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就是打架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就是打架


  说真的,不仅仅是如此,不少英雄的理解,老狼完全领先版本,狼王出世,这是要天下大乱的征兆啊,奈何外面的人根本不懂,说了也不明白,非要自己体验才会长记性。
  刚刚如果周围有野怪,他肯定会飞天吊起来,但没有的情况下吊起来就是原地等死,一旦位置被老狼卡了,交了闪都要死。
  这个变态。
  杀人诛心鹤顶红!
  “这尼玛是什么伤害!”哈哈也惊呆了,脏话都骂出来了。
  “感觉他不是在玩法坦,而是刺客啊。”luoli也是胸口起伏,这……没见过这么玩的。
  回放给出来了,蜘蛛不是失误,而是感觉到了危险,直接交闪跑路,卡牌显然没有这种觉悟,他也不觉得瑞兹能杀他,但是一套就撸了个半血,瑞兹的伤害有点看不懂,可是交了闪现,感觉应该追不上,然而瑞兹大招的移速加成效果刚刚好追杀到位,加上禁锢的那点时间,却让瑞兹把剩下的连招撸完。
  这不是偶然,就是告诉你,见面就能打死你!
  台下的观众又沸腾了,真的,正式比赛很少有这样的情况,看狼王的比赛就跟看大片一样,真他娘的总有惊喜。
  台下的参赛选手有点沉默,几个狼窝的人则是一脸平静,因为老狼一直就是这么玩的,撩妹的选择没错,因为他知道老狼朝着他去就是要杀他,但……外人不懂啊。
  周旭阳舔了舔嘴唇,有点干,一直以来,他都觉得396能取代OP代表沪政出战城际赛是运气成分,甚至到上一把发条逆天翻盘,他都觉得是运气,但这一刻,他知道,他错了,自始至终,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卓云海,,卓云海似乎……挺开心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奋,周旭阳微微松了口气,还好,这一次,准备的很充分!
  “哇,哇,老狼开始骚了,闪现不要钱了!”
  “卡牌太浪了,满血不回家,找死啊!”
  “他是要强行扭转节奏啊,把对手的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感觉WOE要乱。”
  “撩妹的地位不行啊,显然没能让队友引起足够的重视。”
  “这瑞兹这么发育下去,可是要成为恐怖的怪物了。”
  “不,艾欧尼亚的恐惧正在成型,这帮小朋友对伤害一无所知啊。”
  狼窝的过来人们非常开心的讨论着,都是过来人,他们都被制裁过,所以看着有人分担他们的痛苦还是很舒服的。
  这一波单杀直接把WOE青训刚刚即将起飞的节奏给打没了,游走一下子慢了下来,似乎心里一下子横了一根刺一样。
  接下来几分钟,虽然有几次照面,但都没打的起来,瑞兹也又开始到处吃兵线,发育,瑞兹是个吃货,这是李牧的理解,局面只要僵住,他的瑞兹这种发育,这跟发条又不一样了,发条是要拉扯找机会,瑞兹,呵呵,别被逮着。
  倒是中路的时候,悠悠看见卡牌,也不知怎么上头了,直接一肚子撞了过去,打了一套,可她不是瑞兹,被卡牌反手黄牌定住,草丛里小炮和锤石出来跟上伤害和控制,直接把酒桶打死。
  “啊,啊,啊,不好意思,浪了!”悠悠吐了吐舌头,连忙说道,她是想装身后有人的,没想到卡牌根本不上当。
  卡牌才叫气啊,对方当他是白痴嘛,虽然没瑞兹的视野,但他有判断瑞兹的位置好不好,何况自己身后还有两个队友,连一个女打野都不把他当人了。
  虽然有点浪,可是很明显396是活跃起来了,英雄联盟最怕的是僵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只知道干什么,灵活,多变,才是关键,396秉承了狼队的性格,要敢打,要敢秀,要敢于背锅。
  下路收线的瑞兹藏在草丛里,突然出来W禁锢中小炮,吓得小炮一个大招轰走瑞兹,同时火箭跳跃往后逃.
  反打?不存在的。
  WOE青训吸取上一把的教训,开始冷静运营偷c位发育,等小炮三件套打团,他们要用整体性刚对方,而不是盲目的逼团。
  但396显然不打算跟对手玩运营,狼窝的理念就是打架,打架,再打架!
  上路的鳄鱼直接开大横冲直撞E冲脸,卡牌反手一张黄牌,Q都不放就开始撤退,他知道对方很肯定有人,果然半路酒桶杀出,肚子一挺,肉弹冲击再次撞中卡牌,鳄鱼扑上来WQA一套冷酷暴君连招,卡牌残血,交了闪现过墙想跑,结果墙对面一个大舌头的塔姆在等着,一舔,二舔,三Q,吃掉!
  塔姆收掉残血卡牌。
  这并没有算完,杀了卡牌之后,酒桶和塔姆从蓝色野区溜对方中路二塔,酒桶E闪大招,直接炸回诺手,天可怜见,孤儿般的复仇之矛忽然看到一个残血的诺手,本能发起了攻击。
  复仇之矛全场第一次进攻,戳戳戳戳!
  加上酒桶和塔姆的辅助,滑板鞋终于拔矛拔死诺手,收下一个宝贵的人头。
  这一刻,司马仪感动的想哭,作为一个adc,理论上的核心C位,他终于拿到人头了。
  双方接下来的几分钟之中也是各种打架,396入侵的太厉害了,看起来纯粹为打架而打架,司马仪……送了一次头,但是瑞兹也和酒桶制裁了一下诺手,魔抗不多的诺手真的不耐撸,被瑞兹打了两套就死了,酒桶完全是来蹭助攻的。
  卡牌不是没想着飞一下改变局面,但开了个大,却发现396战队整体站位非常靠拢,飞啥?
  其实396的阵容挺恶心的,卡牌想强行大招的目标并不多,鳄鱼?塔姆和滑板鞋的双保护?酒桶也有位移?
  哦,对了,瑞兹没有,可,你敢下去吗?
  王益生的卡牌出了个巫妖,但完全没做到事情,捏着大招对其他路的威慑力不足,开大往往就是开开图。有几次野区遭遇,蜘蛛其实是有机会的,但是酒桶入侵,塔姆必然也在,实在太恶心了,蜘蛛控到酒桶就被塔姆吃,锤石钩中也是一样,这让撩妹和big都极为的不爽,而且这个塔姆走位不仅猥琐,反应也很快,很难先手控制到他。
  瑞兹牛逼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塔姆都跟着骚起来了,自从那次瑞兹交闪现杀卡牌之后,这该死的蛤蟆就放浪了,不管adc死活跟着酒桶到处游走。
  这似乎应该是WOE青训才能有的野辅双游啊!
  21分钟,WOE青训四人中路集结,滑板鞋和塔姆立刻撤退,锤石闪现预判钩,精准钩中滑板鞋,但身旁的塔姆一口吃下去往后撤。
  这还能跑?
  闪现就交了,锤石也上头了,直接拉向塔姆,原地开大,蜘蛛、小炮、卡牌一拥而上想先把这对下路组合秒了,河道草丛,396双传送落下,此时塔姆开了个灰盾,打了一半的WOE青训,立刻撤退,瑞兹落地,直接一个符文禁锢定住了蜘蛛,刚刚蜘蛛的飞天已经交过了。
  蜘蛛被瑞兹WQERQEQ直接撸死,鳄鱼则是配合滑板鞋塔姆打死了锤石,小炮和卡牌一个往上一个往下跑。
  比谁跑的快?
  不存在的,塔姆吞掉滑板鞋钻地,追上卡牌,而鳄鱼酒桶和瑞兹则去追小炮,小炮虽然灵活,但弧线包抄,让小炮干脆草丛开个B等死。
  至于……诺手……
  沙漠骆驼在自己家二塔处清兵,传送……有的,但是他不想。
  “我靠,骆驼,你干嘛呢,对面双传送都下来了,你怎么不来?”
  中川哥怒道,这个死东西,老早看这个倚老卖老的家伙不顺眼了,简直是个废物。
  “我下去送吗?还没开始打,你们就跑了,你们没看看现在瑞兹的装备?”沙漠骆驼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刚刚还说要稳住,该让的就让,不要被396的节奏带了,谁开的团?现在打得过吗?”
  沙漠骆驼也是生气,这帮人怎么回事,人家怎么说都是晋级八强的队伍,现在经济估摸落后三四千,怎么打的像是领先了五六千一样?
  “骆驼哥,我的,浪了,先弄一下这个瑞兹!”锤石把锅背起来,省的大家吵,他也没想到塔姆这么能抗,对方的支援也这么快。
  ---
  (LPL夏季赛6月1日开赛,六一真是个大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