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魔起东方 > 第342章 掉包

第342章 掉包


      柳寒山道:“不对,如果是红石堡的人,他们会直接到客栈来,不会约我去镇外见面。”
  
      马老二道:“既然不是,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咱们联手将他摆平了再说。”
  
      柳寒山摇头道:“他有同伴在镇外等候,只摆平了他,并无用处,不如跟他去再见机行事,以免暴露林百合的秘密。”
  
      马老二道:“到了镇外,他们的人多,岂不是会吃亏么?”
  
      柳寒山微微一笑,道:“不要紧,咱们两人跟他去,留下四姬看守上房,只要林百合在咱们手中,谅他们未必敢开罪寂寞山庄和红石堡。”
  
      于是又隔窗叮嘱四姬,谨慎守护,不可擅离客栈,等自己和马老二走后,便设法救醒马老大协助防御……
  
      匆匆交待完毕,柳寒山在袖筒内暗藏七枚淬毒丧门钉,故作萧洒地向田继烈拱一拱手道:“朋友请带路,咱们明天还要赶路,早些了断,也好早些回来安歇。”
  
      田继烈哂笑道:“放心,你会从头永远安歇,再也用不着辛苦赶路了。”
  
      话落,大袖一拂,身形凌空射起,直没墙外。
  
      柳寒山低声道:“这老小于轻功不俗,咱们也加劲些,别被他耻笑!”
  
      两人同时提气纵身,紧随着田继烈越墙而去。
  
      “翠蝶四姬”中为首的“绿珠”,立刻拉开房门,道:“二珠和三珠看守人质,幺妹跟我去救马老大!”
  
      绿衣飘闪,穿过廊糖,飞步向马老大倒卧之处奔去。
  
      来到屋角下,伸手试试,却发觉马老大鼻息均匀,并无外伤,只是全身僵硬,沉沉昏睡,不知何处穴道受制?
  
      绿珠连拍了他背部三处大穴,毫无效用,只得道:“先把他抬回房里去再想办法吧!”
  
      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抱脚,刚把马老大抬起来,忽听身后有人晒笑道:“老公刚走,就把男人往屋里拖,不嫌太性急了么?”
  
      二姬骇然失惊,手一松,“砰”地又将马老大掷落地上。
  
      小强斜着身子坐在廊前栏杆上,双手抱胸,笠帽压得低低的,遮住了整个面孔,乍一见,直如幽灵。
  
      绿珠急忙横剑护身,沉声喝道:“阁下是谁?
  
      小强吃吃而笑,道:“不必问我是谁,久闻翠蝶四姬艳绝人寰,我是摹名专程来瞻仰的。”
  
      绿珠道:“阁下和镇外那帮人是一路的吗?”
  
      小强摇头道:“不是的,他们跟柳兄有仇,我和柳兄非仅无仇彼此还有同好咧。”
  
      绿珠听他语带轻薄,心里暗骂,脸上却嫣然一笑,道:“这么说,阁下真是专为咱们姐妹而来了?”
  
      小强道:“一点也不错,否则,我又何必等柳兄离去以后才露面,姑娘,对不对?”
  
      绿珠点点头,笑道:“阁下要见咱们姐妹,总该先报个名儿。”
  
      小强道:“我无名无姓,只有一个外号,叫做持网使者,专捕世间各种狂蜂荡蝶。”
  
      四姬中的幺妹“碧玉”怒道:“这厮满嘴不干不净,大姐,别跟他噜嗦……”
  
      绿珠却摆摆手,仍然笑容可掬地道:“没姓名不要紧,请把帽子摘下来,让咱们见见阁下的尊容,这总该可以吧?”
  
      小强道:“我这副尊容难登大雅之堂,还是不见的好。”
  
      绿珠道:“既然相识一场,见见又何妨?”
  
      小强道:“好吧,姑娘一定要见,可别后悔。”
  
      说着,一掀帽沿,仰起头来。
  
      那张伤痕遍布的狰狞面孔,直把绿珠和碧玉吓得踉跄退出了好几步,险些连长剑也失手丢了。
  
      小强从栏杆前站起身子,露齿而笑道:“在下貌虽不扬,若论知情识趣,自问并不比柳兄逊色,何不试一试?”
  
      一面举步向前,一面伸手来拉绿珠。
  
      绿珠或许是吓呆了,只顾娇喘咻咻,竟忘了闪避……小强的手堪堪触及绿珠的肘臂。
  
      碧玉突然惊呼道:“大姐快躲!”
  
      斜刺里飞出一剑直向小强手腕挥到。
  
      小强只得缩手,身形疾转,避开了剑锋,笑道:“何必以貌取人呢?看我人丑就动家伙,岂不太煞风景?”
  
      在这一缓的机会,绿珠也由怔忡中惊觉,急忙挥剑出手,低叫道:“幺妹,不要缠斗,先退回房里去!”
  
      小强横身挡住廊檐口,嘿嘿笑道:“别走!这儿宽敞得多,还是把屋里两位一并请出来吧!”
  
      笑语中,寒芒展动,也拔出了短剑。
  
      三个人三柄剑,登时就在上房门外,展开一场激战。
  
      论武功,小强要比绿珠和碧玉强过一筹,可惜他外伤初愈,体力犹未复原,只能使出七成功力。
  
      然而,绿珠和碧玉却被小强狰狞的面貌所慑,攻拒之间,不免心惊手软,也同样的无法全力施展。
  
      这一来,双方竟变成势均力敌,激斗将近百招,仍然分不出胜负。
  
      小强心里不禁暗暗着急起来……他最大目的。是想将“翠蝶四姬”挡在房外,以便石头入房救人,现在时间已经不早,却不见另外二姬露面,自己又无力制服绿珠和碧玉,这样拖延下去,真是后果堪虑。
  
      绿珠和碧玉,心里又何尝不焦急……她们急于退入上房,以防人质有失,却被阻于门外,进退不得。
  
      既不见房内二姬出来援助,又不见柳寒山回来,更不知对方来了多少人?一心挂三头,怎能不急?
  
      是以,三人一边交手,一边都在注意着房内的动静,他们心情虽然各异,焦急之念却并无不同。
  
      正在这时候,房内忽然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紧接着,又好像有衣袂飘风之声,飞快地由房后逸去……
  
      绿珠忍不住大声问道:“二妹,三妹,发生了什么事?”
  
      连问数声,房内毫无反应。
  
      小强也不禁暗暗诧异,心想,二姬不在房中,刚才又似有衣袂振风声逸向屋后,莫非田石头的行藏被二姬发觉了?
  
      双方各怀疑惧,剑招越来越散乱,彼此都已无心恋战……
  
      绿珠突然虚晃一剑,退出战圈,沉声道:“幺妹,你缠住这厮,我绕去屋后看看。”
  
      说着,仰身倒射,向对面屋脊掠去。
  
      小强急忙喝道:“往哪里走?”
  
      一紧短剑,奋力将碧玉迫退,左臂扬处,一缕金光电射而出。
  
      这是他的独门利器,名叫“金爪银丝飞蜘蛛”,系以数丈长的天蚕银丝,绕藏在袖中,一端牢扣着手腕,另一端系着一个纯金打造的八脚蜘蛛,既可作登高攀物的飞爪使用,又可当作暗器,收发自如,十分灵便。
  
      绿珠身子刚上屋顶,“飞蜘蛛”随后亦到。
  
      碧玉急叫道:“大姐,小心暗器!”
  
      绿珠闻声一惊,忙俯腰闪避。同时挥剑反扫……谁知那天蚕丝异常坚韧,刀剑难伤,剑锋扫过,竟然分毫无损。
  
      小强借势一抖手腕,大喝道:“下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八脚脚蛛”向下一沉,无巧不巧正钩住绿珠的罗裙带子。
  
      “嘶”地一声响,整幅罗裙,当时被扯落下来。
  
      绿珠失声尖叫,也从屋顶滚落,人虽未受伤,下半身却成了“光棍”,按住前面,掩不住后面,直落得手忙脚乱,无地自容。
  
      幸亏碧玉死命挡住小强,才匆匆拾起破裙,连忙掩盖不迭。
  
      小强见机不可失,扬声叫道:“时辰到了!小兄弟,动手!”
  
      呼声方落,就听见屋后“哗啦”一阵响,一条粗壮黑影大步疾奔,冲出后院门而去。
  
      碧玉大声惊呼道:“不好!人质被抢走啦……”
  
      小强却长长吁了一口气,精神陡振,短剑飞舞,霍霍生风,将二姬圈入一片剑幕之中……
  
      田石头扛着两个人,直奔镇外密林,不多久,田继烈和小强也先后脱身旧雨楼。
  
      三人聚在一起,都欣喜不已。
  
      小强道:“辛苦半夜,总算没有白费工夫,刚才在客栈里,我真替小兄弟担心哩。”
  
      田石头得意地道:“有什么担心的?像这种事,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比在网里捞鱼还容易。”
  
      小强道:“现在人是救出来了,花蜂柳寒山回去后,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咱们得赶快把事情弄个明白,以便商议下一步骤。”
  
      田缮烈道:“说的是,你快些询问吧,或许皇甫老弟途中道遇到什么变故。”
  
      小强点点头,急忙动手,将围裹在两人身上的被褥解开。
  
      解开被褥,小强突然惊呼起来……
  
      田继烈道:“有什么不对吗?”
  
      小强跌足道:“咱们上当了,这两人根本不是咱们白天见过的老夫妇。”
  
      田继烈诧道:“那会是谁?”
  
      小强道:“她们是翠蝶四姬中的两个,那老夫妇已经被掉包换走啦!”
  
      田继烈大惊,急急晃亮火摺子……果然不错,被褥中的两个女人,身着绿色衣裙,穴道受制,正是“翠蝶四姬”中的二妹和三妹。
  
      田继烈反手一把,抓住田石头的衣领,怒目道:“畜牲,这是怎么一回事?”
  
      田石头愣愣地道:“我……我不知道……”
  
      田继烈喝道:“误了大事,你还敢说不知道?”
  
      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田石头连转了三转。“砰”地一声,摔在一棵树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