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合你说的是真的吗?琉璃怎么样了。她还好吗!”风逸一听木琉璃琉璃出事就十分着急的说
  王雨父亲生气的说道“月悠合,你胡说什么,雨儿怎么会陷害琉璃公主”
  花主也满脸严肃的说道“悠合,别胡闹,要今天是你哥哥的婚礼,你不参加还捣什么乱。来人把公主拉下去”
  很快就有侍卫出现抓住了月悠合
  月悠合并没有反抗,闭了眼睛,然后又睁开,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淡淡的说出几个字“琉璃死了”
  花后着急而有慌张快速的走到月悠合面前,侍卫见到花后过来也很直觉的让位,抓着她的手臂“悠合,你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琉璃怎么会死呢!”
  月悠合再一次重复道“琉璃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花后接受不了事实,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还是花主过来抱着她
  此时火星晨出现,在月悠合旁边,看到火星晨出现花后好像看到了希望,自我安慰道“星晨,悠合说琉璃死了,她骗我对不对。你告诉她琉璃还活着”
  火星晨看着自家母亲的样子,非常心痛,冷冷的说道“王雨、王嫣儿杀害琉璃公主,这是事实,是我花卉国的罪人。所以还请风逸王子原谅我带走你的新娘。”
  “既然杀害了琉璃公主是你们花卉国的罪人,当然也是我们月罂国的罪人,请便。”风逸撇了王嫣儿一眼
  在婚礼当天,王雨、王嫣儿直接被带走了
  花卉国
  花后坐在琉璃的旁边哭着说“怎么会这样”
  花后对着花主发脾气道“都怪你,把琉璃送走,说什么保护琉璃,不让我去看她。这就是你所说的保护吗?”
  花主内心非常自责“对不起。我原本以为把她送走,就可以保护她”花主抬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但都是我的错”
  花后抬头,盯着火星晨看,表情严肃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才两个月时间琉璃怎么会死,”
  沉默不语,好久火星晨才小心翼翼渐渐开口道“琉璃绑架了王雨,被王嫣儿给推下了悬崖。”
  风逸突然跪在花主、花后面前
  花主花后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花主弯下腰要去扶他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风逸并没有起来“花伯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花后的眼神变的更加的严肃凛冽
  “我对不起你们,如果不是我要娶王雨或许琉璃就不会绑架王雨,也就不会出事,你们杀了我吧!”
  花主目光落到了火星晨身上“星晨,这事交给你来解决,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火星晨“好”
  因为王伯爵从小对琉璃很好,一直宠着她,对琉璃也很关心,琉璃对王伯爵的印象也很好。所以看着琉璃的份上除了王嫣儿、王雨其他人一律赦免。变为普通人。王伯爵也很直觉的离开。但是王雨却消失了
  ……
  第二天,月悠合独自一人离开你,月悠合闯遍九洲,只为了寻找羽夜的下落。
  羽夜离开的原因没有人告诉她,所以人都瞒着她
  月悠合走后,月皇后很后悔自己骗了月悠合。没有把真相告诉她,
  而风逸一直活在自责与愧疚当中
  ……
  某天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两个女生手脚被绑着,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居高临下的站在女生前面
  女生瑟瑟发抖的说:殿下、风逸王子我知道错了。求你们放了我吧(女生就是王雨,王雨失踪是被慕怜给抓来了,慕怜是琉璃身边的侍女)
  水逸凡冷冷的开口“害琉璃你的确有错”
  王雨:“不关我事的事,是琉璃她”话没有说完便被慕怜的一巴掌
  慕怜淡淡的说:公主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你不配。
  火星晨邪魅一笑,冷冷的说道“你继续说”
  王雨“是琉璃公主她绑架的我,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事,求求你放过我和姐姐吧!”
  王嫣儿勇敢的说道“放了我妹妹,她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况且是琉璃她心中有恨被魔化了,当时她伤了你我一着急就推了她,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
  火星晨眯着眼睛看着她,“王嫣儿,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放过放过你们,希望你好好反省”
  “王雨你记住是你推的琉璃,别连累你姐姐”
  风逸“你推琉璃下悬崖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王家权利已废除”
  几人在临走前,慕怜在王雨脸上划了几刀。
  ……
  此后水逸凡便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