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章 两不相欠

第2章 两不相欠


  厂房中。
  躲在门后的瘦猴儿成了王四眼中第一个死人,被崩开的大门生生砸扁。
  咯吱、咯吱。
  在王四惊恐的眼神中,一道人影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穿过火焰走来。
  【快了、快了……】
  王四的一颗心都快藏到嗓子眼里。
  那恶魔一般的眼睛就在注视着他,自己会死。
  巨大的恐惧中,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瞄向入口右上方。
  那里,一身白褂的叶海平双脚斜踩,如猿猴般挂在墙壁,只是右手握着的那柄手枪,枪口已经森然对准下方。
  能够一击格杀明劲巅峰的对手,只有用枪他才有把握!
  他叶海平干的是杀人越货的买卖,不是和平比赛的表演家。
  王四不由自主的做了一个吞咽动作。
  “咕嘟。”
  那道黑影突然停在走廊的边缘,此刻他再走一步就将落入叶海平的视线之内,那支五四式手枪就会毫不留情打穿他的脑袋。
  然而,那道黑影平静注视着不远处的王四,左手掌心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抬起脸庞毫无表情,嘴角露出一抹嘲弄。
  手腕翻转间,雨滴被甩成一道灿烂的水环。
  整条手臂甩动如大鞭,一声炸响,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擦着走廊门框射向上方!
  噗!
  刚觉察到不对的叶海平想要跃下。
  那只匕首瞬间穿透他的手掌,狠狠钉在墙壁上。
  “啊!——”
  凄厉的痛嚎中,叶海平整个人失衡掉落,半只手掌在惯性下直接被匕首切开。
  而这一刻,那道黑影右脚轻轻抬起,重重踏下。
  刹那间水泥地面如蛛网般炸裂,右脚如山柱,一条大脊椎发出噼啪爆响,拧腰转髋,力道沿全身灌入左腿,轰然踹出。
  上身、大腿、小腿、脚尖,这一刻连城一条笔直的线。
  狂猛的劲道顺着脚掌与坠落的叶海平瞬间相撞。
  横身、侧踢!
  咔——
  胸骨尽碎!
  叶海平这一刻眼珠几乎瞪出,那恐怖的劲道透体而出,背后衣衫瞬间炸裂,整个人如一条被打爆的沙袋被平踹十米!
  轰!
  破烂的拳台重重一颤。
  明劲巅峰武者叶海平未能发出一招,不过两秒交手,上半身诡异倒折,横死当场。
  咔咔咔咔……一片木屑崩裂的声音中,那拳台中央竟然浮出一道蜿蜒曲折的大曲线。
  暗劲,手足停而未停。
  力道如火山喷发,透体而出。
  收腿落地,轻盈无声。
  这一脚,已然登临世间巅峰之境。
  窗外雨潺潺,秋意阑珊。
  黑影提着布袋,以无敌之姿,悍然踏入!
  王四的身子已经软了,现在他想拼命跑出这个囚笼一般的厂房。
  “死了,他们都死了还不够吗!我给你钱、别杀我、别杀我。”
  瑟瑟发抖中,那黑影大步抬起,一步三米,在他的视线中,几乎是眨眼间就走到王四面前。
  大手凭空压下,猛地抓住那一丛短发,向上一提!
  “啊——疼疼疼——啊——”
  王四空有一副狠面孔,但在这高大黑影面前,连只哈巴狗都不如。
  他能听到头皮一点点撕开的声音,剧烈的疼痛中,一双冷漠的眼睛森然出现于眼前。
  王四的所有动作僵住。
  “王四爷,我们终于见面了。”
  “我不认识你啊,你是谁……你是谁!”
  那棱角分明的脸孔上,浮起一丝冷笑。
  王四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自己衬衣口袋里拿出一支雪茄,轻轻塞进自己呼喊的嘴里。
  “呜……”
  噌!
  火苗亮起,雪茄被点燃。
  挣扎中的王四眼泪都被呛出来,却不敢吐掉。
  一只粗糙的手掌,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脸蛋。
  “当老大要保持形象。我是谁……好好想想。”
  黑影就这样抓着王四的头发,一步一步走向雨夜。
  凄厉的呜呜声中,一道蜿蜒扭曲的泥印缓缓从这里蔓向后山。
  ……
  ……
  警车迅速包围工厂。
  所有的场景清晰映入眼帘。
  警员们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现场。
  何洪昌脸色异常阴沉,站在厂房之中一动不动。
  “何队,现场惨烈,凶手疑似只有一人,发现脚印44码,但脚印深度极度不正常……难以判断真实身高体重。”
  “还有这次,对方的痕迹没有抹掉,通往后山。”
  江副队眼神中透着震撼,她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大案。
  “全员上弹夹,着防弹衣,行凶者极度危险,放警犬,准备上山!”
  “是!”
  嗡嗡嗡——嗡嗡嗡——
  就在何洪昌刚刚踏出厂门时,天空中传来剧烈的激荡声。
  一艘迷彩涂装的武装直升机掀起阵阵飓风,悬于半空。
  所有警员戒备抬头,只是那刺眼的探照灯将他们的视野照耀的白茫茫一片。
  一道长长的绳索啪的一声甩到地面。
  嗖、嗖、嗖。
  一道道黑影飞速滑落。
  当十五秒后直升机重新升入高空,所有人眼前多了六道人影。
  何洪昌眯起眼睛。
  五男一女,脸部油彩,身穿普通丛林作战服。
  没有臂章、没有军衔、没有胸徽……
  有的只是那越沉默、却越显凶悍的气息。
  “你们……”
  “何队长,抓人的事,我们来。你们这些人……多三倍都没用。”
  一名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魁梧男人走到何洪昌面前,平静开口。
  瞬间众多警员脸色通红,却敢怒不敢言。
  但何洪昌却没被唬住,他抬起眼皮,鹰隼般的目光扫过这名魁梧男人,“怎么称呼?”
  “刺刀。”
  “可以。”
  何洪昌平淡答到,瞬间身后哗然。
  “何队?”
  “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做,那人已经超出了普通杀人犯的定义。”
  刺刀拍了拍何洪昌的队长,冲着后面扬了扬头,这队人沉默转身,不过十秒钟就消失在所有警员面前。
  【难道和军方有关系么?】
  等到重新陷入安静,何洪昌开口:“跟上!人,必须在我们眼皮底下被抓到。”
  大批持枪警员踏着雨水,开始向山上奔去。
  ……
  六人队伍沉默的奔行在雨中。
  “是他吗?”那唯一的女人开口,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让人猜不透年龄。
  “一整支暗龙部队都被牵着走,除了他还有谁!”一道火爆的声音骤然响起,“但老子这辈子最佩服的兄弟,为什么要当杀人犯!”
  “虎王,秦隐……”
  刺刀的身影在山路上忽明忽暗,他的眼神中透着决绝,“别让兄弟们难做!”
  “足迹消失——”
  魁梧的身躯猛然停住,冲着后面厉喝一声。
  “散开!一有情况,立刻求援!”
  泥浆中,一根细细的蛛丝毫不起眼被踩断。
  纷纷的细雨中,六道人影几乎瞬间翻入山林草丛之中。
  暗龙,华夏最顶级的特种部队。
  【虎王】秦隐,半个月前自暗龙退役后便杳无踪影。
  而退役前……他当了整整七年的暗龙队长!
  身高两米的【坦克】,重型火力手,精通全车辆驾驶,八极拳顶级高手,明劲巅峰。
  此刻他刚刚掠过一块巨岩时,一只手掌猛地扣住他的脚腕。
  谁!?
  坦克暴怒低头。
  一双熟悉的平静目光浮现,然后不容抵挡的巨力猛地将他身体抡圆,轰然砸入泥浆。
  右手握拳,拇指突出,反手一击,重重扣在心口。
  呃!
  坦克白眼珠暴突,全身剧烈抖动死死看着那人,颓然昏迷。
  “兄弟,华缅边境你替我挡的那枪,这辈子都忘不了。我欠你一条命,但这次,不要拦我。”
  秦隐扛起坦克,靠在干燥的巨石背后。
  起身,身形消失在密林中。
  ……
  一道人影伏在半山腰的树冠里,举起夜视仪正在仔细观察。
  性子最火爆的【弹头】,战斗时却是队伍里最为狡诈的侦察兵,秦隐对他亦兄亦师,当得知这次的目标是,内心最濒临崩溃的就是他。
  沙沙……
  突然,他猛地腾身,左手握着一只匕首斜刺身后。
  这突兀的反手刺击宛如毒蝎甩尾,然而身后一声沉闷的“砰”!
  一只手掌如刀,瞬间砍在他的脑后。
  秦隐如一只猿猴般伏在树干上,单手托住弹头轻盈的跃下树冠,将其放好。
  秦隐看着弹头安静下来时那刚刚褪去稚气的脸孔,伸出拳头轻轻与对方肩膀碰了碰,随后身影如鬼魅般没入雨中。
  ……
  六人队伍瞬间少了两人,剩下的四人心中开始泛起凉气。
  以前跟随虎王一同行动时,从未想到自己和队长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全军比武六年第一的人……作为敌人时竟如此恐怖!
  “准备两两汇合。”刺刀在耳麦中说道。
  然而刺刀刚刚走出两步,瞳孔猛地一缩,匕首在掌心转成一片绚烂的刀光扫过。
  一柄同样闪着寒光的匕首斜地里刺出。
  叮叮叮!
  密集的刀刃相交声在雨夜炸响,一道人影陡然显现。
  “——队长!为什么!”
  最为坚毅的刺刀,此刻眼眶通红,他想不通为什么要手足相残!
  “为什么!?”那人眼神冰冷,“我秦隐做事,需要理由?”
  “你是我们领路人,你怎么能忘了自己穿过的那身军装!”
  “我、从没忘过!”
  森寒的声音中,秦隐手腕一抖,凭空打散一道水雾,腾身十字固。
  全身肌肉虬起,如一条钢链死死捆住对方,刺刀那雄壮的身躯竟不能动弹分毫,任额头青筋暴起。
  但随着秦隐反手用大拇指指环叩击了一下刺刀的脖颈,这雄壮的汉子终于眼神翻白昏迷过去。
  ……
  “刺刀!刺刀?”
  ……
  “鬃狗?”
  ……
  “水蛙?”
  ……
  泥泞的山路上只剩下一道纤细的人影。
  通讯耳麦中只剩下沙沙的声音。
  夜莺的身体僵住,她猛地看向左侧陡崖,当看清后眼眶瞬间通红。
  夜雨中,那里有一道高大的身影安静站立。
  “他们都倒下了,下一个是我么?”
  沙哑磁性的声音中带着倔强,夜莺死死盯着那道黑影。
  然而那黑影仅仅是转身,跃入丛林之中。
  “秦隐!你站住!为什么不敢面对我!”
  女人的声音中带着愤怒,犹如一只矫健的雌豹追去。
  十几米的高空中,一道身影单手吊在树干上,沉默的看着下方闪过的夜莺,等到十五秒后,身形轻轻一晃,消失在树冠中。
  ……
  半山腰,一座新坟。
  油纸罩着的蜡烛在风雨中忽明忽暗。
  黑布袋被扔在坟前,血水混杂雨水,一颗大好头颅滚落而出。
  王四如一条死狗般被仍在坟头前,而后一只钢铁般的手掌抓着他的头发猛地一提。
  森寒的声音从耳侧响起:“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雨水冲刷着墓碑。
  一块大青石上清晰的刻着两列字。
  【父秦海,母卢芳萍】
  “——合葬之墓。”
  王四瞪大眼睛,眼神中猛然浮出惊恐:“那个老东……”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那只手掌轰然向下一按,王四的头被一掌压进泥浆里。
  泥浆混杂着泥水被灌入口中,耳边更是传来令他魂飞魄散的声音。
  “爸、妈,不孝子秦隐,给你们上坟来了。”
  一柄刃面皎洁如水,透着森然寒光的匕首轻轻搭在王四的颈边。
  秦隐那双漠然的眼神,这一刻如沸水般剧烈波动。
  手刃仇人于父母坟前,他要——血祭!
  “秦、隐!”
  一声怒喝猛然在身后三十米处炸响。
  一道身形魁梧、气势如龙的身影一脚踹开横着的枯木。
  那双如鹰隼般锋锐的目光,盯着秦隐,眼底泛起无可抑制的怒意。
  “放开人质!”
  秦隐缓缓回头,“……师长。”
  “我张龙王说过,只要老子还在暗龙一天,就等你一天!现在你让我看的是什么!知法犯法,我什么时候教过你!”
  “杀这么多人,你的命抵得过来吗!”
  暗龙部队的师长,张龙王,这一刻看着秦隐,牙关都在颤抖。
  秦隐提着挣扎呼救的王四,彻底转过身来,看着那十年来如师如父的首长,这一刻双目炽红,这些天所有压抑的情感都彻底爆发:
  “十年生死,战功无数,我身上这三十二道疤,难道不够抵他一条狗命吗!”
  秦隐一把抓住自己的上衣,嗞啦一声撕开!
  那微弱的烛光中,秦隐身上惊心动魄的可怖伤痕,一览无遗。
  心脏、肋下、脖颈……
  最短刀痕的巴掌长,最大的弹痕碗口粗。
  处处……皆是致命伤。
  如果有人看到,根本无法相信这种创伤下,还有人能活着。
  因为任何一处伤,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必死无疑。
  张龙王死死盯着秦隐,一字一句的开口:“不、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刺刀他们哪个身上的伤少了!是不是他们也可以像你一样用来换人命!”
  “——你告诉我!”
  声音震荡于半山腰。
  张龙王双拳发出噼啪的爆响,他看着这名曾让他最引以为傲的虎将,声音震怒。
  秦隐面无表情。
  看到这一幕,王四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似乎他不用死了。
  而且半山腰开始有大批的灯光照来,警犬狂吠,无数人影绰绰,显然这里的声音引起了其他方位人员的注意。
  于是他张嘴就要呼救。
  然而头皮猛然传来钻心的疼痛,所有的话被压回喉咙里。
  秦隐一手抓着王四的头发,看着那座新坟,嘴角终于咧出一丝带着嘲讽的弧度。
  手起刀落。
  王四的眼神凝固。
  那柄匕首将他的脖颈捅了个对穿,随着匕首的拔出,王四整个人颓然跪地,鲜血浸润泥土,瞪圆的眼中一片茫然。
  “秦隐!!——”张龙王怒声张口。
  身后何洪昌率领的大批警察已然冲上半山腰,无数枪口对准秦隐。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冲在最前的夜莺,一眼就看到那露出满身伤痕的秦隐,她难以抑制心中的怒意就要冲去。
  ……
  然而这一刻,秦隐却目光平静的扫过那些抬起的枪口,扫过夜莺那一双愤怒的美目,最终落到张龙王失望而又痛苦的眼神。
  这个实力强悍到让所有人窒息的男人,眼神缓缓转为冰冷。
  “既然黑白不辨,那我自己来断!”
  “就凭你们,也配拦我?!”
  秦隐那陡然狠厉的眼神中,右手猛然抽出一把54式手枪,高高抬起,然后就要落向那边对着自己怒睁双目的张龙王。
  那是自己的长官,也是最照顾自己的恩师。
  看到这一幕,那些包围的特警目光一凛,再也无法从命,手指同时压向扳机。
  极度危险!
  必须射杀!
  然而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惊怒至须发皆张的张龙王。
  他嘶嚎一声:“放下!!别开枪!!”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连串的密集枪声。
  砰、砰、砰!
  无数血花在那个青年身上身上炸开。
  秦隐依然保持着那个姿态,目光傲然,手指压着扳机,但……
  没有子弹射出。
  ……
  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生这么短,您二老哪儿都没去。
  爸,妈,您说我自己看世界多没意思。
  下辈子,儿子带你们看遍这山河大川。
  秦隐嘴角咧起笑意。
  砰砰砰砰!
  高大的身躯身上一刹那腾起无数血花,整个人一脚踏入泥土中,生生屹立不倒。
  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转向墓碑,双膝弯曲……
  重重跪倒于泥浆中,气息全无。
  而在那边发疯一样嘶嚎的张龙王一把推开身边的特警,哭嚎着冲过来,趴在那一地鲜血中,颤抖的想要托起秦隐,却怎么也托不起这跪倒在血泊中的魁梧身躯。
  这个从十六岁参军起就没流过一滴眼泪的师长,这一刻哭的稀里哗啦,像个孩子那样无助。
  “你他——妈怎么就这么傻啊!!!”
  在秦隐的脚下,赫然躺着一根不起眼的弹夹,黄澄澄的子弹在里面装的满满的,一颗都没有少。
  因为……
  从秦隐抬枪时,就是在求死啊!
  那个细微的甩枪抛弹夹的动作别人没看到,他却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傻小子就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告罪。
  “————啊!!!”
  这个中年男人仰天,嘶嚎如兽吼。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秦隐,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交代。
  既然那三十二道疤换不来,那就用他的命来换。
  披这一身戎装——
  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
  至此,两不相欠。
  ……
  一道惊雷撕裂夜空,半座山峰都被映亮。
  无人看到,秦隐握着的那柄浸在泥水之中的匕首闪过淡淡的紫色光华,而后悄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