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过气的笑话?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过气的笑话?

众人安顿好,立刻进入训练当中,老球虽然说的夸张,但显然是对这次的决赛很担心,这是五番战,这跟三番战完全是两个意义。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CO
  
  没打过五番战的人,永远不知道五番战的残酷。
  
  熏姐和蒋一一则帮众人做好后勤,一旦进入比赛,所有人都会变得心无旁骛,是的,lol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也只有在比赛的时候,司马仪会忘了熏姐,李牧也能恢复正常。
  
  其实也就演练了两次战术,晚餐的时候,酒店提供了自助,对于吃,李牧他们是相当在意的,都是能吃的年纪啊,老球……也挺能吃的。
  
  刚拿好,一旁的桌子就拼了过来,…………
  
  “金贝贝,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李牧忍不住了,这家伙简直是阴魂不散啊,怎么一点不看眼色。
  
  “老狼,你这话就太没良心了,这酒店不是你开的吧,说真的,这么差的酒店我也是第一次住,不过算了,我也不是个挑剔的人。”金贝贝满不在乎的说道。
  
  “老牧,都是朋友了,一起吃也挺好,来来,这里挺宽敞的。”司马仪连忙当和事老。
  
  “司马哥,大气,不像某人啊。”周可儿笑着说道,眼神中还带着欣赏,顿时让司马仪脸上放光,来自美女的“崇拜”,他向来是照单全收的。
  
  碰……
  
  司马仪瞬间醒了,“小薰,我给你拿了你最爱吃的沙拉。”
  
  “老狼,我们听说核子教练为天王那边准备了充足的战术,这是五番战啊,你们要小心。”桃酥有点担心的说道,那表情都是不带掩饰的。
  
  “没事啦,我们也有教练,你们也都知道的,大尾巴狼。”李牧指了指一旁埋头猛吃的张球,这家伙比自己还不在乎形象啊。
  
  金贝贝眼睛一瞥,“靠,你就是大尾巴狼啊!”上上下下打量着有点失望,这油腻的t恤几天没洗了?
  
  “线下的五番战是不一样的,你要上台搬选吗,别紧张啊,这种场面和线下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是谁都像贝爷一样天生适应大场面的,有的宅男第一次登场气都喘不过来。
  
  张球摸摸嘴,“还行吧,这个还是很有经验的,毕竟管理两百多人的网吧。”
  
  “我发现你们狼窝别的不行,吹牛一个顶俩啊,老狼都是你带的吧。”金贝贝摇摇头,她想说的是,这种场面上,和你私底下是完全两回事,在直接一点,你一个油腻宅男,上去怕是连话都说不全了。
  
  张球塞了一个西班牙火腿片,这玩意是比火腿肠好吃点,“贝爷,你知道你为什么老输吗?”
  
  金贝贝眼睛一瞪,被点中要害,“哼,胜败乃兵家常事,现在说的是你们和天王直播。”
  
  “球哥,贝贝姐其实是好意。”桃酥有点不忍心的说道。
  
  “放心啦,难度是有点的,我们396战队就是大场面战队。”张球说道。
  
  众人倒也没有纠缠这个话题,金贝贝一出场就成了她的个人秀,各种吹牛,偏偏还无法反驳,司马仪也是低调,其实就算熏姐在旁,也是无法压抑他一颗想秀的心,性格如此,但金贝贝的话题,让他这个拆二代都觉得瞠目结舌,完全接不上话题。
  
  她过的是人的生活吗?
  
  这时餐厅又一波人进来,双方几乎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对方,周旭阳带着他的天王直播豪门战队来了,目光交错,卓云海看着李牧,击败这个人,自己就可以进入职业战场了,也算是一直以来的小心愿,可惜,对面的队伍有点弱,有点胜之不武。
  
  作为冠军争夺的竞争对手,又不是在采访,彼此之间不会放什么骚话,显得特别low,就在天王直播战队准备离开的时候,教练核子忽然定住了,一脸的疑惑。
  
  “你们先过去,遇到熟人了,我去打个招呼。”核子忽然笑了,朝着396这边走来。
  
  没有理会李牧和金贝贝,作为lpl战队的职业教练,他有足够的高度,如果不是商业考虑,他根本不会来这么low的地方。
  
  “大师,是你,对吧,真是好久不见了,差点没认出来。”核子走到了张球面前,眼神中带着一丝古怪和戏谑。
  
  张球低着头,扒着盘子里的蛋炒饭,似乎不想承认,但对方并没有走的意思。
  
  张球无奈的抬起头,尴尬的笑了笑,“核子,好久不见。”
  
  这年头,谁见了核子,不叫声“核子哥”,金贝贝是最敏锐的,卧槽,有八卦啊。
  
  核子见对方承认,笑的就更奇怪了,“啧啧,大家都以为你不会在出现了,果然低估了人的脸皮,难怪396敢用那些骚套路,这比赛有点有意思了,真是可惜。”
  
  西装革履浑身气场的核子,和低着头,一身洗的发灰t恤的张球似乎是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人。
  
  核子走了,396这边的气氛也不太好,只有金贝贝毫不在乎,“大尾巴狼,你咋了,感觉做了亏心事儿啊。”
  
  张球尴尬的笑了笑,“没事,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金贝贝,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李牧说道,他可不惯这熊孩子的毛病。
  
  金贝贝毫不在意,大眼睛滴溜滴溜转了两圈,猛的一拍手,“哇,哇,我想起来,哇,你是大师,老woe五虎将里的辅助大师,上帝,我记得那时你长的还可以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话说到一半,金贝贝已经惊得站了起来,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大师,老woe巅峰时代的一员,也是lpl曾经的辉煌时代缔造者之一,战队的大脑,发动机,更是当时的颜值担当,那时的大师只有120斤,现在这位……180都封不住啊,而且浑身都冒着一股子油腻气。
  
  现在的lol新人可能不知道,但从s2开始的玩家,没人不知道大师,和一个个曾经的辉煌,最冷酷的战术发动机,哪怕在国际大赛上遭遇不公正的待遇,也能稳定队伍力挽狂澜的支柱,曾经的世界第一牛头。
  
  难怪他说五番战不算什么,因为他们就是那个时代最擅长五番战的。
  
  张球能看到别人眼中的目光,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在出现在lol的舞台上,不会再碰到熟人,没想到最终还是来了。
  
  来了就有心理准备的。
  
  扒了两口炒饭,使劲露出了个笑容,“英雄不提当年勇,我现在是职业网管,欢迎来我的网吧捧场。”
  
  “哈哈,老球,可以啊,我以为只有我牛逼,原来你也有曾经,这个冠军我们拿定了!”李牧笑道,“金贝贝,安静的当个饭桶,不然我要赶人了。”
  
  “老狼,你作死是不是!”
  
  被李牧这么一打岔,大家也不在好追问了,这里面肯定有事儿啊,以当年的辉煌,老woe的其他四人都混的风生水起,当明星的当明星,当老板的当老板,……当网管……这叫哪门子事儿。
  
  另外一边,周旭阳等人也在等核子。
  
  “核子教练,那胖子是谁啊?”老油条好奇的问道。
  
  核子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领带,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油条应该知道,大师,没想到吧,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油条恍然大悟,其实最老的一批玩家是听到过一些八卦的,老woe队员退役之后,大师刚开始炒股,赚了点钱竟然膨胀的炒起了期货,一发不可收拾,面对平仓压力四处借钱,真的是把那点人情全败光了,据说后来用了好久才把钱还清,在这种需要口碑竞争又激烈的圈子,人情败光,彻底消失不见了。
  
  谁能想到,他又出来了。
  
  核子微微一笑,“一个过气的笑话而已,大家不用在意,时代已经不同了,说真的,我倒希望他有点水平这样还能让比赛有点意思。”
  
  其他人也是点头,更多的是感慨,甚至有点……莫名的优越感。
  
  曾经的王者,现在也要仰望他们。
  
  饭吃完了,其他人先去训练室了。
  
  老球在门口抽烟,“要不要来一根?”
  
  “没钱,抽不起。”李牧摆摆手,不是他抠,抽烟不是什么好习惯,有那钱不如攒下来请悠悠去lpl现场看比赛,“以后该叫你大师,还是老球?”
  
  老球吐了个烟圈,“老球吧,大师已经是过去式了。”
  
  最便宜的烟和垃圾食品是唯一的支撑,虽然钱还清了,但生活很多时候对人并不宽容,当年那点牌面也都折腾光了,老球并不觉得委屈,他是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在那段最艰难的时候,是狼窝让他撑住了,是狼窝一次又一次胜利,让他放弃了一些悲观的念头,有的时候活着就是受罪,但狼窝让他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
  
  “行啊,老球就老球,别玩深沉好不好,不适合你。”李牧笑道。
  
  “你不问问为什么?”张球问道。
  
  李牧无所谓的耸耸肩,“卧槽,我还欠你十几顿饭呢,啥时候欠债的敢管债主的事儿了,要不,咱们就算了?”
  
  张球翻了翻白眼,“做梦!”
  
  “就是嘛,老球,人生在世谁不是第一次,脸皮厚点,像我,就会快乐!”
  
  “嗯,很有道理,今儿晚上夜宵啊,差点忘了正事,咱先还一顿,这次你应该没有理由了吧!”
  
  张球点点头,踩灭了烟,……人呢?
  
  卧槽……人影都不见了。
  
  连续两天的战术训练,有了老球的现场指点,感觉更不一样了,关键是,金贝贝也不知道哪儿根筋崩错了,竟然愿意当陪练,大富翁的水平是很合适的。
  
  明天就要比赛了,老球停止了训练,让大家放松一下,轻装上阵,临阵磨枪也没啥用,心态和心情更重要。
  
  李牧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来,悠悠在大厅等他,两人一起去看看夜西湖,主要是怕司马仪这帮人调侃,李牧也希望有点进展,自己有点怂啊。
  
  看到大厅里沙发上安静等待的悠悠,李牧就一阵心潮澎湃,捏了捏自己的脸,感觉像是做梦,算了,就这样吧,别醒了。
  
  悠悠简单的扎了一个单马尾,像是单麻花辫,李牧也不知道专业的说法是什么,但就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悠悠也看到了李牧,这人傻愣在那里干什么?
  
  李牧这才反应过来,“你不多穿点?”
  
  “我不冷。”
  
  在大厅的不远处,周旭阳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择日不如撞日。
  
  “悠悠,李牧,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周旭阳脸上带着笑容。
  
  “哟,周旭阳,啥事儿?”李牧大大咧咧的说道。
  
  周旭阳看了一眼悠悠,“李牧,有点事儿,我想和你单独谈谈,悠悠,不介意吧?”
  
  “周同学,我们不熟,请叫我全名。”赵悠儿淡淡的说道,李牧大大咧咧可能不知道,她很清楚周旭阳玩的这种小伎俩,也很反感。
  
  李牧本来不想搭理他,但好像自己怕了他一样,“行啊,五分钟,我们还有事儿,悠悠,等我一会儿。”
  
  “嗯,不着急,我在旁边沙发等你。”赵悠儿点点头。
  
  周旭阳强忍着不让自己的表情扭曲,这女人眼瞎了吗?
  
  还是故意气自己?
  
  欲擒故纵?
  
  两人找了个沙发位,周旭阳点了两杯咖啡。
  
  “周总,不用这么客气,有啥事儿就直说吧。”李牧翘着二郎腿说道。
  
  周旭阳皱了皱眉头,这坐没坐相,太没教养了。
  
  “李牧,我就开门见山了,其实咱们之间没什么矛盾,如果是因为我当初对范建国的不礼貌,我道歉,当时有点激动了,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没想过你的未来吗?”
  
  周旭阳平静的说道,一谈正事儿,他的心情就能控制的很好。
  
  “啊,啥意思,周总是要给我份工作?”李牧笑了笑。
  
  “没错,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知道我收购了最大的天王直播平台,两个亿的资金,我要把这个公司做上市,在纳斯达克敲钟,要不要来帮我,我给你1%的股份!”
  
  周旭阳傲然的伸出一个指头,别说李牧是沪政的学生,就算是头猪也明白这1%的价值,以及广阔的未来,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这是像李牧这样的穷学生一辈子都不可能碰触的。
  
  为什么这么下血本?
  
  因为周旭阳知道,李牧绝对是个人才,用好了能给天王直播带来巨大的利益,而且卓云海马上要进职业,需要一个人来替代,更重要的是斗鱼那个小直播公司都因为他的影响力咸鱼翻身,抛弃私人看法,这人很有潜力。
  
  而深层的想法,一旦李牧接受了,那明天的决赛就稳了,猪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而且一旦屈服于金钱,人就会跪,跪着跪着就习惯了,李牧就别想蹦跶了。
  
  第三层目的,赵悠儿会对李牧重新定位,学校嘛,象牙塔,一切都是美好的,人也会朝着美好的方向去憧憬,但踏入社会的现实是骨感的,李牧也只是个打下手的,也要听话,这种心高气傲的女生是不可能接受的,而且他只要常在他们面前转转,以李牧的欠费情商,有得是操作空间。
  
  论城府,十个李牧绑起来都不够他一只手玩的。
  
  周旭阳很诚恳,表情很到位。
  
  李牧微微一笑,“就这儿点?”
  
  周旭阳一脸错愕,啥?
  
  “没啥兴趣,我还以为你要给我个51%呢,行了,别耽误我的正事儿,咱们明儿赛场上见吧!”
  
  说完李牧喝了口咖啡,“靠,真难喝。”
  
  李牧走了,留下一脸难以置信的周旭阳,这人是猪吗?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远处的司机小张早就把单买好了,看着周旭阳错愕愤怒的脸,悄悄跟了出去。
  
  (二合一,最近好多老哥们来上海,喝high了,我二两的量算啥水平,明天还要和蝴蝶,柳下战斗,上次在北京“放过”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