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苏厨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忠直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忠直

苏厨正文卷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忠直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忠直
  
  李清惨笑道:“梁氏专横跋扈,陛下亲政数年尚不得权柄,如果家先生是忠臣,为何不与李清携手,杀回兴庆府,以清君侧?”
  
  家梁摇头:“因为我并不赞同你的行为。曲野河南,乃我夏人数代血战才换来的国土。今日可割曲野河南地,明日是否就可割河套?后日是否就可割漠南?”
  
  李清说道:“西夏数败于宋,现在只能卧薪尝胆,力求振作。宋朝咄咄逼人,如不以曲野河南暂缓其心,我们哪里来时间措手内政?”
  
  “家先生以铁甲劲旅为西夏增强军力,固然大功,但那是以民生凋敝为代价的!”
  
  “如今夏国早已危机四伏,家先生所为,不过扬汤止沸。”
  
  “薪不尽,火不灭,扬汤止沸,何如釜底抽薪?”
  
  家梁吟诵道:“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
  
  “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
  
  “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
  
  “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侍讲这典故,祖籍老乡苏老泉也同样引用过,家梁原样奉还。”
  
  “先生!”李清大急:“先生看看如今朝中,还能对陛下以臣礼相对者,无非你我二人!”
  
  “我知道先生心性高洁,不是贪陋之辈。可就是想不明白,先生既然以天下为重,如何不能与君上齐心协力,惩治外戚,励精图治,共御外辱?”
  
  “而后逐鹿中原,会猎汴京,隳赵宋宗庙,与辽廷抗礼!”
  
  “圣天子在上,你我二人联手,三十年内,天下何足平?!”
  
  家梁正视着李清的眼睛:“侍讲,既然明知道今日朝中,陛下势单力薄,为何还要一而再,再而三,鼓动陛下与太后相抗?”
  
  “陛下与太后,乃母子血肉之至亲,如今却反目如仇雠。这让百姓如何看待我夏国皇室,让天下如何看待我大白高国?”
  
  “李君乃大儒之后,如何不知道儒家以仁孝立身?为何要让君上行此悖逆之举?”
  
  “曲野河南,历来为后族所有,所以庇护其子弟衣食。”
  
  “你却故意让陛下出卖大夏国土,断绝后族飨地,抛弃当地子民!”
  
  “你这是陷君上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却还振振有辞,用高尚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卑鄙下作。就这样还想让大夏复兴,无疑南辕北辙,缘木求鱼!”
  
  “你这样做,只会将大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你已经让大夏沦入了深渊!”
  
  李清被家梁骂得摇摇欲坠:“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这样的话,天底下说过的人太多了!”家梁毫不领情地打断:“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大夏和君上!你只是想要利用他,让他成为你的一面大旗!让他成为你施政的传声筒!”
  
  “你对君上,对太后,从没有一点点起码的尊重和敬畏,你想要做得,是成为大夏的商鞅,王安石!”
  
  “但是你从未想过,革新旧制,如履薄冰,得不到秉政者的支持,一定会失败!”
  
  “你的妄想,你的野心,让你不顾政局,不顾国情。”
  
  “陛下走上今天的道路,全是因为你的唆使!”
  
  “你不是什么悲情的英雄,你就是西夏的千古罪人!”
  
  李清摇头:“如今再说什么,却也都已经晚了……也罢,一切罪孽,俱在李清一身,与吾皇无干。”
  
  说完对着家梁拱手,然后深深地弯下腰:“先生,国是稠溏,今后就多拜托了。李清万死莫赎,告诉陛下,我对不起他。”
  
  “你干什么?!”家梁纵马过去掰起李清的肩膀,怒喝道:“君上尚在危难之中,你岂可就此一死撒手?!”
  
  却见李清的胸口上已经插上了一支匕首,眼神渐渐涣散:“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致君尧舜……上,再使,再使……”
  
  家梁抱着李清一起跌落马下,大喊道:“来人!来人给我救活他!让他回到兴庆府再死……”
  
  ……
  
  西夏,兴庆府,慈宁宫。
  
  偏殿内,一尊玉石般的白瓷观音像前,梁太后跪在蒲团之上,一手搓着一串宋国的七彩琉璃念珠,一边低声吟诵着经文。
  
  梁太后的幸臣罔萌讹守在殿外,见到家梁一身血污地过来,皱起了眉头,轻轻地对他摇了摇头。
  
  家梁后退了两步,撩起衣襟,跪倒在了雪地当中。
  
  殿内的吟诵之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叮”终于一声清越悠扬的钟磬之声响起,殿内梁太后问道:“可是家先生来了?”
  
  罔萌讹赶紧说道:“已然在殿外跪了很久了,娘娘快让家先生进来吧。”
  
  梁太后却没有搭理罔萌讹,只是问道:“李清那逆贼,可拿回来了?”
  
  家梁跪在雪地当中,肩膀和头顶已经落满了雪花:“为臣罪该万死,虽然在怀戎堡外截住了李清,却一时不察,让他……畏罪自尽了。”
  
  梁太后的声音冰冷:“家先生一片赤胆忠心,骂得李清那贼子无言以对,只有含羞自尽。快意倒是快意,不过反倒让他死得过于轻巧。”
  
  家梁低头:“是为臣疏忽,本以为李清忠于君上,必然有所承担,却是臣……见人不明,高估了他……”
  
  梁太后冷笑一声:“时值今日,你还要为那逆子说好话?”
  
  家梁叩首道:“君上误交匪人,的确有过错,但是望太后念在母子亲情,再饶恕他一回。”
  
  梁太后的声音激怒起来:“我容忍他够久了!若非先生屡次规劝,我早就废了他这个皇帝!”
  
  家梁急道:“万万使不得,今上乃太后独子,如太后废子另立,那就蹈了青唐吴氏的覆辙,大夏嵬名一族必定不安。”
  
  梁太后沉吟了一阵:“密信可拿到了?”
  
  家梁说道:“此刻就在臣的袖中。”
  
  梁太后的声音终于和缓了下来:“进来吧。”
  
  家梁站起身来,因为在雪地里跪得久了,不禁身体僵硬,一个踉跄。
  
  罔萌讹赶紧扶住,家梁还要推谢,罔萌讹却轻轻对他摇了摇头,就这样搀扶着家梁进了大殿。
  
  梁太后见到家梁如此狼狈的样子,怒气一下子就消了:“先生赤心报国,为了弥合我母子费尽心力,我这里是领情的。”
  
  “就怕别人衔恨入骨,恩将仇报,没了我的庇护,今后先生难有好下场啊。”
  
  家梁拱手道:“臣束发受教,忠信二字未敢或忘,如果这般也难得好下场,那也只能认命。”
  
  梁太后认真地看着他,过了好一阵,才噗嗤一笑,顿时整个大殿都明丽了一分:“先生可真是太有趣了,既有汉人儒生的忠谅迂直,又坚持要恢复夏人的血性勇武。这就是宋国苏油所说的,人生来就是……矛盾的?”
  
  家梁说道:“臣以为并不矛盾。先秦儒生,口诵诗书,剑横六国。孔门子路,宰予,皆有万夫不当之勇;荀门李斯,韩非,陆贾,张苍,一样也是铁骨峥嵘之辈。”
  
  梁太后说道:“你是真君子,真儒士,远比景询李清那等迂腐做作之辈,明白得多。刚刚说的那些人物故事,先生闲暇之时,要多讲给我听听。”
  
  家梁取出密信递上:“要是娘娘有兴,家梁自当奉从。”
  
  密信上还有蜡封,梁太后检查了一下,将信打开,不由得勃然大怒:“小儿焉敢如此戏弄老娘!”
  
  家梁抬头,却见信封里只有两张空白的信笺。
  
  梁太后怒极,正要将信件撕毁,家梁赶紧制止:“娘娘且慢!里边恐怕有些玄机!”
  
  梁太后这才停下手来,将信件交给家梁:“先生看看,到底有何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