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王者正规军

第四百六十九章 王者正规军

“老狼,来吃口新鲜的!”
  
  李牧听到老成喊话,也不管这话里的味道有些怪劲,直接去了,等他拿了蓝,再回中路,正好接到一波带有大炮车的兵线,双方兵线重置了,这波炮车线在中路中线位置碰上,李牧拿了蓝,发条毫不节省,技能全放,继续推塔!
  
  Bear还想帮Only挡一下,但是小夜的婕拉就跟在发条后面,一个QWW,两棵喷射者就生长出来,同时,握着E技能的婕拉向前逼走位,Bear的卡尔玛还想拼走位和操作,毕竟他有E技能可以加移速,有秀的资本。
  
  但就在这时耳朵里传来Only的声音:“Bear小心,发条的疾走好了!”
  
  Bear立刻后退!这个发条的技能放得太准了,连Only和Climb都中了招,他不觉得自己会因为跑得快那么一点点就能例外。
  
  李牧带着炮车兵推塔,婕拉退开,在一旁掩护,拉开了距离要给李牧一个人拿一血塔,死一次其实无伤大雅,650块的一血塔就全回来了。
  
  如果想要成为一名职业选手,要控制情绪利用情绪是基本的,而不是被情绪驾驭。
  
  “一血塔到手,LANG这一波赚回来了啊,而且发条吃了Only的第一个蓝Buff,Tank这波反野真的是见缝插针,绝了,要我是Only这一波,心理上绝对要出问题!一塔没了,蓝也没了,经济上,发条肯定也领先他了!”卓云海说道,可能观众更在意人头,但是选手肯定关注经济和整体的得失。
  
  上一波被抓没办法,但是转手拿到一血塔!
  
  狼王单吃一血塔650块啊,卓云海眼睛里都冒星星了,一旁的寒星偷偷看到,真心觉得……不做选手时候的海王很可爱啊。
  
  中路河道下方,三角草里,狼队中野合璧了,狼队的中野合作,在LPL是腥风血雨的,视野布好,看到蜘蛛要过来,草丛中的婕拉小心翼翼的拉着位置,蜘蛛靠近的瞬间,立刻给出缠绕之根的藤蔓捆绑,Climb秒反应,在藤蔓走到一半时,蜘蛛已经交出盘丝飞天,但附近无处可落,只能原地落下,看到蜘蛛落下瞬间,成封奥拉夫立刻开大冲了上来狂锤,老成心里也是一股傲气的,虽然狼队取得了如此辉煌的赛季,但他依然不是LPL第一打野,在世界上更是毫无名气。
  
  奥拉夫一直保持着接近30刀的刷野领先,SK的辅助卡尔玛支援真的快,给出加速帮助蜘蛛快速拉开。
  
  “还可以,好几次了,如果杀一次蜘蛛,就不至于让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带节奏了!”哈哈急啊,这几波的gank都是蜘蛛在指挥!
  
  “等下,还没结束!狼王发条来了!艾希大招!箭来!一箭飞天,中了!命中卡尔玛,打出晕眩控制,婕拉带着发条的球追击,卡尔玛顺着F4的位置往野区撤,发条拉出大招,打出了卡尔玛的闪现,巨魔来了,是发哥传送绕后了!下路瞬间五包三,以其人之道还施其身,发哥闪现给柱子抬回了卡尔玛,还跑,看你怎么跑,发哥巨魔之王一口咬死卡尔玛,嘎嘣脆,我大发哥猛不猛!”
  
  哈哈狂吼,终于拿到人头了,爽啊。
  
  这是对SK的回应,从节奏上,肯定SK更主动,但是狼队并不怂,打架?他们经验更足,老球从一开始就说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这不代表没脑子。
  
  “Nie,发哥这一波传送很好!”
  
  “小白的眼位留的好,这个人头舒服,我可以喘口气了。”发哥美滋滋啊,前面虽然赚了兵线,但Super这个人的波比,是真的玩得好,不到两百的经济优势,让他玩得像是有一千的经济差一样,这个头一下子弥补回来了。
  
  而发哥这一口也让看直播的LPL观众沸腾呐喊,这真的不是一般的比赛,真的哪怕是春夏决赛都没有这么紧张。
  
  但上帝视角上还是看得出来,狼队并没有什么优势。
  
  “比赛进行15分钟,双方经济基本持平,同时上路的波比也趁机发育了一波,双方节奏快的飞起,几乎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吗,而在运营上,也没有丝毫的破绽,有条不紊,一丝不苟,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哈哈兴奋的说道,至少到目前狼队顶住了,而且没有怯场,这是最关键的,当然这话不能说,大家赛前最担心的就是在国际舞台上犯怵。
  
  不是大家没底气,真的是,前面一届又一届的经验教训,发哥自己就是亲身的经历者。
  
  但现在看,队员们的状态真的好。
  
  “是的,这是我看到过本赛季最激烈的15分钟。”卓云海感慨的说道,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不仅仅是15分钟。
  
  巨魔回家补了巨型九头蛇上线,见面就是爆锤波比,发哥打的很凶,因为怂塔防御等团战的打法,他以前已经尝试过了,最后死的惨不忍赌。
  
  “可惜巨魔这一波没大招,只是互相换血,有大招,感觉能杀波比!”哈哈说道,“当然,如果有大招,波比也不会打了。”
  
  此时发条推完线就朝下路走去,真的也就是SK的中野,如果是以往的狼王不知道游走多少波了,但这一把一直被困在中路。
  
  婕拉排眼,发条卡着视野进了草丛,想要来一波配合,但是中路Only已经给信号,SK的下路身经百战,李牧也只能吃个河蟹塞塞牙缝。
  
  18分钟,Only发动,维克托去上路了,发哥的上路一塔已经被磨到没血了,这一波配合波比逼走巨魔,推掉上路一塔。K红buff野区,奥拉夫又入侵了。
  
  “遇到蜘蛛了,应该撤了吧,没有,奥拉夫上去就是爆锤,大哥,这是对方野区,对方下路支援更快啊!卡尔玛一个加速赶到,奥拉夫这波把自己的疾跑打出来了。”
  
  大家也是揪心啊,这个……Tank也太莽了吧,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撤吗?
  
  “其实发条快到了,Tank这一波打也不怕,SK也知道,所以没硬追,如果这波SK追过来,就中了Tank的计了,有发条的团战,还是狼队这边战斗力更强,有点思考那可不,SK并没有上当,而且大家注意,刚刚卡尔玛支援过来,第一时间是先往红buff草丛里丢了一个Q,防止有人埋伏,这个细节,不愧是世界第一辅助!”卓云海真的有点感慨了,太恐怖了,这都是什么队友,换成EVG的话,现在不知道落后成什么样了。
  
  Tank的莽是有有序的,如果没队友的支持他肯定第一时间就撤了,但是李牧给了信号,狼队打架的机会就是这么打出来的,先让你觉得有优势,你敢追,就有坑等着。
  
  可是碰到SK,好像没什么用啊。
  
  朱镇钟看着比赛,目不转睛,但是眼神中充满了骄傲,真的,他的调教,进退有序,如同正规军一样,狼队的套路,他是有深刻研究的。
  
  真正了解你的人,不是亲人,而是敌人。
  
  慢镜头回放,卡尔玛赶到,第一时间是往草丛里丢了一个q,因为发条不见了,不知道具体的位置,而发条是可以秒他的。
  
  全队信息共享,这个是每个职业队的基本,但是处理的速度和应对的方法以及对指挥的执行力,则是看水平了,SK队员的细节是汗毛矗立的强。
  
  “SK,真的是谨慎,打一支初次进入世界赛的队伍,依然是如此的专注度。”北美解说说道。
  
  “所以才是王者SK!”
  
  “猛虎下山,必用全力!”
  
  “其实Tank玩的非常好,这种入侵很刺激对方打野的神经,让对手不舒服,扰乱节奏,这是战略目的。”
  
  卓云海其实挺佩服Tank的,都觉得Tank抱大腿,除了莽就是靠队友……实际上,你换一个人试试?
  
  卓云海话音刚落,峡谷里又打起来了,卡尔玛在排自己家下路三角草的眼,小夜的婕拉卡住视野,突然缠绕之根从地下滚出藤蔓捆住,这一波Bear没有躲过,婕拉接大招,此时寒冰给E技能,鹰击长空开出视野,卡尔玛不慌不忙,婕拉辅助伤害是高,但虚弱给上,梵咒强化的W的灵链牵住,梵咒W的焕发效果瞬间得到治疗,如果W结束,灵链没有中断,他还会获得第二次已损失生命值的25%的治疗,并不急着撤退。
  
  因为Climb的蜘蛛来了,Climb没有犹豫,抵达位置,立刻闪现放出结茧,小白这时电光火石,看到蜘蛛闪现的一瞬,同时也按出闪现,躲开了蜘蛛的致命控制,婕拉后撤,拉断了卡尔玛的灵链。
  
  这时候,发条和奥拉夫本来是在偷第二条火龙的,蜘蛛追击过来,正好看到,这就没法打了,女警也赶过来了。
  
  “可以打,接团,这龙是我的!”Climb说道,他们已经拥有一条火龙,这条火龙要拿下,拖后期他们这个阵容无敌了,而且这个时间点,虽然女警的输出走下坡路了,但只要夹子放好了,打团他们根本不怕。
  
  队友在支援的路上,蜘蛛刚一靠近就遭遇了艾希,艾希W万箭齐发,一排冰箭射出,减速到蜘蛛,随后开Q,消耗所有被动,触发箭风效果,追着A向蜘蛛,这个时候Climb没有退后,真的是现在世界上最凶打野,直接飞天掉寒冰,这是要一打三吗?
  
  蜘蛛结茧寒冰,一套打残寒冰,但没有后续了,双方上路同时给TP,波比传送自己家小兵,巨魔则是传送靠近SK下路的墙边假眼,这是小白给的。
  
  卡尔玛给加速,和女警支援蜘蛛。
  
  蜘蛛想换掉寒冰,但是差一丝血,蜘蛛被寒冰收掉,而且发条开疾跑来支援了,第一时间赶到战场!
  
  “这一波很赚,SK想多了,发条有线权,而且狼队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团,打就打,谁怕谁,蜘蛛的判断是有的,但是婕拉的虚弱让他很绝望,发条的入场,SK溃败,狼王一个Q打出了残血卡尔玛的闪现,紧跟着一个大招又逼出了女警的闪,
  
  别让他们跑了!”哈哈吼道,已经没气了,嗓子接不上了。
  
  寒星立刻跟进,“狼王闪现越塔一个Q收掉女警,奥拉夫也越塔砍翻卡尔玛,这一波,狼队大赚!”
  
  但是一旁的卓云海则眉头紧锁,“维克托支援到了,这一波狼队太深入了,一个满血满技能的维克托怎么处理,波比很肉开启坚定风采顶住了,分割了战场,发条和奥拉夫冲向维克托,能不能换,维克托Q出加速,给大招和w延缓两人的攻击,Only的处理太完美了,波比一锤一个,收下双杀……”卓云海也无奈了。
  
  刚刚好不容易打出来的,这一波又全部回去了,发条和奥拉夫追的太深了。
  
  狼队其他三人要撤退了,维克托身上还带着疾跑效果,闪现给E,丝血的寒冰和巨魔瞬间交两个闪现,幸亏婕拉比较健康,而维克托也没技能了,双方拉开。
  
  现场的欢呼声惊叹声惋惜声一波接一波,**迭起,突然之间蜘蛛上头,SK溃败,紧跟着Only进场逆天改命,拯救SK。
  
  “慢镜头回放,蜘蛛的伤害是有可能秒的,但虚弱很致命,越塔的时候,不好意思,是巨魔收掉了卡尔玛,但是波比撑了太多的时间,给维克托的进场营造了时间,这一波Super的技能放很合理,这种残局维克托就无敌了。”哈哈说道。
  
  从上帝视角,其实不越塔,而是推塔的话可能更合理,但这近乎是机器一样的要求了。
  
  或许知道维克托在来的路上,但毕竟局面优势,没想到的是波比处理的非常好,想拉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说,棋逢对手!
  
  “双方又聚集在小龙区,这是要打吗,双方的召唤师技能已经全没了,这条小龙怎么说?”
  
  “不能放的,如果让SK拿了,就是两条火龙了,打到后期太可怕了。”卓云海说道,无论是SK还是狼队都不想放,元素龙的改版,让小龙的争夺有些戏剧化,火龙和土龙的提升作用太大,拿到两条的效果非常明显,但如果这时候是水龙或者风龙的话,估计就放了。
  
  巨魔从狼队蓝buff外侧的草丛冲出来,形成包夹,给加速地带一个柱子分割战场,SK队员后撤,波比被柱子卡在前面,奥拉夫开大进场狂锤,狼队的位置更好。
  
  “波比,能打死吗,波比倒了,但是……小龙被蜘蛛偷了,蜘蛛刚才在小龙坑里已经出来不来了,所以SK才纠缠团战,蜘蛛也不打团就是打龙,一个上单换一条火龙,SK还是赚的,尽管这是寒冰拿的一个shutdown,但如果蜘蛛也死了,那就不是很赚了。”
  
  丢了火龙的狼队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刻转过头集火蜘蛛,蜘蛛交出飞天,但你有地儿落吗?
  
  哈哈狂吼,死,打死蜘蛛。
  
  “上帝,一个眼,谁给的眼,谁在这种时候给的眼,我的天,蜘蛛落地走了……”
  
  全场的欢呼声又是直冲云霄,慢镜头回放,蜘蛛位置不好,波比将柱就柱,用命争取了蜘蛛打死小龙的时间,而卡尔玛给了加速第一时间绕到小龙坑外给了一个真眼!
  
  而这个真眼,照出了LANG之前在龙坑上面布下的一个假眼,成功的让蜘蛛借着这个假眼位置落下,逃出了必死的龙坑!
  
  “天啊,我的天,这是什么辅助,真的,卧槽!”
  
  “第二条火龙啊,要是杀个蜘蛛还好点,这个真的亏啊。”
  
  “没人注意蜘蛛啊,真tm的,这让SK拿了两条火龙了。”
  
  “第三条,还是火龙,这是连龙都看不下去了,这样火爆的战斗,三条火龙助兴!”
  
  “什么该死的,连运气都站在SK这边,下一波团,狼队这边就不好接了啊,如果是风龙多好啊。”
  
  局势已经有些崩乱的狼队,面临运营之王SK拿下两条火龙后的后期运营,而第三条火龙的争夺将更加白热化。
  
  然而大家的情绪还没从上一波出来,中路上方河道发生了单杀。
  
  血量不怎么健康的小白没注意视野,被维克托抓住,一个死亡射线,接上大招混乱风暴被直接电死了。
  
  “我的我的,大意了!”他真的只是一会儿的警惕心不足,对Only的位置有误判。
  
  这一波真的是小白的失误,因为刚刚打完团大概只剩三分之一血的他没有回家,而且警惕心也不够,因为丢了第二条火龙,心态有些急了,只想着去插眼,其实婕拉可以先召个植物来探路的,从表现看还是无法跟Bear相提并论。
  
  “没事,不着急!”
  
  “我帮你打回来!”李牧说道。
  
  慢镜头回放残血的婕拉没回家,去对方蓝Buff野区放眼时,迎面撞到了维克托,一个大招,加死亡射线轻松收掉人头,经验是狼队的致命伤。
  
  Only2-0-3的维克托,是的,这就是世界第一中单。
  
  22分钟,双人人头5-5,因为防御塔领先,经济狼队领先一千多点,但塔的经济说白了有点像是存款,SK随时可以取出来,两条火龙让SK有不少的优势了。
  
  23分钟,发条在排大龙坑外的河道草中的真眼,这是卡尔玛刚刚插的,同时发条往下面的草丛给了一个球,Bear有点不甘心,在自家野区转悠着,但是感觉到发条移动拉扯像是能看到他一样,这经验告诉他,附近有眼,卡尔玛给扫描,墙边有个假眼,立刻过去排眼。
  
  但是此时,发条已经排掉了SK的真眼,SK在河道没了视野,只是一刹那的事儿,李牧看着排眼的卡尔玛立刻冲向对方野区,卡尔玛的扫描突然扫到草丛里面有个人影,立刻开E加忠于党,但还是迟了,发条突然向前一个QW拉大招,连已经支援过来的维克托一起拉住!
  
  卡尔玛被秒了!
  
  吼
  
  整个沪政的广场都沸腾了,你杀我辅助,我杀你辅助。
  
  我的白是你能动的吗!
  
  “nie,老狼牛逼!”
  
  “制裁,漂亮,装逼打死他!”
  
  小白虽然面不改色,但是那一瞬间眼睛里爆发出的神采很炫目,无论什么,老牧都是靠得住的。
  
  啤酒吧,司马仪和几个新入职的年轻同事刚下班就冲了过来,也跟着爆发出欢呼声,自从知道司马仪曾是狼王的队员,所有人都惊了,深藏不露啊。
  
  “不是我吹,小白的辅助经验都是我培养的,想当年……”司马仪开始自吹自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