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魔起东方 > 第393章 另一半秘方

第393章 另一半秘方

皇甫轩道:“这如何敢当,无功不受椽,怎当得起如此厚待?”
  
  瞎姑笑道:“皇甫太侠不必客气,咱们是奉家师之命,代表家师来替皇甫大快饯行的。”
  
  皇甫轩哦了一声,故作惊诧道:“老菩萨的意思是……”瞎姑道:“家师昨听了三师妹回报,深深佩服皇甫大侠的威武不屈的英雄气慨,为了这件事,她老人家自感孟浪,也无限惭愧,所以特命我姐妹恭奉酒莱,一来谢罪,二来饯别,斋后即送皇甫大侠下山。”
  
  皇甫轩道:“那么,关于公孙姑娘母仇的事,老菩萨如何交待?”
  
  瞎姑道:“家师说:人各有志,不可勉强。皇甫大侠离山后,如愿仗义相助,咱们自是万分感激。即或不愿参与,咱们也不敢抱怨。”
  
  皇甫轩点头赞叹道:“老菩萨不愧是名门出身,意能如此虚怀着谷,从善如流,这一斋厚待,皇甫某人必定恭领了。”
  
  四人围坐下来,麻姑取出两个玲珑玉杯,亲斟了两杯酒,道:“皇甫大侠,以前多有冒犯,都怪我性子太暴躁,你若不记前嫌,请干了这一杯。”
  
  皇甫轩接过酒杯,笑道:“师太这话叫人好生惭愧,是皇甫某鲁莽,应该我向师太赔罪领罚才对。”
  
  举杯就唇,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赞道:“这是什么酒,好香!”
  
  瞎姑道:“这是老菩萨亲酿的圣酒,平时除了供佛之外,自己也舍不得吃。”
  
  皇甫轩笑道:“我是个酒鬼,自认已尝尽天下佳酿,却没闻到过这么香的好酒,如果我猜得不错,这酒多半是采百花香精酿成的?”
  
  麻姑接口道:“一点也不错,正是百花香精酿成的,皇甫大侠,请干一杯。”
  
  皇甫轩摇手道:“不!师太,好酒须细细品尝,才能领略其中美妙。”
  
  说着,朝杯浅尝一口,啧啧赞道:“唔!既香且醇,的确是好酒,好酒!”
  
  麻姑道:“好酒就干杯吧,瓶里还多着啦。”
  
  瞎姑低声道:“二师妹,不用催皇甫大侠,反正时间还早,让他慢慢喝。”
  
  皇甫轩只作没有听见,又将另一杯酒递给罗老夫子,笑道:“难得的好酒,喏!老夫子也尝尝。”
  
  罗老夫子倒挺爽快,举杯一饮而荆
  
  皇甫轩见他干了杯,才跟着干杯,暗中却注意他有些什么反应,以便“如法泡制”。
  
  三杯下肚,罗老夫子突然眼发直,瞬也不瞬地望着前方,额头上竟冒出大颗汗来。
  
  皇甫轩连忙也直着眼,运气迫汗,两人状貌,如出一辙。
  
  麻姑吃吃地笑了起来,道:“皇甫大侠,这酒的味道很不错吧?”
  
  皇甫轩不答,额上汗珠滚滚而落。
  
  瞎姑道:“是时候了,叫他们准备车辆。”
  
  瞎姑道:“别忙,这小子破我神功,咱们还得低声下气陪他喝酒,先让我出一口气再走。”
  
  说着,一把拉住皇甫轩的衣领,“劈劈啪啪”就是几耳括子。
  
  皇甫轩知道,“失魂”的人必然没有知觉,只好假作木然,忍着痛由她打。
  
  硬挨了轮耳光。脸上火辣辣地痛,嘴角咸咸地流着血,皇甫轩不能还手,只能在心里咒骂:现在且由你打个够,总有一天,要你连本带利一起偿还……瞎姑道:“好了,别把他脸打肿了,改变了外貌,等大事办完,自有你出气的时候。”
  
  麻姑悻悻地放手,说道:“今天算这小子便宜,如果不是老菩萨留着他为饵,引诱林元晖入彀,我非把他剥皮抽筋不可。
  
  瞎姑道:“引诱林元晖入彀还在其次,最主要是用他对付秦天祥,夺取另一半秘方。”
  
  麻姑道:“他神志已失,会是秦天祥的对手么?”
  
  瞎姑道:“失魂之毒,并不影响武功,只要他和秦天祥两败俱伤,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麻姑道:“老菩萨这药还是第一次使用,不知是不是真灵,万一临事出了意外,可就麻烦了。”
  
  瞎姑笑道:“你若不信,咱们就当场试验一下,叫他往东,他决不会向西。”
  
  语音一落,低喝道:“皇甫轩,站起来。”
  
  皇甫轩如奉纶音,一挺腰,应声站了起来。
  
  瞎姑道:“右转身,向前走!”
  
  皇甫轩毫不迟疑,身躯右旋,大步向前走去。
  
  前面六七步,就是石壁,皇甫轩装作看不见,笔直向石壁走去。
  
  “砰”的一声,整个撞在石壁上,仰面跌倒。
  
  但皇甫轩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爬起来又往前走,跌倒再爬起来,仍然向石壁硬撞……直到瞎姑喝令:“站住!”皇甫轩才停止前行。
  
  麻姑笑道:“太妙了,这小子已经不是人,筒直变成一架机器了。”
  
  皇甫轩心里暗骂:“你才不是人呢,现在且让你笑,到时候,我叫你哭也哭不出来……”麻姑道:“大师姐,你再试试他的暗器手法准不准?”
  
  瞎姑道:“不必试了,他神志虽然受制,武功仍在,只不过,必须有人吩咐他,他才会出手。”
  
  麻姑道:“他能分辨出该听谁的吩咐么?”
  
  瞎姑摇摇头,道:“这却不能。”
  
  麻姑道:“如果临敌时,对方也吩咐他反击咱们,那岂不是糟了?”
  
  瞎姑笑道:“不会的,他虽然不能分辨发令的人是谁,但头脑已被药性蒙蔽,只能听从简单的命令,每一句,最多不能超过三个字,否则就会困感失效,对方不知道这个秘诀,怎能吩咐他。”
  
  麻姑舒了一口气,道:“早若有此妙药,也不必白费许多时间啦。”
  
  瞎姑道:“现在也还不迟,老菩萨为了配制这种失魂之毒,耗精伤神,始获成功,今后由玉佛寺派出的杀手,必然所向披靡,天下无人能敌。”
  
  麻姑笑道:“这才是真正的杀手,而且,不必花一文钱去聘雇,随便走到哪里,俯拾即是,要多少就有多少,有了失魂之毒,何必还要另一半秘方?”
  
  瞎姑道:“这你就不懂了,据说那另一半秘方中,还有比这种失魂之毒更玄妙的东西,咱们就算不能到手,也决不能让它落在别人手中。”
  
  两人谈得正在兴头,皇甫轩也听得正入神,一阵脚步声,何老头走了进来,道:“车辆都准备好了,是否即刻动身?”
  
  瞎姑点点头,道:“好的,咱们马上就来。”
  
  麻姑道:“这姓罗的老头子要不要一起带去呢?”
  
  瞎姑想了想,道:“带着他吧,他糟蹋了三杯药酒,留下无益,带了一同去,可能还有用处。”
  
  说着,站起身来。
  
  麻姑忙道:“大师姐,让我带着他们走,好不好?”
  
  瞎姑笑笑道:“其实,带着两具行尸走肉,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麻姑道:“我要试试他们会不会听命行事。”
  
  瞎姑道:“好吧,可是你要记住,命令的词句不可太长,而且在下命令之前,必须先叫他的名字。”
  
  麻姑一面答应,一面便对罗老夫子道:“罗化庭,站起来。”
  
  罗老夫子如痴似呆,应声立起。
  
  麻姑又道:“皇甫轩,走过来。”
  
  皇甫轩也唯命是从,转身走了过来。
  
  麻姑得意洋洋地招招手,说道:“跟我走!”
  
  两人果然就像失落了魂魄似的,跟随在麻姑身后,向门外走去。
  
  皇甫轩心里虽然很清楚,瞧着罗老夫子的情形,仍不免暗暗吃惊。
  
  他一生浪迹江湖,稀奇古怪的事见得太多,却从未听过有这种控制别人心志的药物,当一个人精神已经麻木,只知道听命行事,必然负伤不退,舍死忘生,这实在太可怕了。
  
  持有这种药物的人,可以任意御使武林高手,天下谁能抵挡?
  
  这种霸道而可怕的药物,竟会是大悲师太配制的!
  
  她炼制这种药物,存着什么目的?
  
  那所谓“另一半秘方”,又在谁手中……石门外的通道很曲折复杂,皇甫轩的心情,则是一片紊乱。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一个宽敞的石穴中。
  
  石穴外端,便是出口,整个石穴宛如一座大厅,里面停放着一辆双套马车。
  
  皇甫轩和罗老夫子都在麻姑指挥下登上了马车,车厢内已经先坐着一个人——公孙茵。
  
  面面相对,皇甫轩仍为瞠目直视,恍如未见,公孙茵却扭开脸去,显得十分冷漠。
  
  驾车的还是何老头,只少了吴姥姥和两名哑童,换了一个罗老夫子。
  
  车帘放落,马车缓缓驶出石穴,离开了后山。
  
  黑漆漆的车厢中,皇甫轩和公孙茵对面坐,气息可闻,却无法交换片语只字,也不敢妄动,因为那耳朵比老鼠还灵的瞎姑,就坐在公孙茵的旁边。
  
  不过,机会终于来了。
  
  车行约莫半日,忽然在一处农庄停下来。
  
  这农庄是座三合院子,四周稻田,屋后林木掩蔽,十分僻静,院子里养着鸡鸭,井有几条高大健壮的獒犬,空地上,妇女在晒谷子,儿童在嬉戏……奇怪的是,人们见了这辆马车,竟然毫无惊诧的表情,仍旧各自操作玩乐。鸡犬不惊,视若无睹。
  
  车停妥,瞎姑和麻姑都下车进入屋里,车厢内只留下公孙茵和皇甫轩,罗老夫子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