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章 携一世之憾

第3章 携一世之憾


  天通历七百二十年,北地寒风席卷万里,大江垂雪。
  繁华富饶的鱼梁城行人却依然拥挤,一支十二人的黑甲骑挟裹着雪风冲进城门。
  高头大马踏击地面的声音,沿着石板路传出好远,行人惊惧间慌忙避让。
  那些黑甲骑兵面上俱覆盖着铁叶,只露出一双冰冷漠然的眸子,如同一阵狂风掠过集市。
  甚至当他们掠过好久,身后的那些飞雪都还不肯落下。
  “还好躲得快,要被这些黑骑大人撞死就不好了。”
  待黑骑背影消失,那些避让的行人再度返回道路中央,他们眼中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满是羡慕。
  “这就是我天武王朝的精锐啊,每次看到他们的眼睛我都浑身发抖,这些大人是要剿灭极北玄魔宗的妖人吗。”
  “不知道,听说这些黑甲骑最低也是气旋境八重,要是我儿子也能成为黑甲骑就好了,享良田三千亩,全族免赋税徭役,可以修行我天武王朝的《黑水图录》,连城主大人看到都会客客气气的。”
  “王老四,你就别做梦了,你儿子根本感应不到灵力,更别说三百条灵力脉络才能凝成的气旋境了,你还是让他安心当个屠户吧,哈哈哈哈。”
  “哈哈,吹牛我也会,别说气旋境了,我还想成为江河境的灵修者呢,直接在王朝境内当一城郡守。”
  人群议论纷纷,为这冬日带来一份热烈的气息。
  一名头发斑白身穿破旧棉衣的老妇人却蜷在角落,在这寒冷的冬季里依旧瑟瑟发抖,那浑浊的眼睛努力看向讨论的人群,却是模糊不清只能看个重重的影子。
  听着那些人讨论什么灵修者的境界,老妇人眼中闪过羡慕的神色。
  不过听了一会就叹了口气,又将身上的棉衣用力裹了裹。
  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要是这么有出息就好了。
  什么感应灵力她根本不奢求,儿子如果能成为凡人里出众的力士、能去军中混碗饭吃……都足够让她感谢老天爷了。
  “唉,这雪什么时候能停……再下两天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老妇人眼中闪过愁苦,将生满冻疮的手掌凑到面前呵了口热气。
  那不成器的儿子,从来不舍得受半点苦去赚钱,这家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想着想着,悲从中来,老妇人悄悄抹了抹眼角。
  “秦赵氏,不好了,你儿子被人打了,就在东市坊,好惨的啊。”
  一名年约三十的妇人跑来,看着这名瞎眼的女人,面色不忍。
  秦家的败家玩意,都十六了不求学不练武,一天天混吃等死,母亲秦赵氏不到四十,却苍老的和六十岁老妇人一般模样。
  啊?
  秦赵氏吓得魂飞魄散,摊子也不要了,整个人发疯一般向东面跑去。
  “唉,真是可怜。”
  身后夹杂几声叹息。
  东市坊。
  一道人影被重重踢飞,撞在街边捆马的木桩上,昏死过去。
  另一道穿着锦服的青年扬扬头,示意手下过去翻看。
  撕开昏死之人的漂亮褂子,顿时露出打满补丁的里子。
  “哈哈哈哈,原来都是装的。白长一身腱子肉,却怂成土狗,这个废物都欠了赌场五千文了,就这德行能拿出一百个铜板吗?”
  “高少爷,这小子好像没气息了。”一名大汉俯身试了试鼻息,抬头说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混吃等死的家伙,谁会替这种废物出头,扔到星罗江边去。”
  锦服青年眼神阴冷,他高天裳执掌锦尚赌坊七年以来,就没人能欠了赌坊钱还能完好无缺走出去的。
  “是,少爷。”
  两名肌肉虬起的大汉走过去,一人抓住一只胳膊,如拖一条死狗般向外走去。
  锦尚赌坊前围聚的人群散开。
  星罗江畔,白雪皑皑,光秃秃的垂柳上压满冰晶,一具“尸体”被两名大汉随手扔到树下。
  积雪撞落覆满。
  当两名力士远去,星罗江畔恢复了寂静。
  无人看到,这株垂柳上方飘扬的细细雪花……
  从纯净的白色悄然化成紫色。
  雪花在空中缓缓聚拢,凝成一柄覆着淡紫色光华的匕首,而后异象消失,这柄突兀乍现的匕首笔直落下。
  噗的一声,匕首深深没入积雪,没入那具“尸体”的胸膛。
  积雪下,如呼吸般的紫芒尽数注入那具尸体。
  城外,一道佝偻的身影正踉踉跄跄向这里跑来。
  “儿啊!我的儿啊!”
  凄厉呼嚎声中,老妇人拼命刨着雪堆。
  ……
  黑水如龙,撕裂雪幕,算上去城主府的功夫也仅仅不到一刻就将这鱼梁穿行而过。
  为首的黑骑那覆满铁甲的手掌猛地一提。
  唏律律~
  高头战马被勒住,前蹄重重踏在雪里,身后十一骑同时勒马。
  大雪飞扬,这些人周身三尺之内却无半点冰花。
  在那些城卫眼中,这些人远远看去如同十二座雕塑,仅仅背影就凝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只是远处那个老妇人哭嚎的有些烦躁,让城卫担心会不会惹恼这些黑水骑大人。
  “千骑?”
  “放信雀,报鱼梁城守高文陆治理有方,忠君恤民,大军粮草无恙。”为首之人看了一眼不远处哭嚎的妇人,淡漠的眼神中没有半点怜悯。
  “诺。”
  一只浑身雪白不足巴掌大的雀子瞬间飞起匿于天空。
  为首之人眺望远方浩渺白地,“时隔万载,谁曾想到上古十二巨碑竟然是真的,这第一块巨碑刚现世就已将南诏搅了个天翻地覆,神皇之战才过去千年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极北玄魔宗的妖人影踪如何?”
  “禀千骑,北地十六处烽火燃三处。”身后一人声音铿锵如铁。
  “大荒炎宫可有异动?”
  “安静如常,想是今年突来的暴雪阻断了他们的脚步。”
  “东边那位呢?”
  “天武密报,帝君麾下白虹上人已启程,至于帝君本人和其他五位国师行踪,不得而知。”
  “就还剩西疆了……流云灵台所言必中,竟然提早算到了这异象之年。”
  “千骑,贺兰一脉报边关无恙,如此看来我们此行就是和那些宗门为敌了。”另一名黑水骑瓮声开口。
  “哼,挡我黑水骑者,皆杀。”淡漠的眼神中一片肃杀,声音冰冷如铁,“继续行军。”
  “诺!”
  被称为千骑的黑甲首领经过堤道时,雪浪扬了那哭嚎的老妇人一脸。
  一句冰冷的话却穿透雪幕清晰传入老妇耳中,“人没死,哭嚎作甚。”
  秦赵氏愕然抬头,浑身颤抖。
  “我儿,没死?”
  漫天的大雪中,这一队黑骑如箭矢般消匿于视野。
  远处那些城门卫这才长呼一口气。
  “可吓死老子了,你说他们要突然回头给俺一矛,这城门会不会塌?”一人揉着胸口问道。
  “我不知道门塌不塌,我只知道你肯定死,哈哈哈,张二狗你到时候不得吓尿裤子哦。”
  “滚!俺死都死了怎么尿裤子。”
  “哈哈哈!哎你们看那老娘们是不是吓疯了。”
  这些城门卫大笑着看着那个老妇人背起一具“尸体”,一边疯癫的笑着一边踉跄走向远方。
  ……
  ……
  “儿啊,咱以后不赌了,娘养你,好好的过日子,娘给你攒钱娶个好媳妇。”
  “喝点热粥,整整一天了,你和娘说句话啊。”
  破败的茅屋里,秦赵氏浑浊的眼睛里又喜又悲。
  她儿子胸口被扎进一柄匕首都大难不死活过来了,这说明老天不想绝秦家的后。
  但为什么,一天一夜,她儿子醒来之后,不哭不闹,不吃不喝,就这样如木雕般静坐在床上。
  如果不是能看到儿子的眼睛偶尔还在眨动,她真是要绝了活下去的念头。
  “粥给你放在这里,你好好在家,娘出去给你买只老母鸡。”
  抹了抹眼泪,秦赵氏将热粥碗放在炕边,将凉粥端起,转身出去了。
  家里有她辛苦攒下来的一千五百文,那本来是她为儿子上赵家的族学准备的,现在先拿出一部分,先去买只老母鸡为孩子炖了。
  秦赵氏决定了,等炖好鸡汤,就是硬灌,也要给儿子灌下去。
  儿子是她这辈子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听到吱呀的木门闭合声,那个少年木然的眼珠动了动。
  他的腹腔终于传来难以忍耐的饥饿感。
  他叫秦隐,十六岁,天武王朝下辖万城之鱼梁城生人,住在城郊的一处名为鸡鸣的村落里。
  十四年前,他的父亲秦大章被抓去服徭役,死在了三千里外的盐丘山矿洞里。
  是母亲秦赵氏一手把他带大。
  可秦赵氏不肯再嫁,整日操劳于生计,却疏于管教了儿子。
  他从小好吃懒做,偷鸡摸狗,却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败家子。
  昨日上午,好赌成性的他在锦尚赌坊被生生打死。
  想着想着,头里一阵剧痛。
  秦隐猛地抱住头。
  “我还是秦隐。”
  “首长,大青山……”
  “我不是……死了么!”
  “但这究竟是……哪里?”
  少年开口,却不是那熟悉的雄浑之声,取而代之的是少年受创后的沙哑青涩之音。
  混乱的大脑,在这一天一夜的思绪激荡中终于归于平寂,一个殁去的灵魂彻底消散,一个全新的灵魂安稳固然。
  他低头看着自己陌生的双手,熟悉的伤痕早已不在。
  那具身受重伤的躯体内,没有他熟悉的力量。
  但……
  这里是绵延万万里的天武王朝,这里是武者通玄,神通可逆天而行的崭新世界!
  他还是秦隐,那个一身傲骨,眼里不揉半点沙子的秦隐。
  “给我一世重活的机会?”
  “还是给我弥补一世遗憾的机会?”
  少年缓缓抬头,眼中一片寂然。
  那双没有半点伤痕的手掌瞬间握紧,青筋毕露。
  少年撑身立起,抓过那碗热粥,一饮而尽,而后向着破旧的木门外走去。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看看这个……从未见过的世界。
  吱呀,门开。
  寒风刺面,大雪漫天,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