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魔起东方 > 第238章 假戏

第238章 假戏

东方霜叶笑道:“沈大哥,你放心吧!包准出不了岔子,我会整夜盯着她,借她一对翅膀她也飞不了。”
  
  沈援回房,又跟皇甫轩商议,决定轮流坐息守夜,皇甫轩守上半夜,沈援负责下半夜。上半夜平静无事的过去了。
  
  轮到沈援守下半夜,距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沈援搬一把椅子,索性坐在窗外院子里,盘膝趺坐调息,就近监视着隔壁上房的门窗。
  
  前面一个时辰,毫无动静。
  
  直到天色将明前那段最黑暗的时候,沈援正阖目养神,似睡非睡,忽然听见东方霜叶房中有了异响。
  
  那是一种极轻极弱的呻吟声,仿佛一个人的脖子正被紧紧捏着,想叫又叫不出来。
  
  沈援一个铤身从椅上跳了起来,直趋窗前叫道:“霜叶!霜叶——”连叫数声,屋中毫无回应,呻吟声却突然停止了。
  
  沈援扬手一掌,拍开窗子,飞身便冲了进去。
  
  可是,他进去得快,出来得也快,一个倒纵又退出来,急叫道:“七郎,快起来,出了事了……”
  
  皇甫轩匆匆赶出房来,道:“出了什么事?”
  
  沈援指着东方霜叶的卧室,气嘘嘘道:“那番婆不知怎么脱了身,正勒着霜叶的脖子……”
  
  皇甫轩惊道:“真的吗?咱们快去救人呀!”
  
  沈援却拦住他,摇手道:“去不得,咱们进去不太方便,必须另外想办法。”
  
  皇甫轩道:“为什么?”
  
  沈援红着脸道:“那……那番婆……光着屁股,没有穿衣服。”
  
  皇甫轩又好气,又好笑,道:“老大哥,这是什么时候,还顾忌这些。”一错步,闪过沈援,扑进屋里。
  
  沈援说的一点都不假,那个东倭妇果然是全身一丝不挂,正骑在东方霜叶身上,双手紧紧捏着东方霜叶的脖子,看样子是存心将她活活勒死。
  
  皇甫轩喝道:“放手!”
  
  那黑衣矮妇手是放了,却旋风般一个转身,张开双臂,叉开两腿,向皇甫轩扑了过来。
  
  若换了沈援,别说动手,早被这种“唬人”的姿态吓跑了。可惜这一次她遇上了皇甫轩。
  
  皇甫轩根本没把她看作是个人,尤其没看作是个女人,这种场面,他看得太多,见惯不惊,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刺眼。
  
  他只拿她当成一堆肉,或者一个脱了皮毛的母猪,想也没有想,左臂一圈,呼的一拳直捣了过去。
  
  这一拳,正打在黑衣矮扫肚子上。
  
  黑衣矮妇一声“哎哟”!弯下了腰,就像自己反而害起臊来。
  
  皇甫轩毫无怜香惜玉的念头,右掌竖立如刀,重重砍向黑衣矮妇的肩颈。
  
  “啊!——”黑衣矮妇痛哼出声,整个人跪了下去。
  
  皇甫轩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点了她的穴道,顺手扯过一床棉被全身一裹,掷回床上。然后,轻松的拍拍手,再看东方霜叶。
  
  东方霜叶已经快要昏过去了,自己用手揉着被捏的脖子,频频喘气,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援在窗外问道:“七郎,怎么样了?”
  
  皇甫轩一面替东方霜叶倒了杯荼,让她润喉,一面应道:“没事了,请进来吧!”
  
  沈援似乎还不敢相信,伸头在窗口张望,直到皇甫轩点亮了灯,才敢放心进来。
  
  皇甫轩道:“是谁替她解开穴道的?”
  
  东方霜叶喘息着道:“是我——”
  
  皇甫轩道:“你不是说要整晚盯着她,绝不会出岔子吗?干嘛倒替她解开穴道?”
  
  东方霜叶道:“我上了那贱人的当,她先说要方便,我只替她解开脚上穴道,后来,她又说,她们东倭国的女人,都要脱光衣服才睡得着觉。我想,如果脱光衣服,倒不怕她会逃走,因此……”
  
  皇甫轩道:“所以你又替她解开了两手穴道?所以就被她捏着脖子了?”
  
  东方霜叶低下头赧然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许多,唉!都怪我太大意了。”
  
  皇甫轩道:“如果她说东倭国妇人晚上睡觉都要抱一把刀,你也给她?”
  
  东方霜叶答不出话,只好默然不语。
  
  沈援伯她受窘,忙道:“过去的事别提了,幸亏发觉得早,总算没被她逃掉,以后当心一些就是了。七郎,咱们回房去吧!”
  
  皇甫轩没作声,转身走了出去。
  
  东方霜叶望着他的背影,怯生生道:“代大哥好像很生气,在责怪我,其实我真的是无意疏忽,又不是故意放她……”
  
  沈援笑道:“我知道,七郎也不是真正责怪你,他的目的,还是希望你上一次当,学一次乖,以后多谨慎些。好了,你也休息一会吧!我走了。”
  
  回到隔壁卧室,皇甫轩正仰面躺在床上,手肘支着颈,呆呆望着屋顶,脸上神情一片凝重。
  
  沈援忍不住埋怨道:“你也太不给东方丫头留颜面了,刚才那些话,的确太重了些。”
  
  皇甫轩道:“老大哥,你以为她说的都是真话?”
  
  沈援道:“难道不是?”
  
  皇甫轩冷冷一笑,道:“至少有一点我不相信,以东方霜叶的武功,绝不会那么容易被东倭黑衣矮妇制住,即使被制,也会有声响,更用不着脱光衣服,捏她的脖子。”
  
  沈援沉吟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
  
  皇甫轩道:“假戏,故意扮演给咱们看的。”
  
  沈援道:“就算是假戏,那也用不着脱光衣服扮演呀?”
  
  皇甫轩道:“因为这出戏是特地扮给我看的。”
  
  沈援道:“这道理我就不懂了。”
  
  皇甫轩道:“道理很简单,她们知道我对东方霜叶的身份已有怀疑,所以特别扮演这出假戏,目的在消除我对东方霜叶的疑心,为了逼真起见,才故意选在你守夜的时间上演,又怕我看不到,才脱光了衣服,她们料定老大哥会不好意思看,必然会换我进屋去,只有我亲眼目睹,方能相信东方霜叶的身份。”
  
  沈援点点头,道:“这么说,你已肯定东方丫头是假冒的了?”
  
  皇甫轩道:“我不敢说她是不是东方霜叶,只知道她必定是姐妹会的同伙,以前总是怀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
  
  沈援默然片刻,道:“你的推断如果正确,此去寻觅姐妹会总会,八成是个陷阱,不过,在尚未获得确切证据以前,咱们不能总仅凭推断便入人于罪。这件事,你我心里有数,暂时不要表露出来,且看以后的情形演变再作决定吧!”
  
  皇甫轩道:“咱们明知是陷阱,为什么还要受她们的摆布?”
  
  沈援笑笑,道:“她们的目的在‘刀剑合壁阵法’,咱们既然已经洞烛其心,受摆布的应该是她们了,将计就计,何乐而不为?”
  
  皇甫轩没有再深问,因为他了解沈援外号“二猴子”,绝不是笨人,想必早已成竹在胸,有所安排了。
  
  第二天继续上路,竟然相安无事,没有再发生任何意外。
  
  只是,东方霜叶见到皇甫轩时,神色总有些讪讪的,似乎心虚,又似乎有点畏怯。百镀一下“魔起东方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