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魔起东方 > 第344章 任性

第344章 任性


      小强点点头,道:“有七成可信。”
  
      田继烈道:“可是,皇甫老弟怎会把林百合主婢交给柳寒山?他绝对不是那种博情寡义的人!”
  
      小强道:“当时可能迫于形势,不得不如此,他知道咱们就在后面,也料定咱们认出束发缎带之后,一定会加以援救,才大胆行此苦肉计,但他却没有想到,半途会杀出黑衣少女那帮人来。”
  
      田继烈道:“黑衣少女与林元晖有仇,林百合主婢在她们手中,岂非凶多吉少?”
  
      小强沉吟道:“据我所知,黑衣少女虽和林元晖有仇,对林百合却并无恨意,她若要杀林百合,在襄阳随时可以下手,根本不必等到今天,我想,她劫走林百合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要胁六哥就范。”
  
      田继烈道:“就算是这样,咱们也不能袖手不管,但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设法阻止六哥随郝金堂进入红石堡,姓郝的老奸巨滑,又跟秦天祥素有勾结,六哥和他同行,一定会吃亏的。”
  
      田继烈想了想,道:“这样吧,咱们双管齐下,分头行事,老夫脚程较快,由我追皇甫老弟,劝阻他不可轻易进入红石堡,你和石头负责搜寻黑衣少女等人的行踪,如果没有机会来救林百合主婢,就不妨暗地跟踪监视,她们若想逼迫皇甫老弟就范,八成儿也是往红石堡去的。”
  
      小强道:“如此最好,但别忘了途中随时留下标记,以便连络。”
  
      田继烈是个性急的人,当下约定了联络的方法,便匆匆上路,出林而去。
  
      田石头见祖父一走,心里大感轻快,笑道:“这下可好了,省得一路总是挨骂,事事都怪我不对……”
  
      小强道:“你先别太高兴,爷爷不在,还有我呢,你若敢不听话,我一样会骂人。”
  
      石头道:“我又没说不听话,只要你肯教我武功,我就听你的。”
  
      小强道:“武功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够练成,我先教你一种特别的本领,你要不要学?”
  
      石头道:“什么特别本领?”
  
      小强道:“这种本领学会以后,可以随心所欲,改变容貌,男的可变成女的,小孩子变成老头,美丑俊妍,全由自己高兴,就算站在你爷爷面前,他也认不出你是谁,说不定还会叫你一声老大哥喇!”
  
      石头大喜道:“那敢情妙,你现在就快些教我吧!”
  
      小强道:“现在不行,咱们得先进城去买些应用的东西,还得搜查黑衣女的行踪。”
  
      石头道:“等我的本领学会后,我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白胡子老公公,让别人也叫我爷爷,行吗?”
  
      小强道:“当然行,你也可以把一个白胡子老公公,改扮成小孩子,牵着他去逛街,买糖给他吃,包准别人认不出来。”
  
      石头乐得嘻嘻直笑,连声道:“那就赶快走吧!”
  
      小强道:“别忙,让我对这两位少奶奶交待几句话。”
  
      媚娘忙叫道:“咱们已经说了实话,求求你,放咱们姐妹一条生路……”
  
      小强骈指疾落,点住她的哑穴,说道:“论你们平时的所作所为,本来死有余辜,但我既然答应过,总要信守诺言,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
  
      说着,由行囊中取出一条薄毡,替二女盖在身上,又道:“这片林子离镇不远,二位不妨小睡片刻,耐心等侯,如果柳寒山还有夫妻之情,迟早会寻到这儿来,否则,我已尽到心意,你们只好怨自己遇人不淑了。”
  
      含笑深深一礼,带着石头出林而去。
  
      媚娘和晓云并排躺在树下,既不能叫,又不能动,甚至想哭也哭不出来……
  
      林百合和樱儿也并排躺在一张大床,脸上易容药膏已被洗净,恢复了本来面目。
  
      两人安详地合目而卧,香息微微,好梦正酣,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返老还童”了。
  
      黑衣女站在床前,手里不停在把弄着那条束发缎带,两道深邃的眸子,瞬也不瞬地注视着林百合。
  
      她面垂黑纱,看不见脸上表情,但目光中,显然包含着太多,大复杂的神色,似恨,似妒,又似有几分怜惜。
  
      许久,黑衣女子才幽幽说道:“皇甫轩说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你们看,真的很像吗?”
  
      吴姥姥夫妇就在她身后侍立,不约而同道:“的确很像,就跟孪生姐妹一般模样。”
  
      黑衣女轻叹了一口气,道:“面貌虽像,无奈却成死敌,我即使不想杀她,总有一天,她也会杀我的。”
  
      吴姥姥上前一步,低声道:“小姐,既然知道终必成仇何不现在先下手……”
  
      黑衣女摇摇头,道:“我的仇人只是林元晖,与她无关,何必滥杀无辜。”
  
      吴姥姥道:“但林元晖是她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岂会善罢甘休?”
  
      黑衣女道:“我知道,可是,我只求能杀了林元晖,其他都不在意中。到那时候,我愿意给她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各凭本领,作一了断。”
  
      吴姥姥还想再说,却被何老爹示意阻止,只得把已到喉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黑衣女接道:“何况,留她在咱们手中,既可辨认林元晖的替身,又可迫使皇甫轩就范,这不比杀她强得多吗?”
  
      吴姥姥干笑了一声,道:“小姐的想法,当然很对,不过,咱们总觉得还是不宜涉险进入红石堡,万一被人识破,后果堪虑。”
  
      黑衣女笑道:“你们不是都承认她和我很像吗?既然像,怎会被人识破呢?”
  
      吴姥姥道:“老身的意思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黑衣女道:“这也容易,咱们可以用樱儿作一次试验,如果她都认不出来,别人也绝对认不出来。”
  
      于是,向门口的春梅和秋月两个丫头抬抬手,道:“你们先把林百合送到隔室去,准备更换的衣物,我随后就来。”
  
      两名丫头应声走过来,抬起林百合。
  
      黑衣女又对吴姥姥夫妇道:“如果试验顺利,我就和樱儿先动身,你们只须小心看守林百合,依原定计划前往栾川等候消息就行了,事情能否成功,我都会设法跟你们联络。”
  
      吴姥姥道:“小姐坚持要这样做,一切都请善自保重,千万别发生了意外,老师太怪罪下来,咱们可承担不起。
  
      黑衣女不悦道:“放心吧,天大的事都有我承担,决不会怪罪到你们的头上。”
  
      话落,摘下面纱,出房而去。
  
      吴姥姥轻叹道:“这孩子,倔强任性,我真担心这一去准会出事。”
  
      何老爹道:“担心有什么用?咱们劝她,也要她肯听才行。”
  
      吴姥姥道:“都是你,事事顾着她,万一发生事故,连我也跟着倒霉。”
  
      何老爹摇摇头道:“这有什么办法,老师太也宠她,咱们还能管得住她吗?”
  
      吴姥姥道:“我就不懂,既然皇甫轩已经翻了脸,咱们尽可另请高人,干嘛她一听说姓皇甫的小子去了红石堡,便千方百计要跟去呢?”
  
      何老爹两手一摊,道:“谁说不是呀?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吴姥姥嗄声道:“喂!你看会不会是小妮子对姓皇甫的有意了?”
  
      何老爹道:“这种事,你们做女人的都不知道,我老头子更摸不透深浅,依我说,咱们少操这一份心,还是照计行事去吧。”
  
      两人相偕离去不久,人影轻闪,黑衣女又走了进来。
  
      现在,她已换去黑衣,穿了林百合的衣服,无论面貌和装束,都跟林百合一般模样。
  
      她虽已换去黑衣,但身份姓名仍然不明,为便于识别,只好暂时仍以“黑衣女”代称。
  
      房中别无他人,只樱儿独卧床上,酣睡如故,显然是被点闭了“黑酣穴”。
  
      黑衣女轻轻走近床边,又举手整了整头发,然后深吸一口气,先使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才替樱儿解开穴道。
  
      樱儿揉揉眼睛,翻身坐起。
  
      黑衣女急忙以指压唇,低声道:“嘘轻声点儿,别把隔室的人吵醒了。”
  
      樱儿惶然四顾,道:“小姐,这是什么地方?咱们怎会在这里?”
  
      黑衣女道:“这儿是内乡县城,你可记得,咱们是从梅花居客栈里被人救出来的么?”
  
      橙儿想了想,道:“不错,我记起来了,咱们是被柳寒山押解着,住在一家客栈里,后来有人向柳寒山寻仇,正在拼斗,忽然闯进来两个人,把咱们救出来了……那救咱们的人是谁呀?”
  
      黑衣女道:“那些人也不是好东西,他把咱们救出来,只为了想把咱们转卖给另外一批人,刚才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所以悄悄来带你一起逃走。”
  
      樱儿骇然道:“真的么,他们准备把咱们卖给谁?”
  
      黑衣女道:“我没听得很清楚,好像也是寂寞山庄的仇家。樱儿,你有没有受伤?能骑马不能?”
  
      樱儿道:“当然能。”
  
      黑衣女道:“那就快走!我已经偷了两匹马藏在外面院子里,趁现在逃出城去,再迟就来不及了。”
  
      樱儿一面整衣下床,一面恨恨地道:“这批狗强盗,居然胆敢把咱们拿去卖钱,如果有兵刃,我非跟他拼命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