秀的选择很多啊。
  金贝贝无语的白了一眼桃酥,“淡定,蜘蛛打野,我敢断言,撩妹这次会无脑蹲中的,这个笨蛋以为抓爆两路就完了,太天真,老狼这种人就要打断腿再踩两脚才会老实!”
  桃酥等人纷纷侧目,……大姐这是要有多大的怨念……
  “鳄鱼是用来打上单的,瑞兹中单吗,没有位移,好需要长时间发育,他很敢选,这蜘蛛要不蹲死真别玩了。”哈哈接口道,“而且,这一手太没道理了,中单可以来个counter的,竟然直接亮出来,这是砸生哥的脸啊。”
  听着解说在上面说,狼窝里已经热闹翻了,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要重新下注。
  “卧槽,你们还是人吗,买定离手,不准改!”作为太上狼,成封是不许的,要是知道老狼选了什么在下注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帮解说好菜,老狼选了瑞兹就是最大的针对!”
  “撩妹妹心里肯定很难受了,去呢,还是不去呢?”
  狼窝内战的时候,老狼的中单瑞兹总是那么硬霸,几乎每次都是打的大家生活不能自理,这英雄不削天理不容,但其他人对这个英雄的理解显然还不到位。
  看到老狼选瑞兹的时候,撩妹狼真的想骂人,应该搬掉的,为什么只有三个搬位,应该来十个八个的才对,这玩意有点恐怖,真不想抓,老狼玩这个东西的伤害有点看不懂,有心想要提醒,可是真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自己现在是青训队的一员,没得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
  WOE的adc选了个小炮,很合适,有位移,推塔快,关键是对手的下路很菜,就算给他们选了个强势组合也没多大用处。
  轮到中路了,王益生心中有点愤怒,有counter位不用,这是看不起他吗,不能上头,对方可能是故意的,都说这老狼很阴险,这一定是心理战。
  王益生还是相当随意的亮了一手亚索,表示自己心态很放松,全场很high,但解说们都知道不太可能,很快亚索被换掉,选了一手卡牌。
  你发育,我也发育,你硬控,我也有控,加上蜘蛛前期蹲几次,看你怎么整,等我6级全球支援队友,瑞兹这种慢腾腾的英雄不能比。
  “WOE青训中单这一手挺阴的,把最好的支援英雄给选了,这是要在其他路开花结果了。”看到这一手哈哈放心了。
  “流浪发育起来还是很猛的。”冷漠顶了一手。
  “是吗,小漠最近不够专业啊,LPL整个夏季赛瑞兹中单好像就出现了两到三场,说实话,效果非常一般,基本上,都是打上单,用来counter一下手短的肉坦,难不成他比众多职业选手还强?”哈哈调侃道,赛后他也开直播来着,结果被水友嘲讽的脸都快没了,今儿也是有备而来,而且他真不信一个人可以逆天。
  哈哈虽然叫哈哈,但是说话一点都不哈哈,这一手可把李牧顶在了墙角。
  ---
  (letme退役了,很喜欢的一位职业选手,一声羊来,众生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