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昙花笔录 > 第五十七章 想的挺美.

第五十七章 想的挺美.


  莫不是一个吃货?
  仆从也没有多言,也让他明白了江湖中的传言,只能信三分。
  路还没走到一半,仆人忽然听见了“咕噜噜”的声音,随眼一瞟,才知道,原来潭公子早就饿了。
  他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江湖侠士也会饿肚子啊!
  潭一仙自然差距到了仆人的神态,顿时一笑道:“小哥,我想问一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仆人道:“有肉,有菜,有汤,有酒……”
  潭一仙咕哝了一句:“等于没说!”
  声音虽小,但仆人已经听见,立即接话:“对,有一样你绝对没吃过。”
  潭一仙惊喜道:“我听闻,这里有一种特别的花,可以做成菜,味道极好,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仆人自豪满满:“没错,也只有我们这三亩地能种出‘冰花’,此花预热则化,做成凉菜下酒再好不过了。”
  潭一仙笑的更愉快了:“那我得好好尝尝!”
  …
  潭一仙随着仆从来到了餐厅,他大老远的便透过窗户看见了厅内的一桌子五颜六色的菜肴,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可是当他越靠近餐厅时越发现,一桌子美食越是被厚厚的墙壁挡住了,于是又加快了脚步想冲进屋里,他实在饿得慌。
  当他来到门槛时,却被一群客人挡住了去路,这些人都是门主请来做客的。
  他们都在这里等着,交谈,说一些富丽堂煌的话,自然还没坐席。
  …
  忽然间,潭一仙从人群中听见一句耳熟的话。
  “西门门主,听说,潭一仙也来了,在哪呢?我和他可是好友。”
  这声音太熟悉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门主笑道:“没想到潭公子的桃花运那么好,与舞雪姑娘是朋友,真是羡煞旁人。”
  舞雪甜甜的笑着,脸不红气不喘,倒是很习惯的露出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种笑容就会显得不自然,有些僵硬,像是敷衍的笑。
  潭一仙远远想便看见了舞雪的笑容,内心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的笑容之下隐藏着某些东西。
  不过,随后他自己也勉强总结了一下。
  其实门主说的这句话,没毛病,关键在于谁说这句话,用什么样的口吻说这句话,是很重要的。
  所以舞雪露出这样的笑容可能是纯属礼貌的微笑!
  他很自信,如果是根牧说这样的话,舞雪的反应就会大不相同。当然了,根牧也不会对舞雪说这样的话。
  不过,潭一仙很好奇舞雪不是会回唐家了吗?怎么跑这冰天雪地上来了?
  …
  门主目光一撇刚好看见了潭一仙,二人对视了一眼,点了一下头,这才扭过头道:“舞雪姑娘,看,那就是潭一仙!”
  舞雪目光跟着看去,脸上并没有露出旧友重逢时的微笑,而是露出凝重的神情,好似她眼前的人不是旧友。
  她远远的便看见此人的皮肤特别好,仅仅露出的手腕与脖颈,不仅白皙而且细腻光滑,就连身为女人的她,都羡慕嫉妒。
  上了年纪的人,是不可能拥有这样无暇的皮肤,由此可以判断,此人年纪二十出头。
  但,舞雪可不信潭一仙拥有这样如玉的肌肤,再说这个人带着面具,谁又能分辨的出是真是假?!
  于是乎,她走上前去,质疑道:“你真是潭一仙?”
  潭一仙奇怪的笑了:“我不是潭一仙,难道你是?”
  舞雪冷冷地道:“你把面具摘下来,让我看一眼。”
  听完这话,潭一仙一阵心慌,脊梁骨不由得冒凉气。
  摘掉面具不就露馅了吗?
  鬼知道,舞雪是不是还记得当日的场景?
  再说,潭一仙发现戴面具有很多好处,他只求扬名天下,自己名声出去了,到哪都能混口饭吃,这就行了。
  没必要让别人非得记住自己的这张脸。
  万一,“潭一仙”这个名号突然臭大街了,自己还能换个名字继续逍遥,何乐而不为呢?!
  他很喜欢做个隐形的名人,走到哪里都威风凛凛,也不会有麻烦缠身。
  所以这面具打死他,他都不会摘下!
  舞雪微微皱眉,忽然冷斥:“喂,你没听见我说话?”
  潭一仙内心不悦了,心中也好奇,舞雪什么时候变得咄咄逼人了?
  潭一仙也就没搭理她。
  舞雪更加恼怒:“你是谁,为何要冒充潭一仙?”
  潭一仙虽然不爽,但仍旧笑道:“那先想办法证明自己是舞雪再说,不然,别来打扰我。”
  舞雪道:“哼,我前几年和门主见过一面,他能为我证明。”
  潭一仙闻言目光看向了门主。
  只见门主点点头道:“那是三年前了,我带着西门子瑜前往唐家拜寿,那时见过舞雪姑娘……现在嘛,样貌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更多了几分成熟。”
  潭一仙怔住了。
  舞雪得意的冷笑了:“你还不摘下面具,我与潭一仙相处过半个月,自然知道他的音容笑貌,你让我看一眼便知真假。”
  潭一仙刚想回过神,却又被惊住了,内心诧异,自己何时以真面目见过舞雪?
  难道,舞雪想趁这个时候,想见一见我的真容?
  可是,看着舞雪认真的神态,好似她说的是真的一样。
  潭一仙微微摇头一叹:“哎,我生的丑陋就不看了,免得吓到你。”
  舞雪忽然冷冷地道:“哼,江湖中最近出现一个人,名为‘花七郎’,是个采花大盗,传言他也时常带着面具,毕竟亏心事做多了,见不得人。”
  潭一仙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啥意思?
  硬要逼着自己摘下面具?!
  舞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情了?!
  …
  然而就在这时,张志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看见这一幕,顿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小子,我早就看你不像好人,感情是个采花贼啊,来人,给我抓起来!”
  好歹张志是执法队的,还是有点权威的,一声令下,便围上来了许多弟子。
  潭一仙一脑门的郁闷,这都是什么啊,看来今天不摘下面具,连脱身都是问题了。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说,你们谁见过,采花贼大半天的在人多的地方闲逛?”
  一听这话,围观的人群纷纷点头,还别说,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舞雪却冷笑了起来:“采花贼,也有饿的时候,短短的一会儿,你的肚子便叫了好几次,你虽然用真气压制着,但我还是听得见的。”
  一听这话,众人目瞪口呆,怎么……采花贼晚上吃不饱吗?
  潭一仙面色变得阴沉不定,他恼火了,这都是什么,舞雪怎么那么的咄咄逼人,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