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悠悠过来吃肉

第二百二十六章 悠悠过来吃肉


  “哈哈,也不能这么说,职业赛场毕竟自由度要小,战术考量不同,我觉得这手瑞兹应该有惊喜。”冷漠还是帮李牧说话的,感觉大家对这位突然冒出来抢风头的“狼王”还是带有一些敌意的,出来混,都要熬资历,要么就是在职业赛场一战成名,这狼王是什么鬼。
  虽然这手值得商榷,但他也没有改变的立场了,但愿他是真的瑞兹精通。
  台下的桃酥自从看到流浪法师的时候激动的不停的晃动着身边的金贝贝,“贝贝姐,瑞兹啊,瑞兹登场了。”
  金贝贝反手抱住桃酥,“瑞兹能和发条比吗,还这么嚣张的直接先亮出来,人家的卡牌选的多好!”
  是的,金贝贝还真不太信,如果说她的理解还很片面,那整个职业圈都不看好的瑞兹中单,能有多强?
  “可是我从狼窝打听到的消息啊。”
  “桃酥,你这么天真怎么行,别那么相信男人的话,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金贝贝很受不了桃酥的崇拜感,如果不是比赛的时候很认真,她真的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叛变了。
  就坐在大富翁隔壁的天王直播相对淡定,第一场的超神发挥让周旭阳就跟坐过山车一样,这李牧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每次都以为能让他万劫不复的时候,他就给你点惊喜。
  “瑞兹如何?”作为曾经的中单,周旭阳当然会玩,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理解跟顶级中单还是有差距。
  卓云海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看”。
  是的,这个英雄被削之后,他玩的很少,感觉发育上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Q现在容易被小兵挡住,缺少位移容易被gank,但只要发育起来确实强大,当然可以选,却不是最优选。
  蓝色方WOEVS红色方396
  上单:诺克萨斯之手VS荒漠屠夫
  打野:蜘蛛女皇VS酒桶
  中单:卡牌大师VS流浪法师
  射手:麦林炮手VS复仇之矛
  辅助:魂锁典狱长VS河流之王
  “比赛开始,……啊,396的下路可以啊,拿了版本超强的下路组合还换线了,这一波相当可以。”哈哈笑着说道,“但换线对WOE青训可是一点不亏,小炮前期要发育,而且换线的套餐熟悉度来说,WOE青训肯定更强。”
  “哈哈,别忘了一会儿的采访要叫爸爸的。”小漠提醒道。
  哈哈脸色一僵,一旁的luoli也是忍俊不禁,更不用说直播观众了,都快喷墙上了,“那也要他有机会站上采访席,上一把的好运气不会再有了,职业队的调整能力是值得信赖的!”
  396根本不在意外面怎么看,换线也是大尾巴狼重点练的,尤其是下路的状况,前期发育很重要,司马仪也真的是受够了被钩来钩去,玩了个心理战。
  脾气?当然是有的,可是无论谁,如果被摧残的过多,这脾气也就没了。
  “上单跟着打野吃点经验,这倒是避免了396两路过早爆炸。”luoli说道,“换个adc的话,我也会更看好396一点。”
  上一把虽然是396获胜,但说真的,发条上演了太多逆天的表现,这种运气不会一直延续,比赛还是要靠硬实力的,不但下路劣势,诺手和鳄鱼对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感觉沙漠骆驼能打的对方那个范建国生活不能自理。
  中路卡牌传送闪现,瑞兹也是传送闪现,这次没带疾跑了,面对卡牌如果不来一手传送的话,感觉其他路会一去不复返的。
  中路对线,瑞兹打的非常凶,一级就开始锤卡牌,而且Q的命中率有点恐怖,配合平A,才一波兵线,卡牌就掉了三分之一血。
  “一级的瑞兹这么凶吗?这走位,这角度,我靠!小兵缝里放Q?”
  “老狼是有点不当人啊,不过也没什么用。”
  生哥的心态控制得很好,并没有第一场的失利而变得莽撞,毕竟是要当职业的人。走位向后一拉,有黄牌在手,你还敢越兵线不成?一级小兵的仇恨还是很猛的。
  这一把还是要看打野。
  下路组合带着各自的上单在推上路塔,这一把换线也让396的上单少了不少的压力,诺手这种怪物前期拿了人头确实很残忍,蜘蛛配诺手,就算鳄鱼有位移,也没那么好跑。
  此时中路也在交换,瑞兹有点凶,王益生的卡牌很稳,但是捏着黄牌也上不去,他心里还是非常忌惮的。
  撩妹是心照不宣,直接来中路,他太清楚老狼了,这要是不制裁一下,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此时都是3级,如果换个人,撩妹现在绝对敢E闪摸个大奖,但是是老狼,他得忍,李牧完全没有视野,但是瑞兹的距离把控的非常好,撩妹狼感觉在E的范围内,可是又感觉差了一点点,他在狼窝里听贪狼他们提到过,老狼有一手“寸距寸移”的能力,所有英雄的技能距离圈在他看来就像是开挂显示一样精准,但凡这种可中可不中的时候,都代表着老狼在钓鱼。
  而酒桶则在刷野,撩妹并不着急,打野的水平没那么强,损失一点不要紧,他整理上一局的思路,其他路放一放,在团战中不一定能把身上的伤害打足,但放任老狼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也是大尾巴狼常说的,换个角度看问题。
  “生哥,卖一卖。”撩妹说道,怀疑不代表真的开图,双方博弈的是个心态。
  其实不用撩妹说,卡牌已经在演了,再强的中单也的需要打野,否则日子没法过,这也是王益生一般不会和撩妹狼多做争执的原因,中野失和倒霉的还是自己的。
  已经切牌甩脸了,瑞兹果然压迫了一下,但就在撩妹准备出手的时候,嗖的一扭又回去了。
  真的,相当的恶心,撩妹刚准备走他又往前靠了一波,可是紧跟着又拉了回去,瑞兹的身体一直在小动作折返。
  撩妹……放弃了,浪费太多时间了,他知道,这种走位已经代表着老狼在戒备了,出去也没用,只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一血塔还是被WOE青训队拿掉,在蜘蛛刚走没多久,李牧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悠悠过来,有肉吃!”
  刚刚偷完对手的F4,4级的酒桶直接朝着中路的草丛走去,王益生的卡牌压的有点凶,虽然打野走了,但对方又不知道,他就是装打野在,打的凶一点,小赚一点,这也是一个心理博弈。
  然而刚刚交了蓝牌,瑞兹突然闪现W打了一套QE,酒桶露头,一点也不省技能,直接E闪接控制。
  蜘蛛其实并没有走太远,但这个时候回头肯定是来不及的,心中恶心的要死,就知道会这样,他给中路打信号了,但显然王益生根本没把对方打野当人。
  Firstblood!
  瑞兹拿下一血,但是卡牌总算控制住了心态,并没有交自己的闪现,虽然丢了一血,可对手也交了两个很关键的闪现,这波……不算亏。
  “nice,师傅,这波闪现很灵性。”悠悠很开心,她就喜欢师傅这样有觉悟的中单,不要什么都等着打野来,要为伟大的打野主动制造机会。
  酒桶施施然走了,卡牌复活传送上线。
  “中路没闪,撩妹,刷完一波过来!”王益生声音有点沉,心里相当相当的不爽,他的位置就靠前了那么一点,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交闪现上来打,要是蜘蛛刚才一直在,这一波他们就炸了,运气真好,就早走了几秒钟。
  撩妹应了一声,但他的打野直觉告诉他,这个时候真不应该去中路了,老狼在玩他,一定是从卡牌身上洞察了什么,有的时候老狼特别妖,对面酒桶虽然是个妹子,但肯定是经过老狼调教的,不会太差的。
  ---
  (我靠,我发现一个BUG,单个章评不能超过99。来,那我跟大家讲个道理,慢,跟我读“摸按-慢”,no短,我膨胀了,反对我的人一定少于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