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默带着千羽念提前来到一家饭店
  千羽念还十分相信王默把自己是陈思思、千末集团小姐的身份告诉了王默,原本以为朋友之间应该真诚相对,但是王默心里却十分嫉妒:为什么,陈思思你都家破人亡了,被收养了却摇身一变成公主。而我却永远只是一个穷人。为什么命运带我如此不公
  但是王默还是要假装,和蔼的说“思思,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啊!之前你走了都不告诉我们,我还伤心了好几天”
  听到这话,千羽念愧疚的低头,小声的说“对不起,我当时走的太急了,没有机会告诉你们”
  王默露出邪恶的笑容“没事,我原谅你了”
  (原本王默是真的想和千羽念做朋友的,但是千羽念告诉王默自己的身份后,王默就非常嫉妒她,恨她)
  ……
  高泰明、高雨,萱两人来到一家酒吧。
  进入酒吧后,高泰明就忐忑不安的,心想:雨萱带我来这里干嘛,之前雨萱好像不喜欢这些吵闹得地方啊!
  进入包间后,高雨萱坐到沙发上,一副很熟练的样子
  服务员礼貌的敲门,经过两人的同意后进来放下手中的酒后就离开了
  高雨萱熟练的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喝了一口。
  高泰明看着她熟练的样子,有些惊讶:难道她经常来就去吗?居然这么熟练
  看着高泰明惊讶的样子,高雨萱悠悠的开口“别这么看着我,酒吧难道不是你经常来的地方吗?怎么难道你不喜欢”
  高泰明摇摇头“不是,我只是狠惊讶,几年不见你变了很多,之前你不喜欢来这些地方的。”笑了笑“呵呵,但是看样子你经常来这些地方啊!”
  高雨萱又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笑了笑“是啊!”
  “谈谈你的吧”
  高泰明“我的?我有什么好谈的啊”
  “刚才看到你和一个女生一起出来的,她是谁?你女朋友吗?”
  高泰明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反而说的更加让人误会,可怜兮兮的说“可惜人家看不上我,是我单恋人家。”
  高雨萱调侃道“呵,居然有高大少爷、千氏集团继承人追不到的人”
  “雨萱,我可是你弟弟,你要帮帮我啊!要是她不同意跟我在一起,我就一辈子单身”高泰明笑嘻嘻的说
  高雨萱霸气的说“呵,还威胁起我来了。高泰明你有胆”
  “说吧!”
  高泰明知道高雨萱的意思,急忙说出千羽念的质料“她叫千羽念,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小学同学。家里有一个妈妈,家境不怎么样,一般般。性格冷漠,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安静的看书”
  高雨萱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高泰明却一脸坏笑的看着高雨萱“雨萱,你有没有男朋友啊!如果没有要不要找一个啊!我有一个疼爱我的姐姐,也需要一个疼爱我的姐”
  夫字还没有说完,就被高雨萱给打断了“高泰明,你女朋友还想不想要了,要是我高兴说一些你的好话,或许她会喜欢上你,要是我不高兴的话,呵呵你知道的”
  高泰明急忙求饶“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
  “一个月前你是不是救过一个女生”高雨萱把一块蛋糕优雅的放在嘴里
  高泰明满脸疑问,高雨萱怎么会知道他救过一个女生“是,怎么了。那个女生你认识”
  “我的确认识他,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或者你发现了什么。”高雨萱满脸严肃
  “她什么都没有说,雨萱我告诉你但是你不可以好告诉别人哦!”高泰明神秘的说
  “你说”
  “她和一个叫冰公主的人很像,我们以为她是冰公主,想从她嘴里套出一些什么来,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
  王默一直故意的敬千羽念酒,虽然她的酒量很好,但是喝了那么多酒她也醉了
  王默假好心的对舒言、建鹏说“舒言、建鹏你们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照顾羽念,送她回家”
  建鹏没好气的说“照顾她干嘛。酒量不行好喝那么多,活该她喝醉了。到时候可别连累王默你很晚才回家”
  舒言撇了建鹏一眼“建鹏,怎么说话呢!羽念毕竟是我们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说”
  建鹏“我可没有当她是朋友,要不是王默看她没有朋友,看她可怜我才懒的理她”
  最后舒言、建鹏走了,只留下王默在哪里
  灵公主在高泰明的别墅等了好久,他们都没有回来。于是就去找她,刚好看到王默把千羽念带出去,感觉她不安好心,就过去把她带回去
  灵公主说是千羽念的姐姐,王默又不能不把千羽念叫给她
  ——
  回到家后,高泰明一看到千羽念醉醺醺的样子平静的问“希娜,羽念怎么会喝这么多酒”
  灵公主温和的说“她和王默去喝酒了。幸好我去得及时”
  高泰明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坐在沙发上醉醺醺的千羽念“希娜,你去睡觉吧!我来照顾她”
  “好吧”说完灵公主就转身上楼去,只留下高泰明、千羽念
  灵公主上楼去后,高泰明也抱着千羽念上楼去
  把千羽念放在床上,拿了一杯水给她喝
  千羽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嘟着嘴“高泰明”
  高泰明怒气冲冲的吼“千羽念,你把我的话当成什么了,说了不要跟王默在一起,你偏偏不听”
  “要不是希娜去得及时,你现在回在这里吗?”
  千羽念可怜巴巴的说“高泰明,我”
  高泰明附身,把她压在身下,她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高泰明有些满意的笑了笑“现在知道怕了,刚才跟王默去喝酒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现在知道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