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天王山战役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天王山战役

随着双方进入选用阶段。K第一手,非常果断,直接锁定了寒冰射手艾希。
  
  “我的天,又是寒冰!还真的继续上一把的套路了!”
  
  寒星忍不住叫出来,其实是怕这个的,但怕什么来什么,但愿LANG在短暂的休息调整之后,已经有可以对付这个套路的办法了。
  
  对战寒中,张球皱了下眉头,不出其料,但心里面还是有些发沉,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成封去抓,两个没有位移的射手英雄,最大的障碍不过是减速……而且他始终觉得作为世界赛前面版本辅助一姐的婕拉应该可以应对。
  
  和小夜商讨了AD的选择,最终,小夜想用女警,手长,线上也有比较好的推线能力,带有位移技能,并且,如果拖到大后期,他的女警是敢于站出来带领Carry的。
  
  其实可以的话,他想给小夜拿赏金猎人女枪当ADC来用的,但是,面对SK,小夜的女枪可能在线上就会被打崩,尤其是对面打野还是野王limb,很可能前期就崩了,SK之所以一抢寒冰,也是看穿了这一点,而没有了寒冰大招以及W减速的配合,作为辅助女枪的大招的作用就没有太大的威胁性了。
  
  当然,女枪辅助,在赛场上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就算排位里面,也都算不上有多么犀利,不像婕拉那么常见而又OP,所以,张球的理解也是有限度的,目前只能暂时的见招拆招,不能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其实就像是朱镇钟烦恼Ban位不够,以至于明明知道对面辅助的英雄池不深,却不能好好针对一样,张球也苦恼三个Ban位,不能把太多的危险性按死在Ban位席上。
  
  小夜对女警有信心,当然要考虑到选手的心理,而第二选,张球想要锁定打野的位置,奥拉夫和盲僧,或者用蜘蛛,需要成封在前期做出事来,尤其是对面可能继续女枪辅助的套路时。当然,蜘蛛太极端了,一旦失利可能就满盘皆输,翻不起盘。
  
  “或者还有皇子的选择,别出肉,出全攻击装,配合我冲进去,秒杀。”李牧稍稍提议了一下。
  
  “别搞这么极限啊,有进无回怎么办?”但是成封,还是想用奥拉夫,其实张球更看好盲僧,前期节奏更紧凑,特别是Q技能天音击能够踢好的话,能对SK的AD套路组合形成巨大杀伤。
  
  “我盲僧这两天玩得太臭了!”成封也不是不想用盲僧,但是这两天的训练和排位当中,他的盲僧不怎么顺,面对恐怖的limb,不是自己想装逼就行的,他能把盲僧完成哪样,老成自己可没把握,莽是可以莽的,但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奥拉夫是他目前有把握的,这一刻,其实成封真的体会到李牧的强大,面对only依然游刃有余。K这边,朱镇钟也在充分的和队员们交流,休息室里,他不假辞色,魔鬼严厉的指出问题,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上面,他会发挥出每一个队员的主观能动性,LOL,是团体项目,所以,从BP开始,就需要团队的智慧一起对决。
  
  多方考虑,朱镇钟给队伍拿下了盲僧李青打野以及机械先驱维克托中单,队员能力的强势,让朱镇钟有更多的选择权,毫无疑问,虽然经历了波折,但真的,作为sk的教练是幸福的。
  
  出人意料的选人,中路直接就选了出来,张球皱起眉头,李牧也摸了摸下巴新冒出来的胡渣,“十有八九对面又想拿女枪了。”
  
  “让他们拿,给他们上课!”张球说道,也是给队员信心,两个没有位移的小脆皮,一旦崩了就完全是摆设。
  
  最后,LANG选下了发条魔灵和荆棘之兴,小白的女枪就不要想了,婕拉确实是版本强势辅助,上一把应对不好,这一把要打起精神,如果什么都怕就不用打了。K最后两手,辅助肯定是女枪,但是上单还是未知,这个Counter位要留给发哥,前两把上路稳住了,才有后期打,所以抱上路依然是张球的重点,丝毫不能大意。
  
  “兰博加女枪,锁定了,SK最后两选!上一局赢了,这一把就继续!”
  
  当女枪锁定的瞬间,全场爆发出了巨大的呼声!上一把的女枪,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是意犹未尽的。
  
  “sk真敢选,兰博这个英雄其实挺怕针对的,但整个sk需要正对的地方太多,感觉节奏被sk牢牢掌握着!”
  
  “这就是一个强势打野能够带来的威慑,看得出队伍足够信任limb的节奏。”
  
  “其实也证明sk各个位置都信心十足。”
  
  最后一选,是LANG队给发哥008留下的Conuter位。
  
  会选什么?现场的观众也都安静下来,期待的看着大屏幕,前面两场比赛,是真的精彩,SK出招了,继续女枪辅助,那么,LANG要怎么办?
  
  “时间刺客,艾克!锁定了!”
  
  “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这个时候,艾克可以说是最稳当可靠的选择了,而且,上一把的艾克,发哥打得很好,在线上和Super有来有回。”
  
  LANG这一选,没有惊喜,也没有大家期待的放大招,但是阵容来看,也没有缺点。
  
  “下路一定要小心啊,千万不能再和上一局一样了。”寒星很担心。
  
  “有了一局的适应,我想应该会做出应对的。”哈哈说道,“大招出奇的效果已经没了,婕拉前面一直是辅助一姐,这个选择没毛病。”
  
  教练握手离场,朱镇钟微笑着回到了休息室,他已经在思考下一场比赛了,其实现在双方都清楚,下路是双方交战的焦点了,LANG的缺口在下,那么SK就会在下路进行战术强化。
  
  对于张球,朱镇钟心里其实是敬佩的,因为李牧的原因,他对LANG,早早地就关注了的,春季赛的LANG,很强,横扫LPL,但是那个LANG绝对不会是SK的对手,但是,夏季赛,张球的执教风格突变,LANG打得没有那么好了,但是朱镇钟却有种紧迫感,同样在调整SK方方面面的他,完全理解了张球的意图,想让LANG的战术变得立体化全面化,在面对不同的队伍,可以拿出不同的战术打法,同时树立每个位置的“主角担当”,一个强大的队伍,每个位置都要有自己arry心,这说明张球的野心很大。
  
  这也是他这个夏季赛在SK做的事情!
  
  幸运的是,LANG并不具备SK的经验和条件!
  
  如果说他没有那么早关注狼队,现在可能还真会被打蒙,但胜利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搬掉卡尔玛和瑞兹这两个英雄就是不给狼队调整的可能,就拼中单,有only在,他不怕!
  
  瑞兹是高风险英雄,那些killer的瑞兹表现他看过了,这一手,必须防御,而Killer的卡尔玛,支援和保护能力太强,尤其是为下路提供了容错率,如果有卡尔玛这样的英雄来提供容错率,LANG是有可能把比赛拖到一个胜负难料的大后期,对于killer当年的切屏和全球支援……直到现在还会梦到。
  
  尽管他们不一定会拿,但他还是不留机会,这是他的搬选理解。
  
  第二局赢回一局,现在的第三局,目标就是摧毁LANG下路和打野的信心,拿下赛点,然后一鼓作气,把LANG掐灭在第四场。
  
  “第三场比赛即将开始,半决赛了,突然之间,下路的格局又发生变化了,之前是婕拉加女警是最强下路的组合,现在SK却告诉大家,你们错了,寒冰加女枪才是首选组合,谁对谁错,这一场,见分晓。”
  
  “这一场,赛点之争,天王山战役,可以说,现在双方都拿到了自己最想要,也是选手自信的阵容。”
  
  解说台,寒星和哈哈开始了赛前最后的预热。
  
  蓝色方SOKOVS红色方LANG
  
  上单:机械公敌VS时间刺客
  
  打野:盲僧VS狂战士
  
  中单:机械先驱VS发条魔灵
  
  射手:寒冰射手VS皮城女警
  
  辅助:赏金猎人VS荆棘之兴
  
  双方进入召唤师峡谷!
  
  一级,双方都拉开了一字防御站位,下路,双人组直接碰面交火,万箭齐发加枪林弹雨的SK双人组,明显占据了上风。
  
  大屏幕上,只一个镜头,瞬间,现场的观众就直接嗨了!
  
  女枪辅助,敢用牛逼,用得好更牛逼,美国的英雄联盟玩家很纯粹的享受着比赛。
  
  叶梓萱亲自来现场带领啦啦队喊了起来,LPL加油,狼队加油!
  
  幸运的是,现场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她们并不是孤军作战。
  
  自从加入狼队,叶芷萱的生活不再只有购物玩游戏,感觉真正活的像个人了,有喜怒哀乐,老球他们工作起来真的不把她当女人,有的时候是真骂,但是她喜欢这样,因为他们是认可叶芷萱这个人,而不是一个只会花钱的大小姐。
  
  刚刚休息的时候,有几个留学生过来和她们聊天,因为知道她是狼队的领队,还问有没有带狼队的应援物,他们因为是从美国其他城市坐灰狗长途过来的,也就是美国的城际长途汽车,来的时候,也没想到要准备,所以除了手写的纸牌,没有任何的应援准备。
  
  叶梓萱分了些LPL和LANG的小贴纸给他们,她有些后悔,没有料想到这个情况,相应的应援物,没有准备好。
  
  但是,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立刻兴奋的把贴纸贴在了他们的脸上。
  
  “贴在脸上最显眼,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是中国人,来这里是支持LPL的!”
  
  “中国队加油!”
  
  老狼,一定要赢!
  
  叶梓萱用力的舞动着手中的LPL战旗,这一把关键还是老狼,不是白夜组合不强,没有毅力,而是有的时候毅力并不能决定一切,因为你的对手更强更有毅力!
  
  这是狼王的队伍,选出了发条就代表了一切,狼王要arry,黄金联赛上是这样,城际赛是这样,lpl赛场也是这样。
  
  现在是世界赛了,老狼,加油啊!
  
  望着屏幕上的男人,叶芷萱充满了信任和期待。
  
  下路越拼越凶,小白的婕拉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女枪和寒冰射手都是技能消耗,技能释放距离,并不比婕拉短。
  
  不过,女警加婕拉的打线能力还是很强,两人抢到二级,立刻压制了上去。
  
  双方的下路,就是比对线。
  
  不过,盲僧一直没有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给他们制造了巨大的压力。
  
  但是,上帝视角的大屏幕上,可以看到,盲僧是卡着狼队在F4的饰品眼的视野盲区去打的红!
  
  很显然,Climb是知道这里有眼位的,但他也确定他走的位置是不会被这个眼位看到的。
  
  “盲僧有没有去打红?”下路,线有点压过去了,小白有点担心遭到盲僧的Gank。
  
  “F4的眼,没有看到盲僧。”成封皱着眉头,下路拼得凶猛,但是初期的压力,其实更多的是压在他的身上,所以这一局,他是从红Buff开局,从上半野区朝着下半野区刷,在盲僧能做事的三分钟到四分钟左右的节点,他要保持一个能够随时支援到下路的状态。
  
  但是,现在小夜他们的线是推过去的情况,这种情况,他最好是去反蹲,但是反蹲而盲僧不来的话……那他奥拉夫前期就崩盘了。
  
  中路,李牧的发条……走位的动作那金属细腰扭得很蛇精,他和Only从一级开始,就没有要和平补刀的意思,一直在换血,不得不承认,Only的走位是真的不错,躲发条的Q很有一手,双方的换血是平分秋色。
  
  另一边的Only扬着眉头,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翘了起来,发条的走位很骚,而且,第三局了,对面的反应速度居然变得更快了!
  
  好久没出现这么强大的对手了,但是这让他更兴奋!
  
  这时站在李牧身后的一个拳头的华裔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的电脑,在发条和维克托换完血,向后撤的一个瞬间……
  
  又出现了!
  
  高速切屏,短时间内,李牧的屏幕镜头,连续变幻了五次!
  
  分别是拉到了上路,下路,两处眼位,以及一次TAB的数据面板!
  
  一秒钟!处理了五个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