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章 凶兆

第1章 凶兆


  阴云密布,小雨淅沥。
  H省J市警局。
  接线员额头渗出密密细汗,挂掉电话,迅速拨通内线:
  “有人报警,城南区477号,金辉台球厅二楼发现四具尸体,死状惨烈,现场极度血腥。”
  “凶杀案!?所有人持枪,备车,出警!”局长脸色震怒,森然立起。
  短短半分钟,拥有二十三年刑侦经验的J市刑侦支队长何洪昌亲自带队,警车如长龙般刺破雨幕,呼啸着驶向南郊。
  十分钟后,警车包围了台球厅,何洪昌神色肃穆的匆匆上楼,当他推开房门的瞬间,身后甚至出现了轻微的干呕声。
  四具尸体,血液横飞,最诡异的是台球桌上有一尊香炉,里面的三炷香连一半都没烧到。
  “何队。”一名面容俏丽的女警面色难看,显然那凶手刚走不久。
  半柱香都不到,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
  “报警人找到了没?”
  女警摇摇头。
  “典型的凶杀案,报警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先处理现场。”
  何洪昌眼睛眯起,戴上橡胶手套,示意所有人退后。
  然后他取出工具,缓缓踏入房间。
  【死者1,颈部为利器斩断,凶手力道极大,切面……光滑,头颅失踪。】
  【死者2,大胸骨粉碎,为外力撞击,单一凹陷,疑似重拳一击毙命。】
  【死者3,颈骨折端,肝温34.6摄氏度,死亡时间在0.25h左右,这是第一个死的。】
  【死者4,内脏遭受重击破裂,面部有撞击痕迹、残屑与地面擦痕吻合,推断为身形腾空后面向下落地,心脏遭受致命贯穿伤。】
  仅仅五分钟后,何洪昌面色阴沉的起身走到门外。
  “全部一击毙命。”
  “现场没有凶手指纹。”
  “脚印被彻底处理。”
  “所有监控没有采集到凶手影像……”
  “对方杀人手段极度老辣,具备极强的格斗能力,拥有专业的反侦察和反追踪水平,杀掉这四人前有明显的虐待迹象,特意留下作案时间……比职业杀手还狠辣的手段。”
  何洪昌平淡的声音缓缓响起,听得场内众人无不毛骨悚然。
  “江副队,四人身份查明了么?”
  那名俏丽的女警看着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快速答道:“四人均为无业游民,但他们的另一重身份,都是本省地下势力【苍狼会】的成员,四人最低有两次拘留记录,最高有五次拘留一次服刑两年的记录。所以,这会不会是黑恶势力火并?”
  “火并?”何洪昌眼角微微眯起,这名经验极度丰富的老刑侦,二十多年里他手上一百多起命案的侦破率高达九成,在整个华东地区都赫赫有名。
  他刚刚听到这个词,本能的就否定了。
  “绝对不是火并,这个凶手,一定还有后手。”
  话音刚落,窗外远方隐隐传来一阵轰响,南侧的天空瞬间一红。
  女警官的联络器急促闪烁起来,连忙接听。
  短短五秒过后,她脸色难看的放下联络器。
  “何队,就在此刻,南外郊区发生不明原因爆炸,已经引起居民惶恐!”
  这话说出后,她只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冷下来。
  何洪昌眼中厉芒一闪而过,“看样子我们碰到狠人了。”
  “江副队,联系局长,申请特勤协助。”
  “所有人,前往南外郊区!”
  ……
  南外郊区1117号,一座废弃的水泥厂内,空气阴森森的有些可怕。
  空旷的车间被改造成了拳台,几排座椅和破烂的台面显得格外破落。
  此刻,一人坐在椅子上,神色阴沉不安。
  “上边派的人过来没?”
  “妈-的要我王四这条命交代了,谁都别好过。”
  一名叼着雪茄的刀疤脸男人坐在空荡荡的台球厅内,神色阴狠。
  “四爷,上边回信了,派来的的供奉是常贺阳和叶海平,两位都是传说可只手开碑裂石的武道高手!本来要走港口去国外的,顺道过来解决一下。”一名瘦猴儿模样的男人激动的看着手机。
  “来了就好。”
  王四大口大口的抽着雪茄,任由那辛辣的气息在喉咙滚动。
  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这世上,真有敢单枪匹马惹他们【苍狼会】的人。
  “对了,亮子他们怎么还没回信?”突然王四想到什么似的,问了一句。
  “四爷,稍等。”瘦猴掏出对讲机,然而询问发出之后只剩下沙沙的电流音……
  “你去看看。”王四面无表情。
  “是。”瘦猴咽了一口唾沫,腿有点打软,向外走去。
  雨点敲打在顶棚上,让他身上的寒冷感越来越强。
  这天,真他娘的冷啊。
  ……
  滴答。
  噼啪。
  工厂大门前,一具尸体安静的躺着,任由雨点拍打。
  一道黑影缓缓从雨幕中走出,迈过尸体,步入大门。
  手里提着个染红的白布袋,雨水流过同样变成红色,血一样的深沉。
  当这道人影即将踏入工厂第二道内门时,突然停住。
  抬起头,露出一双漠然的眼睛,平静看着那扇开启半个门缝的厚重铁门。
  “我数到三……自己滚出来。”
  那声音毫不掩饰的森冷、霸道。
  “一。”
  这黑影左脚抬起、落地,雨花四溅。
  “二。”
  再踏步,一圈泥浪被碾开。
  当第三步刚刚抬起,即将落地的一瞬……
  轰!
  大雨震荡。
  水花腾起如白浪。
  整扇铁门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巨响,轰然平飞向这道黑影。
  一道阴狠的声音响起:“敢单枪匹马来【苍狼会】,是个人物,就是年轻人太狂,走夜路容易……横死!”
  一道黑影猛然撞破夜幕,那是一名魁梧的夹克男人,目光如鹰隼般的凶厉,太阳穴高高鼓起,浑身气劲激荡,肌肉震荡间雨滴打在夹克上被震成一片水雾,那袖筒间发出一声骨骼炸响。
  这一拳几乎打出残影,空气中竟是出现一道笔直的真空区。
  这一拳,声势浩荡如炮弹。
  然而那道黑影,仅仅原地站立,抬脚,一字马——
  劈挂腿!
  轰!
  激荡间,沉重铁门竟被这一脚生生从空中踏入泥里。
  “形意门人,拳锋刚戾,明劲巅峰……。”
  漠然的眼睛中,倒映出越来越近的拳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孔抬起,嘴唇轻启,吐出两个冰冷的字:“不错。”
  右手五指瞬间撑开如鹰爪,噼啪在夜空下炸响,青筋浮起间旋握成拳。
  右脚后退半步,拧身。
  刹那间,雨幕里宛如雷鸣激荡。
  一圈惊天白雾炸开,硕大的拳头瞬间迎向夹克男人的炮拳,轰然相撞。
  咔!
  轰!
  夹克男人右臂瞬间粉碎,血雾崩起,整个人轰然倒飞五米,重重砸在泥土之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发出负伤野兽一般的嘶吼,看着那黑影惊恐向后蠕动。
  然而那黑影仅仅是口吐一道白气如箭,皮膜筋骨收缩,收拳。
  向着前方大踏步前行。
  “我是陈狮王的手下常贺阳,我——”
  “臭鱼烂虾。”黑影身形停下,漠然低头。
  黑夜之中,右腿如一道闪电,撕裂雨幕,重重踢出。
  噗!
  一口血雾喷出,夹克男胸口瞬间塌陷,整个人横飞十米砸穿半堵砖墙。
  明劲巅峰,足以在一省横行无忌的明劲巅峰拳师常贺阳,惨死雨夜。
  “亮——”远处瘦猴急匆匆的身影从厂房里奔出,他刚出来就听到一声砖墙崩塌的声音,吓得他直接拉长嗓门高呼。
  然而第二个字还没说出口,一道白影猛然从他身边闪过,瘦猴只感觉一只钢铁般的手掌钳住了自己身躯,瞬间腾云驾雾倒飞回去。
  “快回去锁死大门,这他妈哪儿来的煞神!”一道暴怒的声音从耳边回荡,瘦猴只感觉眼前一花,竟然瞬间返回了厂房内。
  钢铁大门重重关闭。
  “亮……子呢?你谁啊!”
  “我是叶海平,其他人都死了。”那白褂男人脸色难看,目光陡然狠辣,“你们的枪呢,给我一把!”
  ……
  缓缓步行的黑影淡漠抬眼,走到那紧闭的大门之外。
  立定,嘴角浮起一丝冰冷的嘲讽。
  随手掏出一个圆滚滚的物件。
  拉开圆环,丢了过去。
  轰!
  惊天的火光映红了天空,大门横飞,惨叫声刚刚响起便戛然而止。
  他一步踏入。
  ……
  郊外泥路,一支警车车队呼啸而来。
  “什么?我们发出的特勤支援申请被拦,军方强行介入?”
  何洪昌脸上第一次出现错愕。
  夜雨淅沥,一架没有任何编号和标记的武装直升机正向这里急速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