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放过琉璃吧!受了九刀她会死的”不知不觉月悠合已经走到木琉璃身边,站着苦苦哀求道
  “悠合不是我们不想放过琉璃,琉璃盗取鸢尾之音证据确凿,被翼王遇到。”花主无奈的说
  “别让她接受那九刀之邢好吗?花伯伯琉璃可是你的女儿啊,难道你忍心吗?”风逸
  “悠合、风逸别无理取闹,快回去”月主
  月悠合完全无视了他们的话,非常决绝的说
  “琉璃不是要受九刀之邢吗?那好,我替她受”
  “简直胡闹,快回去”月主恼羞成怒
  “你们不必帮我,悠合回去!”木琉璃带着一丝生气的语气说
  “快带她走,风逸难道你忍心让悠合受伤吗?”木琉璃几乎是喊着出来的
  月悠合完全无视他们的话,跪下继续说道“花主、羽后、翼王,、父王救你们成全我?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话”月悠合拿出一把匕首“今天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风逸左右为难的看了看她们,花主他们也左右为难的可能这她们
  在他们的商量下最终由月悠合接受了九刀之邢
  ——
  下午
  木琉璃已被带走,月悠合跪在邢台上
  羽后、翼王已经只有花主、月主两人
  开始之后,一刀一刀的刺向月悠合,在旁边的月主一直流着泪,心如刀割
  风逸也在旁边
  九刀过后,月悠合就晕了过去,风逸就迅速的跑过去抱着月悠合,颤抖的说“悠合,悠合,你别睡啊!快醒醒”
  ……
  毒汐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翘着二郎腿,优雅的抽着烟。忽然毒药绯发现旁边的一颗水球突然失去了光彩,变暗。
  毒汐绯着急的看水晶球,用魔法探测水晶球失去光彩的原因
  毒汐绯知道结果后,失魂落魄的后退了一步,颤抖的说“怎,怎么可能,冰公主居然……死了”
  ……
  月悠合伤的很重,回到月罂国后的第8天才渐渐地醒来
  月后一直在守着月悠合
  月悠合渐渐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母亲配在自己身边,月后看到月悠合醒了露出一抹微笑“悠合你醒了”
  “嗯”
  月后转头对旁边的侍女说道“快去交花主、和王子来”
  ……
  等他们都来到地时候,月悠合到处看看,都没有羽夜的身影,失落的问“母后,羽夜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来看我”
  月后故做很为难的样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悠合母后跟你说,但是你不要太激动”
  听到月悠后的话,月悠合心里开始慌张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母后,你说吧”
  “羽夜他走了,他趁着你父王、哥哥和你不在,想要偷我们月罂国的月灵珠,被母亲发现,带着月灵珠逃跑了”月后
  “怎么可能,羽夜不会的。我要去找他”月悠合一紧张,想要起来但是身子很虚弱根本起不来
  “悠合,你现在身子很虚弱。必须要好好休息,如果你要去找他的话等你身体好了,我陪你去”风逸
  “好”
  ……
  木琉璃皇宫后,在花卉国外面的一个山庄生活着
  木琉璃在外面的生活也并不差
  木琉璃在海边坐在一处很大的石头上,风逸突然在她旁边坐下
  “你现在还好吗?”
  木琉璃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挺好的”
  “悠合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她前几天刚醒来”风逸
  风逸与木琉璃坐在石头都一幕被王雨给看到了
  在远处的王雨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居然很木琉璃在一起。心里不禁起了一股恨意,心想“木琉璃,原本只是因为你阻拦姐姐不让她嫁给星晨王子而欺负你,但是你现在居然敢勾引风逸王子。木琉璃你就别怪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