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名侦探柯南之绯色奇迹 > 陷害

  ——你的父亲为了留下那一个人能够继承他的遗愿,继续完成任务,才会放弃自己活下来的希望。
  ——你父亲说过,他所执行的任务叫做假酒计划,你父亲是最高执行者。他是一个执行无差别潜入计划的卧底的保证人,为了在自己牺牲之后,让那个人能够继续与上头保持联系,他把那个人的接头方法告诉了我。你父亲交代过,正如假酒计划所说的那样,那个执行无差别潜入计划的卧底永远不会在外人面前喝酒,他的代号我至今未知。
  ——可是我找了很久,没有那个人的半点消息。柯安妮,我希望,如果连我也不幸遇害,你能够把那个人找出来。那是你父亲未完成的任务,你是你父亲生命的延续。作为母亲,我也希望你能完成那个任务。你的父亲给那个来自地狱的组织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卷走了组织五分之一的财产,组织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浅野贵屿和克劳迪娅的字都很好看,每句话都带着浓浓的眷恋,却硬生生地被朗姆读出了一种僵硬感。
  这个人潜入组织十多年,就算当年只是个不足轻重的小人物,如果现在他还活着,无论如何都已经到了组织中高层了,如果他足够优秀,可能已经是组织五大巨头之一也说不定——这是绯里奈第一次读这篇日记产生的想法。
  房间里满是沉默,在朗姆读完信件内容之后。
  两份暗夜公爵的下落都和他有关,朗姆还不顾先生命令刺杀库拉索,隐瞒爱尔兰的被捕,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乌丸莲耶肯定也是经过查证,并非靠浅野赤里的一面之词。
  而这让他彻底百口莫辩了。
  朗姆思索了片刻,决定从告发者本身下手,直截了当地问道:“先生,如果我是苏格兰留下来的卧底,那浅野赤里为什么要暴露我?”
  绯里奈愣了愣,双眼在朗姆身上四下大量着,颇有些无辜的样子,五指在桌子上敲击着,提醒着:“我没说那个卧底是你。”
  “其实我自己也还没确定是哪个,只是觉得你很奇怪,同样有嫌疑的人不止你一个。”
  “而且就算真的是你,我有什么必要去包庇一个被我父亲豁出性命保护,却自己活得这么好的叛徒?”
  绯里奈耸了耸肩,目光中是独属于金菲士的狠辣。
  没错,是金菲士的。
  绯里奈与很多行走在犯罪世界的人都不一样,她比所有人都清醒,工作和生活可以分得十分清楚,这让她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生活比组织其他成员都要精彩。
  她已经很久没有执行任务了,金菲士在狙击的时候才有的目光也是久别。
  乌丸莲耶抬起眼,看向自己昔日的手下:“你怎么说?”
  朗姆思索了一会,开口道:“先生没有立刻下令杀我,分明是不信。”
  绯里奈勾起嘴角,兴奋地举起手,像极了上课时急切被点名的孩子,开心地叫道:“是我强行把你命留下来了呀,如果不是我……”
  “你话少些。”
  乌丸莲耶实在想象不到一个死囚这样乐观活泼的心理,也想不到一个人的嘴怎么能碎到这个地步。
  绯里奈撇撇嘴,依旧小声嘟囔着:“是,是,我都要死了忍一忍又怎样?小气死了,白活一百多年,还没我活的开心呢……”
  两个男人再也没有理会她。
  绯里奈别开眼眸,抚摸着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眼底是压抑不住的疼爱,随后,她再次将目光投向房间之外。。
  在那里,原本的守卫一一倒下,取而代之的,是全副武装的公安特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