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鬼怪保险公司 > 第八十九章 演戏

第八十九章 演戏


  赶巧这条街两边都是没人住拆迁房,街上现在也没其他人,倒不用担心有人看见刚才那一幕,但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有人路过。
  “在路当间儿这么横着也不是个事儿。”方戟有一种坏肚子进错厕所还忘了带纸的感觉。
  大白天的就扛着人在街上走肯定是不现实,方戟绑好还在昏迷中的莉戈雅的手脚,拖着她找了个角落,把她先藏了起来。
  至于曝尸在一地狗血中的哈士奇,厚葬是没时间了,带回去炖一锅也太丧心病狂,方戟就直接掏出电话报了个警,麻烦警察叔叔通知有关单位来处理一下。
  等狗尸被来处理的人带走,他又给鸡仔和小黑分别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帮忙想个办法把莉戈雅弄回去。
  二人赶到,鸡仔的办法也是够简单粗暴的,拿个大麻袋把人往里一装,又在附近找了些废纸壳赛里面,让麻袋在外面看不出是人的形状。
  “我们把她带到哪去?”扛着麻袋的鸡仔问道。
  “肯定不能往家带。”方戟想了想,继续说道:“老鸡,你还记得那所废学校不,不如我们就去那。”
  …………
  太阳快落过山边的时候,没法坐车只能抄着小路走的三人才到了郊区的废弃学校。
  这一路就算不停倒换着人抗麻袋,但麻袋里装着的怎么说也是个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到地方的时候腿差点没给他们累断。
  随便找了间教室,把莉戈雅放在椅子上,小黑用带过来的绳子把她的手脚都帮在了椅子上,就要开始上手脱她的衣服。
  “小黑你……”方戟诧异的看着他,还认真的后退了半步。
  “这是为了防止她衣服里藏着不容易发现的工具,而且也是一种刑讯手段,可以给她造成无所依靠的心理压力。”小黑面色如常,看了一眼方戟继续说道:“你们也不用尴尬,会给她留下内衣内裤。”
  他脱掉莉戈雅的外套,掀起卫衣的前襟,突然跟触电似的松了开手,噌的一下直起身来。
  “咳……我觉的还是没必要脱衣服了,毕竟这类人都心理过硬,脱不脱都一样……”
  方戟觉的小黑这语气有点怪,一看他红着脸,再瞅瞅莉戈雅的上身,恍然大悟,那件属于断码尺寸的用来降低奔跑震荡感的物品,正在自己家沙发上扔着呢。
  鸡仔冲小黑抬了抬眉毛,嘿嘿一乐:“是不是贼大。”
  方戟、小黑:“……”
  方戟清咳一下,让气氛变的正经一些,说道:“也不知道她还要昏迷多久,等会我们怎么问她?”
  听到这话,小黑正色起来,说道:“我系统的学习过刑讯手段,一会交给我就好了,不用见血,但不能保证噪音。”
  鸡仔说道:“我觉的,不如打电话问问同事们有没有人会散识术,用了这种术之后,保证有问必答。”
  “方法先不说,在这之前还有个很大的问题。”方戟说道:“她是个外国人,需要用英语交流吧。”
  鸡仔:“我高中没毕业。”
  小黑:“我只知道李雷和韩梅梅。”
  方戟:“我的四级证书证明的不是英语能力,是运气……”
  正好这时,莉戈雅醒过来了,看到这仨人都一脸‘好巧好尴尬’的表情不忍直视互相的眼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知道自己手脚都被绑了个结实,挺着胸猛吸一口气,语速极快的说道:“雇我人姓钱,胖子,四十岁上下,名字不知道,让我卸掉目标的一条胳膊,说是为他儿子出气,他儿子十岁左右,放在同龄人里算丑的。”
  三人:“……”
  方戟内心:说好的外国人呢?
  小黑内心:说好心理素质呢?
  鸡仔内心:真大!
  “你们别这么看我,我就是个拿钱办事的佣兵,又不是电影里演的忠诚杀手,被逮住了当然是先保住命要紧。”莉戈雅说道,完全看不出紧张。“不过个人信息我不能说,这和直接杀了我没区别。”
  方戟说道:“没打呢就招了,可信度不高啊。”
  “我都这个处境了,还有说谎的必要吗?”
  方戟目光询问的看向小黑,小黑微微点头。
  怪不得第一次被她袭击时,她的第一刀是割向腋下,但之后的两刀就莫名其妙了。
  鸡仔问道:“那你在第一刀没有得手之后,为什么又要阉了老方。”
  “没什么,我跟踪了他几天,发现他是个每次都和不同女孩约会的渣男,我只是顺手除害罢了。”莉戈雅说道,语气平淡。
  终于搞明白的方戟无奈道:“敢情不是雇人的人有毛病,是雇的人有毛病。”
  “该问的都问了,我们怎么处理她。”小黑说道。
  “你们手里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行凶,也就没法用正面手段处理我,最好还是放了我。”莉戈雅对三人说道:
  “我用假身份办了真护照,还有三天,我申请的旅行签证到期,到时我没有出境,相关机构肯定会找我,如果找不到我,你们觉的找到你们头上会用多久?所以我告诉你们事实,其实是想和你们达成交易。”
  听了这话,鸡仔和小黑都不由皱眉,方戟却没有感到棘手,反而一笑,说道:“放你可以,但有个条件,你帮我演一出戏。”
  透过莉戈雅透露的信息,不难猜到是谁雇佣了她,只不过有些意外,没想到那天晚上哭着跑开的小男孩会带来这么大麻烦。
  方戟让鸡仔和小黑留在这里,独自出了教室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章经理,询问博士的电话,第二个打给博士,找了瓷器刘。
  不知是瓷器刘相信方戟不会做什么过火的事情,还是他对曾经这个徒弟死活毫不关心,直接就将住址告诉了方戟,如果不是方戟说了缘由,他或许问都不会问上一句。
  两小时后,钱家别墅内,刚刚结束了应酬的钱喜金回到家中,觉得酒桌上灌下的黄白浆水还不够满足,又跑进书房里,去寻找那瓶背着唠叨妻子藏下的好酒。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心急的进入书房关好门一解口瘾,而是愣在房门前,迟迟没有进入,因为书房的老板椅上,正坐着一个本该已经少了条胳膊人。
  方戟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钱喜金不敢轻举妄动,他看到方戟的脚下踩着一个被绑起来的女人,思量之下,只好照做。
  等他关好门,方戟说道:“看来钱老板是聪明人,知道我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这里,也可以悄无声息的做些其他事情。”
  钱喜金脸上的汗水顺着肥肉的褶子流了下来,盯着椅子上的人,没有回答。
  方戟脚一蹬,将脚下的人蹬向钱喜金,说道:“你应该认识这个人。”
  钱喜金看着昏迷不醒的莉戈雅,咽了口唾沫,试探道:“你想要什么?”
  方戟微笑道:“很简单,你要给她的钱,现在给我,从此我们两清,再不相见。”
  钱喜金说道:“我给你双倍,你把她也带走,怎么处理你说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