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叶罗丽精灵梦,命运的赌局 > 残酷的现实 新

残酷的现实 新


  伊兮微走后,颜爵刚好就进来
  颜爵依旧还是来到冰公主身边坐下,温柔的问候“冰冰,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你饿不饿啊!要不要我去帮你准备吃的”
  冰公主冷漠的说“我不饿”
  但是颜爵已经习惯了她的冷漠
  每天都面对颜爵温柔的问候和关系,冰公主承认自己有些心动了,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体冰公主觉得不想去祸害别人的幸福
  刚才来的时候遇见了伊兮微,她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颜爵,颜爵不想放过这次的机会,也不想再等待,他不想她留下遗憾,他想在她最后的时光了与他谈一场恋爱,以男朋友的身份去爱护她、关心她
  温柔的说“冰冰,医仙已经都告诉我了,你还是喜欢我的,你只是不想去打扰我的生活、不想让我留在失去你的痛苦中”
  冰公主一愣,随后淡定的说“颜爵,既然你已经知道,为什么还要告诉我,我不想去打扰你的生活也希望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颜爵握住她的手,深情的与她对视“在人类世界过后,有你的每一天我的生活都充满了乐趣,没有你的每一天我的生活都失去了色彩,你就是我的唯一,我爱你”
  面对颜爵温柔又深情的告白冰公主冰冷的心也被他给融化了,眼泪渐渐地划过脸颊,掉落下来,声音沙哑的说“放手吧!即使我爱你,那又怎么样呢,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不要将你的幸福交给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我放不下,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
  ……
  灵公主和裴语瞑、颜爵和冰公主、伊兮微和茯叶都在秀恩爱,月悠合在她们中间实在没有存在感,所以便到仙境里到处看看
  月悠合坐在一颗大树上托腮思考着什么,在远处的白寒夜看到了月悠合的背影感觉很熟悉,便靠近过来看
  看清她的脸后白寒夜有些不可思议“悠合”
  听到声音月悠合才渐渐的抬头,看到白寒夜月悠合不知该喜还是该怒,嘲讽冷冷的说“怎么看到我没死你很失望”
  白寒夜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以为你还是对我有一点点的感情的,但是我错了,你居然恨我到让霍苡晴将我扔下曼陀罗花从里”越说月悠合越是感觉到心痛,到最后声音沙哑的说“你就那么恨我、厌恶我吗?杀了我父亲还不够还要对我赶尽杀绝吗?”
  看着她的样子白寒夜内心感到一阵阵的心痛,对霍苡晴感到了十分的厌恶
  月悠合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拿出一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去,几乎是咬着牙吼出来“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为什么、为什么”
  白寒夜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就好像拿刀架的不是他的脖子,一字一句的说“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月悠合声音有些颤抖“呵,很重要的人,那么当初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接近我”
  白寒夜并没有否认“是,我开始是在利用你,但是后来不是”
  月悠合一直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今天他亲口说出月悠合真的感觉到了绝望“我知道你是为什么你姑姑,当年我父亲参与了那件事是他的错,但是杀他们,那些人也不会再回来,难道你得要弄得两败俱伤吗?”
  白寒夜严肃的说“当初是姑姑救了我,虽然我利用你、杀了你父王这是我的错,但是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那样做,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我们根本没有选择”
  月悠合问了自己想问的,也得到了答案,虽然很愤怒但是还是决定放了他“滚,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月后很想你,去看她”留下着句话白寒夜就离开了
  白寒夜走后月悠合蜷缩的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雪越下越大落在月悠合的头发上、脸上
  心想:白寒夜要是你不承认我也会相信你,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
  淡紫色的长发渐渐的变成了银白色,右眼眼角出现了一个彼岸花的图案,雪也渐渐地落在她的头发上根本分不清是雪的白色还是她的头发
  月悠合由于伤心过度混昏倒在地上。
  白寒夜根本没有走,只是在远处看着她,看到她昏倒了白寒夜才出来将她给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